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许念白醒来是在两天后,除了手术的原因,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太累了。

  许知意一直守在她身边,想着她若睁开眼,一定让她第一眼看到自己。

  许念白悠悠转醒时整个人都是恍惚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只看到许知意暖暖地看着自己,他说:“你吓死我了。”

  许念白扯扯嘴角,想露出一个笑,却没有成功。

  许知意福下身,用自己的额头去找找许念白的,他轻轻地抵着,满足地叹息一声:“你吓死我了。”

  从许念白在医院待了一周,而许知意除了接几个电话,全程陪着她。她没有问任何关于公司的事,许知意也只跟她说了句:“我回腾跃了,言午也接受了收购。”

  听了这话,许念白只没什么感情地“哦”了声。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这件事就被一带而过了。仿佛之前的愤怒都是假的。

  出院那天,许知意说:“去我那里吧!”

  许念白摇摇头,“我想回家。”

  许知意没有再多说什么,笑着把许念白送回了家,然后就离开了,

  只是没想到,一个小时后,许知意拖着两个行李箱又来了。

  许念白无奈:“你要做什么?”

  许知意得意洋洋,“你不愿意去我那儿,我只能纡尊降贵来你这儿来。没道理咱们谈着恋爱还分开住,这可是浪费资源。”

  就这样,许知意正大光明的登堂入室了。

  许念白出院后,许知意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每天一大早就出门,有时候到半夜才会回来,偶尔身上还带着酒气。而许念白则宅在家,看看书看看电影,过着从没走,过的闲适生活。

  “我妈回来了,晚上一起吃个饭?”许知意一边整理着领带一边说。

  许念白吃着许知意熬的稀饭,点点头,“好啊!”

  既没有问为什么回来,也没我了问去哪里吃。许知意的手顿了顿,看着许念白的目光愈发深沉,最后他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走近、低头、弯腰,在许念白脸颊轻轻地吻了一下。

  “中午好好吃饭,不要吃零食,不要喝饮料。等我回来接你。”

  许念白无奈,“每天出门都叮嘱,你不烦?”

  许知意用指尖蹭了蹭她光滑白皙的脸庞,“不烦。”

  许念白笑着推了推他,“好了,再不出门该晚了!”

  这次没有安排在肖睿那里也没有叫上肖睿,许知意带着许念白进去的时候,邹琼已经等在那里了。

  “阿姨!”许念白亲切地拥抱了她。

  邹琼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脸,“怎么瘦了这么多。”

  许念白笑了笑,“瘦点好,多少人想瘦都瘦不来。”

  邹琼嗔了她一眼,“不能再瘦了,一定要好好调理身子。”

  许知意笑着上前,楼住许念白的肩膀,说:“不敢调理呀,现在是大补的不行,大荤的不行,辛辣的不行,油腻的不行,每天只能清汤寡粥,我想让她长胖点,都不知道该给她吃什么。”

  他虽然是笑着说的,语气里却是慢慢的心疼,掩都掩不住。

  邹琼看着面前的二人,感慨万千,“好了,坐下来说。”

  “吃点什么?”邹琼问。

  “我来吧。”许知意接过菜单,点了一溜烟清口的菜。

  邹琼好笑的看着他们,看的许念白都不好意思了,只能拉了拉许知意的袖子,示意他适可而止。

  许知意则完全不当回事,“清淡的养生,没什么不好的。而且让你看着我们吃,我怕你馋!”

  许念白瞪了他一眼,但是邹琼先笑了。“看你们相处的这么好,我就放心了。”

  “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没有比我们更了解彼此的了。”

  许念白也附和地笑了笑。

  “明天我就要走了。”邹琼说。

  许知意点点头,一点也不意外,“这次辛苦您了!”

  邹琼好笑,“你是我儿子,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任何时候需要妈妈,妈妈都会赶回来的。”

  许知意笑了,“我知道。”

  “你爸他……”

  “不说他了!”许知意打断他她,眼神淡漠。

  邹琼叹息一声,也没有再说了。

  许念白全程没有参与他们的聊天,只静静地吃着自己的东西。

  这里的东西味道不错,虽然是清淡的,但是都很鲜美,许念白不禁多喝了两口,

  可是一只手却伸到自己面前,拿走了她的碗。

  许念白抬头,茫然地看着手的主人。

  许知意无奈:“差不多了,再吃该撑着了。”

  许念白撇撇嘴。

  许知意捏了捏她的脸,“好好养着,养好了想吃什么都行。”

  “念念,你以后准备做什么?回公司吗?”邹琼突然开口,许念白和许知意都愣住了。

  “她…………”

  “我准备出国!”

  许知意的话被许念白猛地打断,他仿佛失聪一般,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只愣在了原地。

  半晌,他猛地转头看向许念白,一脸的不可置信,眼中藏着汹涌澎湃的情绪。

  “你说什么?”

  许念白看着他,这一次更加斩钉截铁,“我要出国。”

  许知意恶狠狠地看着她,仿佛要把她一口吞下去。

  邹琼也皱紧了眉头,“知意,别闹,你先去买单。”

  许知意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没有任何动作。

  “许知意!”邹琼又叫了声。

  这下他才慢慢站起身走了,从头到尾面色阴沉。

  许念白叹了口气,“阿姨!”

  邹琼问:“想好了?”

  许念白点点头。

  邹琼握住她的手,“念念,知意在难过。”

  许念白心里痛了下,“我知道。”

  “阿姨,我们在一起太匆忙了。不管是最近的事还是这十年,我们都需要好好想想。就算没有什么可想的,我们先需要先把自己过明白了。”

  邹琼思考良久,“念念,你是个理智的孩子。我只是不想你们两个人互相伤害了。”

  许念白摇摇头,“不会的。”

  餐厅门口,他们和邹琼道了别就分道扬镳了。

  一路上,许知意一言不发,把车子开的飞快,许念白看着他冷意满满的侧脸,心里也不好受。

  “慢一点,好不好?”

  许知意的手微微动了下,虽然没有说话,但还是降下来速度。

  停好车,他拉着许念白的手上了电梯,依旧一言不发,只是握着她的手紧了又紧。

  出了电梯,他拉着许念白几大步进了家门,还等不急开灯,他就将许念白一甩抵到墙上,即使动作粗鲁,却还是下意识地把手垫在了她的脑后。

  许念白瞎了一跳,还来不及惊呼,就尽数被许知意吞没在来势汹汹的亲吻中。

  他狠狠地咬住许念白的嘴唇,在她的嘴唇上死命的咬着。可是这显然不能满足他,他捏着许念白的下巴,狠狠地撬开她的唇齿,一时间他的呼吸他的气息,如潮水般涌向许念白,似乎要将她吞没。

  许念白瞪大了双眼,她被许知意的阵势吓住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推拒,却被许知意抓住双手抵在墙上。

  直到两人气喘吁吁许知意才退了出来,却还是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他沉重的呼吸扑面而来,让许念白几乎快要站立不稳。

  许知意搂住她的腰,呼吸沉沉,语气沉沉,他问许念白,“你想做什么?”

  许念白摇摇头,“许知意,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好不好?”直到开口说话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到不行。

  “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告诉你言午的事?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告诉你腾跃的事?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我以为你不想听。如果你想知道,我什么都告诉你。”

  “言午跟腾跃相比,真的就是殍蚁撼大树。即使这一次度过难关,也是强弩之末,所以我同意了收购。但我不想吃这个闷亏,所以我回去了。我母亲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她把她手上百分之十的股份给了我,加上我前些年收购的百分之七的股份,虽然比不上许平,但是我也有相对的话语权,不会让他摆布我。我…………”

  许念白叹息一声,突然伸手环住他的腰,把自己嵌入他的怀里。

  许知意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却还是本能地回抱住她。

  “这才是许知意啊!”

  “什么?”许知意不解。

  “出差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想这十年我们在言午的点点滴滴。想我们一路走过来遇到的所有事情。真的算是很平顺了,所以遇到这次这样的事,很无力。这次出差给我的感觉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后来,被孔春山灌酒,被他刁难。我突然就明白了,原来你是想回去了。”

  许知意想起了方桓的话,说小白不知道为什么来者不拒地喝了那些酒。是因为这个吗?他抖了抖。

  “我……”

  “我没有怪你。”许念白打断他的话,“确实有难过,难过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但是后来,我突然想,这么多年,我好像有一个问题一直没问你。”

  “什么问题?”

  许念白在许知意怀里蹭了蹭,问道:“许知意,你为什么要创业?为什么要找我跟你一起创业?”

  许知意叹息一声,轻吻了一下许念白的发顶,“那么,你为什么要同意跟我一起创业?”

  许念白笑了,许知意也笑了。

  许知意要创业是为了留住许念白,许念白同意是为了留在许知意身边。

  他们用十年牵绊了彼此,却也耽搁了彼此。

  “许知意,我想去继续学设计。我也想看到我爱的许知意做他一直想做的事。好吗?”

  许知意嘴角带笑,眼中却含着泪,“好!”

第二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