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离间)

  第六章(离间)

             外祖母气急败坏火冒三吼道“命你们二人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公主带回来。”话落两只猎狐如两股灰烟消失不见,这两只猎狐修行前年有余不但武功高强法术也是一等一高手,他们是狐族世世代代到死都要守护狐王而且永远都要服从狐王,尊听狐王的一位指示。

           小狐在山坡上为了采一位药草不慎滑下山坡,吓的书生连滚带爬的跟着滚下去,小狐的额头撞击坡下的石头顿时鲜血沸腾,书生急忙翻出篓子里止血的药草准备为小狐上药止血,谁知道小狐的伤口已自愈,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流血的地方连一丝痕迹也找不到,书生先是觉得神奇,后来便紧紧抱住小狐声音哽咽道:“幸好……幸好你是妖,我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书生突如其来的拥抱另小狐有些不知所措,她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为什么会心脏跳动,面红耳赤,心里像有一股暖流在血液里流淌燃烧着,并且暗暗希望这个拥抱可以久一点。书生看着小狐呆木傻傻的表情,水灵灵的葡萄大眼,好像眼里有一潭幽幽清泉深邃不见底,像醉酒般微醺的脸颊,隔着距离都能感觉在微微发烫,还有她樱桃般小嘴小巧玲珑,书生额头满是大汗,却不知这汗是从哪里冒出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他真的已经按耐不住于是他捧起小狐的脸,深深的一吻,吻上小狐嘟嘟可爱的红唇,小狐过度受惊双眼瞪圆,一把推开书生,一巴掌扇过去。“你有毛病啊?你亲人家,你问过人家同意了吗?你这个臭流氓”。书生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干了不该干的事,可是眼前的小狐楚楚动人,也属实情不自禁。小狐双手抱腿背对书生,还和书生置气,书生着急绕到小狐面前蹲下,把挡住小狐眼睛的那一缕头发勾在她耳后,表情淡定动作轻柔深情说道:“那天在尸涯山,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我就觉得我已经是在天堂了,我看到一个猫耳朵仙女在我眼前,还颇有几分可爱,我自始至终从未害怕过你。只从那日一别之后我就没有忘记过姑娘的纯真,我每天期盼着……盼着还能再见到姑娘,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在自己的家门口又遇见姑娘,那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找到你,不管你是人 、鬼、神、魔、我都想和你在一起,哪怕……不能永远。”小狐眼里已湿了,只是她自己还没察觉到,她已经心动了,她不能再用别的说法搪塞自己,盘问自己,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她该正确告诉自己,这就是爱情,不受控制,无法收回,无法后悔。

        书生含情脉脉握住小狐的手,小狐抹掉眼泪抽出被书生紧握的手。:“可是人妖有别,我母亲就是被人类害死的,我外祖母也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小狐神色飘忽情绪不稳,书生再次握住她的双手。“你先冷静点听我说,即使你母亲是被人类害死的,那只能说明你母亲不够幸运没能幸福,但不表示每一个人都会和你母亲结局一样,你不能带着成见看待每一个人,那不公平是吗?”。小狐沉默了,沉默多半就是赞同,她知道书生的解释并不牵强,有些东西是不能随意否定,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只是灵魂都分黑白两色,不能因为一个灵魂染了黑色就让所有的灵魂全部染色。书生把小狐抱进自己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安抚她,温柔的在她耳边说着:“总会有别的办法。”

         这时眼前冒出两团灰烟,灰烟转化人形后小狐吓的站起来急忙问道:“刺烈,刺焰你们怎么来了?”俩兄弟恭恭敬敬说了句得罪了,便把小狐硬生生带走了,书生连拉扯的机会都没有它们的来去都只是一股烟,书生无可奈何悲痛坐在地上。

           回到洞中,祖母坐在石桌边眉头紧锁,右手拿着权杖,桌上放着那一块秀了朱字的手绢,两只猎狐化烟而走。小狐步伐沉重走到祖母面前跪下来泪早已湿润眼眶。“祖母……对……对不起,孙儿骗了您。”祖母用劲震了震权杖大声怒吼道:“你难道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大雁已将那日采药书生闯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我了。”小狐抬起头慌忙解释道:“可朱公子他不是坏人,他是大夫,他救过千千万万人的命”。“好人?”外祖母讽刺的笑道:“先不说他到底是不是好人,即使真的如你所说他是好人,他能一辈子是好人吗?知道你是妖能永远不伤害你吗?,而我们狐妖只有一面,人类不同,他们只让你看到你所想看到的”。小狐哭泣解释道:“我知道祖母所说,我也知道祖母担心怕小狐和娘亲一样,可朱公子他真的与众不同,他温文儒雅知书达理待小狐百般温柔”。祖母气的瑟瑟发抖拍拍桌子:“刘爵最后是什么人你不是清清楚楚看到了吗?,你为什么还只会看一些简单粗糙的表面?狐山外的瀑布几百米高,水流相当之急一般武功高强之人都会被瀑布的水流打下去,进洞之后大门口有两个巨型石头人守护,你说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你不觉得奇怪吗?他是怎么躲过重重困难顺利来到尸涯山。”小狐擦干眼泪站起来“就是因为你想的太多太复杂,我和朱文赐相处六月之久难道我还不清楚他的为人吗?他若真骗孙儿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不能因为娘亲受骗,我们就认为每一个人类都是坏人。我们要走出这个阴影,去认知去接受去信任,不能再娘亲的阴影里打转,我想嫁给朱公子,我想和他一起过着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的平凡生活。”

           祖母的一巴掌狠狠的印在小狐脸上,这是祖母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打她,这一巴掌也让小狐产生恨意,从她愤恨的眼神能感觉到。可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无力的。“既今日起你只能活在狐上,永远不得踏上人间一步。”祖母的话坚决果断是没有任何转机,没有祖母的允许,小狐是无法逃出去的。

           小狐来到树精爷爷那里,抱着树精大声痛哭,树精爷爷拍拍小狐的背道:“孩子啊!你祖母的话虽说苛刻,但不是毫无根据完全没有道理呀。”小狐立刻放手喊泪说道:“您就是说全天下没有一个好人咯?”,“不不不,好人确实存在人与妖都有好坏两面这个老夫赞同,只是不要盲目的去信任。”祖母和树精爷爷的劝说对小狐毫无作用,她半分都没听进去,她只是不知道该想什么办法才能够让大家了解朱文赐是个行善积德的好人。

           小狐走后祖母久咳未愈,她看到洞口的保护膜有所波动察觉不对劲,立刻止住咳声:“来都来了,还需要在我面前班门弄斧吗?”。一团青烟化成一身青衣女子,眼神略显藐视嘴角微微上扬邪笑道:“青狐见过殿下,青狐前些时日久隐修行山不能常来拜见殿下还请殿下海涵,数日不见狐王殿下您别来无恙吧?”。“既然久隐又何必归来?”青狐笑笑“看来殿下是不希望我回来呀,这怎么办让您老人家失望了,我也是这个家族的一部分,我也有权利……我也有权利保护您和公主殿下”。青狐后面一句话是勉勉强强逼出来来的,她本没想到要说这一句台词,她压根都不在意她们的死活,只是狐王身边有刺烈刺焰守护,她还不敢虚张声势。

          半晚时分,高高的圆月挂起,一阵阵寒风吹的有些刺骨,书生在房内安静看书,油灯被一股突如其来的风吹的飘忽不定,他放下手中的书,一团青烟化为人形呈现在书生书桌前。“怎么?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寒窗苦读的书生啦?”,青狐的语调有些拉长,这让嘲讽的意思更加明显,“我以为是小狐前来,故作模样而已”。

第六章(离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