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59 深情在睫,暖意在眉

  她吃痛地抱着小腿,接着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跌坐在了地上。

  低头一看,只见白皙的小腿上被划开了一道有大拇指长的血淋淋的口子。

  嘶……

  到底是碰到了什么,这么疼……

  言七月先是一惊,随后便抬头向前方看去,只见那里满是黑乎乎的一片……

  “言七月!”

  她还没来得及看清划伤自己小腿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就听得夏辰逸惊呼一声跑了过来。

  “你……不要走……走得太快,小心前面有危……”他大口地喘着气,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一眼看见了言七月腿上的那道鲜血淋漓的口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弄成这样?没事吧?”

  面对他紧张兮兮的一连串问话,言七月则是满脸轻松,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前方,“我没事的,只是不小心被前面那东西划伤了而已。”

  “那是……”闻言,夏辰逸偏头向前方看去,只见前面暗色的植物丛生,但是不难看见其中处处都是尖锐无比的利刺。

  “是荆棘吧。”言七月这才看清前面的是什么植物,她低头慢慢思考了一阵,才缓缓开口:

  “荆棘,原意指荆和棘两种植物,是丛生植物落叶灌木,也泛指丛生于山野间的带棘小灌木,这种植物曾在《史记廉颇蔺相如传》中出现过……”

  在她停顿的期间,夏辰逸很自然地接着开口道:“荆,又叫牡荆、黄荆、荆条,是马鞭草科的一种落叶灌木。棘,是鼠李科的一种落叶灌木,它的枝条多荆,民间常用它作篱笆。”

  “你懂得还挺多嘛。”言七月抬起头,笑着看向面前温文尔雅的少年。

  夏辰逸自然也不甘落后,“你也不赖。”

  说罢,他话锋一转,立即回到了正题,神情也随之严肃起来,“让我看看,伤得严不严重。”

  “真的没事,没你想得那么严重。”言七月再次以微笑来表示自己真的没什么大碍,但是夏辰逸完全不吃她这一套。

  严肃起来的少年根本不相信她假装坚强的微笑,来不及多思考便在她身侧蹲了下来,紧接着麻利地从衣角上硬生生地撕下了一块布料,小心翼翼地缠在她受伤的小腿上,轻轻绑好。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丝毫看不出有生疏之处,“我姐是医生,她以前教过我一些急救措施。我们这边什么都没有,只能先给你止血了。”

  晨时的暖阳轻轻跳跃在少年的黑发上,只见他低眉颔首,包扎的动作极其娴熟,脸上的神情虽然严肃得很,但仔细看的话,仍可以发现依旧是温柔得不像话。

  真像个天使。

  言七月斜支着头,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丝毫不避讳自己的目光。

  “你以后要是个医生该多好……”她用手指在空气里随意地勾画着图案,随即便出神地望着他,喃喃出口。

  包扎完毕的夏辰逸自然是听到了她的话。

  他缓缓抬头,眉眼中仿佛有柔情万种,“好啊。”

  “那我以后就做你的私人医生,好不好。”他不疾不徐地温声开口,仿佛全世界的冰川都能被他此刻的温柔所融化。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Chapter 59 深情在睫,暖意在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