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忙碌的工作倒是给了许念白不少慰藉,至少她不会一直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再忧心了。只是不管忙到多晚多累,失眠依旧。最近她吃安眠药的频率越来越高,她都怀疑自己要神经衰弱了。

  “你少喝点咖啡吧,再这样喝下去,胃又该难受了。”许知意躺靠在沙发上,胳膊大展开放在沙发靠背上。

  许念白瞥了他一眼,“没那么脆弱。”

  许知意冷笑,“它可比你诚实。”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晚上吃什么?”

  “看阿姨的吧。”许念白说着又喝了一口咖啡,“阿姨难得回来,肯定有很多想吃,你问问阿姨的意见。”

  “问了。”许知意一脸的一言难尽,“你阿姨啊,用随便两个字把我泱泱大国的八大菜系给否了!”

  许念白“扑哧”笑出声,很久没看到她这样笑了,许知意几乎有点被闪到了

  许念白被他的“你阿姨”给逗乐了,想了想说:“要不就去肖睿那儿吧,阿姨应该就想吃点家常口味。”

  肖睿家是做餐饮的,后来发展成大型连锁酒店。他家就他一根独苗,将来继承家业是势在必行的。

  不过肖睿懒,一想到要跟他爸似的天天起早贪黑不着家,他就不乐意。

  好在他爸还在盛年,也能纵着他清闲几年。

  毕业那会儿,许知意是拾掇肖睿一起的,不过被他拒绝了。他说:“我是立志睡到自然醒的男人,朝九晚五的事儿不适合我。”

  为了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他雇了个大厨,雇了个店长,开了家私房菜馆。用他的话说就是:“不用有压力,有客人吧做生意,没客人吧自己吃。”

  不过肖睿虽懒,脑子却活络,慢慢的这家私房菜馆由一层变成了两层。生意也是越来越好。

  他们到的时候,肖睿直接把他们领到了三楼,许知意“啧”了声,“不错呀,一段时间没来,三楼都开发了。”

  肖睿洋洋得意,“也不看看我是谁。我跟你们说,这三楼隔出了六间开放式厨房,提供菜品厨具,想体验下烟火生活的可以租用做饭,如果不想自己做,还可以雇佣我们这里的厨师。啧,我是不是天才!”

  “天才有点过分了,马马虎虎吧!”许知意凉凉的说。

  “…………滚!”

  许念白跟着插科打诨的两人进了其中一个房间。许念白挑挑眉,与其说进了一件包房,倒不如进了一个家,田园风格的装修,很温馨很小清新,就想肖睿说的,很有烟火气。给小情侣约会挺好的。

  肖睿看了看时间,“干妈什么时候到啊?”

  “一刻钟左右。”许知意说。

  “那快了,行吧,你们自己玩,我先去安排。”说着肖睿就走了。

  许知意的母亲邹琼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她说一刻钟,绝对会在约定时间前到达。果然,不到十分钟,肖睿就戴着邹琼走了进了。

  “妈。”

  “阿姨!”

  许知意和许念白起身叫道。

  邹琼温柔地笑着,上前摸了摸许知意的脸颊,“瘦了,不过精气神还挺好。”

  许知意拉下邹琼的手,无奈的说:“您每次回来都觉得我瘦了,照这个趋势下去,我都快成人干了。”

  邹琼也笑了,“就你贫!”

  说着她看向许念白,笑着唤了声:“念念。”

  许念白微笑着上前拥抱了一下邹琼,“阿姨,好久不见。”

  “念念,你这黑眼圈可是挡都挡不住了,有什么事就让小意去做,你别什么事都替她挡着,他一个大男人应该挡在你前面。”

  邹琼一直对她很好,就连对她说话的语气都像是母亲在嘱咐女儿。

  许念白暖笑,“许知意一直都很照顾我。”

  “你就惯着他!”邹琼嗔怪。

  许知意揉了揉太阳穴,“妈,我是亲生的吧,怎么搞的我像个上门女婿?”

  “美的你!”邹琼没好气地说,“我要是有女儿,绝对不嫁给你,上门也不行。”

  “…………”

  肖睿哈哈大笑,上前搂住邹琼的肩膀,“来来来,干妈,我们坐下来慢慢挤兑小意!”

  许知意瞪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肖睿,“闭嘴,不准叫我小意!”

  “那,多多?”

  许知意咬牙切齿,“肖大宝,你够了!”

  许念白对这两人的嘴仗早已习以为常,但还是被逗笑了。

  邹琼笑着摇摇头,“你们两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干妈,许多多欺负我?”肖睿摇着邹琼的胳膊撒娇。

  许知意冷笑,“肖大宝,多大的人了,还告状?”

  俩人隔着邹琼掐架,邹琼被他们闹的脑仁儿疼。“都给我坐好了!”

  大家长发了话,两人互瞪了眼,不过都老老实实地坐回了原地。

  “再闹就没有礼物了!”

  …………

  …………

  …………

  许念白笑,莫名有一种不听话就不给糖吃的即视感!

  邹琼说着从包里掏出三个礼品盒。首先递给了许知意一个。

  “小意,你的!你这手表戴了有些年头了,你要是想换可以戴这个。”

  许知意接了过来,眼中含笑,其实他手上的这块手表也是母亲送的。“谢谢妈!”

  “睿睿,干妈给你带了个手串。本来也想给你买块手表的,但从来没见你带过手表。这手串是我用偶得的达拉干沉水沉香木磨出来的,不管你是自己带还是收藏,都挺有价值的。”

  肖睿接过,马上打开看了眼,他对什么沉水沉香木没有概念,不过等看到,倒是耳目一新,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还散发着清香。肖睿迫不及待地带到手上。

  “好看吗?”

  见肖睿高兴,邹琼也露出了微笑。

  “最后是念念的,我们念念最乖了,所以要给念念最好的。”

  邹琼卖了个关子,许念白好奇的打开,认不出倒抽了一口凉气,许知意偏头一看,挑挑眉,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

  肖睿迫不及待地凑上去,“靠,这一套玉器,极品吧!”

  邹琼送给许念白的是一套羊脂白玉饰品,包括戒指、手镯和一个吊坠。

  “这次出去收获不小,收了块极品羊脂白玉,我一看就觉得特别配咱们念念。”邹琼说着讲手镯套在许念白手上。

  许念白这才回过神,即使她一个不懂玉石的外行,也知道羊脂白玉价格不菲,尤其她面前的还没有任何瑕疵。

  她下意识地想躲,又害怕动作太大把镯子挣掉了。

  “阿姨,别,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拿。”

  邹琼将镯子套在许念白手上,拉着她的手拍了拍,“没什么贵不贵重的,你们这三个孩子能一路扶持,我很高兴。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母亲送孩子东西,无所谓贵贱,你们收着就行了。”

  “可是……”

  “别可是了,你收着阿姨就高兴。”

  许念白鼻子有点酸,感觉心里梗着什么。

  许知意将礼品盒关上,推到许念白面前。“拿着吧!哎,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都是亲生的,就我是捡来的。”

  邹琼好笑,“你这表不便宜。”

  许知意哼哼两声,“再贵也是买的,没什么意思。”

  邹琼用一种看熊孩子的眼神看着许知意,“好了好了,我给念念做饰品剩下的边角料还做了几个吊坠,你要是想要,明天给你!”

  “……并不想要!”

  “睿睿呢,要不要?”

  “……呵呵,不用了!”

  边角料,怎么听着那么寒酸呢!

  他们说话的时候,不远处的开放式厨房里,一位颇为英俊的小厨师正叮叮当当的做着菜。

  肖睿拉着邹琼讲出国见闻,许念白无意识地转移着目光,就看到了小厨师赏心悦目地做菜过程。

  没错,就是赏心悦目。这个小厨师的一举一动非常有观赏性,这应该也是肖睿的创意吧。在这样的开放式厨房,不仅让你目睹做菜过程,还让你观赏到到一场表演,这样的创意还是挺吸引人眼球的。

  她看的入神,没注意到许知意突然凑到他耳边,低沉着声音问:“好看?”

  许念白吓了一跳,猛的偏头,嘴唇一下子擦过他的脸颊。

  许念白心里咯噔了一下,僵在了原地。许知意似乎也被惊到了,半晌才波澜不惊地退后了一点,不过还是离的很近。

  “好看?”他又问了一遍。

  许念白也从恍惚中回过神。她回过头不再看许知意。

  “挺好看的。”

  人好看,技术也过硬,有什么可不好看的。

  许知意低低一笑,笑声震的许念白耳膜发酥。她握紧了手,装作泰然自若。

  许知意也退回了原处,陪着邹琼聊天。

  这一顿饭邹琼吃的很开心,肖睿是个活宝,逗的她一直呵呵笑。许知意也很开心,虽然他没有说太多话,也没有笑,但是他的眼里却是一片暖阳。许念白也很开心,这是她最尊敬的长辈,这是给她最多温暖的长辈,能在离开之前见她一面,足矣!

  “我在这里呆不了多久,等这边的事处理好我就要去西藏了。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们,尤其是你,可以吗,儿子?”离开前邹琼说。

  许知意安抚地一笑,上前抱住邹琼,“没事,儿子长大了,还有小白陪着我,您放心,想做什么就去做,想家了就回来。”

  今晚第一次在邹琼眼中看到了泪意,她拍了拍许知意的背,又跟许念白和肖睿一一拥抱。最后上车离开了。

  邹琼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但是在很许平结婚后,她选择洗手作羹汤,这一做就是十年。世人都以为她是个依附于人的浮萍,却没想到,她第一次发现许平出轨就会选择离婚,毫无转圜的余地!

  她不仅离婚,还带走了七岁的儿子。为了儿子,她又停留了十年,这十年她尽心尽力地照顾培养着儿子,直到把儿子送进大学。

  她做了十年许平的妻子,又做了十年许知意的母亲。然后她开始做邹琼,继续自己曾经的事业。

  她曾经说过,不管人生的哪个阶段,她都没有后悔过,而且即使重来,她也会做同样的选择。无所谓好坏,活在当下!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