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尾声

  “先说今天早上发生的案子。容我假设一下,案发前,舒明月正在卫生间洗手,这个时候凶手走了进来,用小刀从后面插入死者的胸口。死者并没有当场死亡,因此,凶手从后面捂住她的嘴不让她求救。挣扎中小刀被拔了出来,丢在地上,死者的右手因此粘上了血迹。她想掰开凶手的手,却无济于事,最后失去力气死亡。凶手将她放在地上,擦掉刀子上自己的指纹,再让刀子和钥匙上留下死者的指纹……”陌小花道。

  “那凶手是怎么离开卫生间的?”宋白问道。

  “当然是……走出去的!”陌小花耸耸肩,“这从某种意义上不算是密室杀人,因为凶手就是从卫生间走出去然后锁上门的。”

  苏酿第一个跳出来表示质疑:“不对啊,我问前台时,她说过昨天和今天没有人来借过钥匙啊!而且你也说了,卫生间门缝很窄,根本不可能把钥匙扔进去啊!”

  陌小花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苏娘,你还记得我今天早上怎么问得前台吗?”

  苏酿没有注意到陌小花又在叫他的外号:“恩……我记得,你问前台……有没有卫生间钥匙。”

  “那你是怎么问的?”

  “我问有没有509号房卫生间钥匙……”苏酿忽然停住。

  “你当时只问了有没有卫生间的钥匙,却没有说是哪个卫生间的钥匙,但前台依然给了你一把正确的钥匙,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所有房间卫生间的钥匙都是同一把?”苏酿兴奋的说。

  石双闻言,让一名警察随意从几个房间的卫生间拿来钥匙,在这个房间里的卫生间试了一下,确实所有钥匙都能打开房门。

  陌小花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们都进入了一个误区,就是每个房间卫生间的钥匙都是不同的,但是,不管是房间里的,还是备用钥匙,都没有编号,不是服务员逆天到能记下每一个卫生间的钥匙,而是这些钥匙根本就是同一个模板做出来的!”

  宋白坐在桌子前面,用手撑着脸:“小花,你为什么那么肯定,凶手是从后面袭击的呢?”

  “因为伤口。伤口是横着的,一般从正面刺是不会造成横着的伤口。但如果从后面刺就不一样了,不如你们自己做一下这个动作。”陌小花右手虚握,做出刺向胸口的动作。

  “那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死者不是自杀?”宋白再次问道。

  “如果是自杀,她为什么要捂住伤口?如果她后悔了,又为什么不打开门向外求助?”

  “说了这么多,凶手到底是谁?”林非推推眼睛,问道。

  “在卫生间里,凶手从背面走过来死者却没有呼救,说明凶手是死者很亲近的人——哪怕凶手从后面抱住她,她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在场能让她这么毫无戒心的,恐怕只有她的丈夫——钱异先生了吧!”

  钱异后退一步:“小妹妹,你别乱指认,我怎么可能杀了明月?”

  陌小花冷静的说道:“你在杀了舒明月后,借口她想独处来到舒清明的房间,并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取走钥匙。过了一会儿,你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门,然后假装明月小姐将门上锁,来找警察求助,最后再找机会将钥匙插回去。这就是所谓‘密室’的由来。”

  “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是我杀了明月,你有什么证据吗?”

  “当然有。明月的手指头上有几个没粘上血迹的小点,钱先生,猜猜那些小点是什么?”陌小花没等钱异回答,就自顾自说了下去,“是您手上钻戒压在她手指上留下的痕迹。舒明月挣扎时,手抓上你的手指,她手上有些地方没有血迹就是这个原因。虽然你及时洗掉了血迹,但戒指上应该能有血液反应。石警官,在你们搜东西的时候,怕是没有检查戒指吧?”

  石双避开她的视线,这种事,怎么可能承认!

  “我猜,舒清月女士也是你杀的吧?”陌小花对瘫倒在地的钱异说道。

  “舒清月不是他杀的,但和他脱不了干系。”宋白突然说道,“王琳女士已经向我坦白了,是她和舒明月合伙杀死了舒清月——和你猜想的一样,钱异没有直接参与,但是他挑唆舒明月下的手。他之所以会去舒清月房间,是为了取走挂在门上的钓鱼线。”

  她从口袋中取出一根一头绑成圆圈的细线:“这是在垃圾桶里找到的。”

  “和我猜想的一样?”陌小花呆呆地重复了一遍,“这么说,我的推理没问题?”

  “当然没有!”宋白看她不敢相信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对自己就这么没信心的吗?”

  石双因为被打脸不敢插话,而是走到钱异面前,给他戴上手铐,王琳也被戴上“银镯子”,低着头。

  “你为什么要杀死舒清月姐妹?”苏酿问道。

  钱异双眼无神:“是她,是她先背叛了我……背叛我的人,必须死掉……”他突然像发了疯一样,“背叛我的人,都该死掉……”

  舒斌突然上前,狠狠扇了钱异一巴掌。“开始清月死时,我也没想到会是明月下的手!她们姐妹俩感情那么好,她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和姐姐的矛盾而杀了她?我当时就在猜是不是因为你……你不知道明月她有多爱你!她怎么可能会背叛你?她甚至肯为你去杀人……你却怀疑她?”哪怕是得知女儿死讯都没什么感情波动的老人,此刻却泪流满面。“她不该啊……不该为你去死……”

  钱异瘫坐在地上:“不可能……不可能……”他喃喃自语,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真没想到,妹妹杀死了自己的姐姐,可最后帮她找出真凶的,竟是姐姐的礼物。”看着被押入警车的钱异和王琳,苏酿感叹道。

  “对了,宋白警官,为什么王琳会向您坦白?”陌小花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比你高,比你漂亮,比你温柔。”宋白道。

  “……”小花作势打人。

  “好啦!是因为她是一个母亲,而且是一个偏心偏到极致的母亲。”

  苏酿和陌小花齐刷刷的望向宋白。

  “因为偏心,她可以和自己的女儿合谋杀死另一个女儿;同时因为偏心,在得知小女儿被杀后她不顾一切的想要找到凶手。”宋白道。她看着王琳,眼底似乎有水雾升腾。

  “好了,这件案子也算完美结束了!”她突然又笑起来,仿佛刚刚的伤感只是错觉,“对了,为了答谢你们两个,有机会我请你们去三峡坐游轮怎么样?”

  “诶?”陌小花双眼放光。苏酿却有些犹豫。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我正好有四张票,不如送给你们了!小花,不如我们加一下QQ,回头告诉你们详细的?”宋白兴致勃勃的拿起手机。陌小花也拿出手机。

  石双悄咪咪凑过来:“那个,小宋,一共有四张票,这两个小鬼两张,你一张,最后一张……”言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宋白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哦,最后一张是我哥的。”

  “……”石双的内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陌小花在一旁偷笑,再被石双狠狠瞪了一眼后迅速站直。

  案子似乎完美解决,谁也没有考虑钱异说过的话。

  “您好,钱异先生。”钱异抬起头,一个青年正隔着玻璃对他微笑,“我是您请来的律师,您可以叫我染尘。”

  “我没有请律师。”钱异冰冷的回答道。

  染尘笑笑:“这无关紧要。难道,您想一直呆在这里,直到法院判您死刑?”

  钱异抬起头:“我不会一直呆在这里的。我能出去,但不是靠你的帮助。”

  “您是在等‘上面’的人救您吗?”

  钱异终于不再冷静。“你怎么知道‘上面’?”

  “我怎么知道的,不是您需要关心的,不过,‘上面’是不会救您的——下棋就是这样,必要时,总需要丢弃一些棋子吧。”染尘的笑容很温和,但在钱异眼里宛如恶魔。

  “您以前因为被怀疑参与贩毒被捕,是‘上面’的人用了一些手段,将罪名改为偷窃。出狱后,您表面上做些小生意,背地里还在做那些事。您妻子的姐姐,一名的吸毒者,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你手里有些货源,就以向警方告发要挟您。您开始怕她真的告发自己,给了她很多‘货’,但没想到她变本加厉。于是您挑唆自己的妻子杀死了她的姐姐。但您收到了一条写着您妻子知道您参与运货勾当,准备自首并向警方告发您的短信,惊恐之下,您杀了自己的妻子。我说的没有问题吧?”

  “你……你怎么知道?”钱异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但是,由于您有过前科,警方也对你有些关注……‘上面’为了避免被发现,决定舍弃你了……”

  “钱异先生,不,应该是徐洛奇先生,您的救生艇已经被放气了,这时候,能捞几根稻草是几根。您不考虑一下此刻就坐在您面前的稻草吗?”

  钱异,或者说是徐洛奇,无力的瘫在椅子上:“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救我?”

  染尘将椅子往前挪了挪:“有件事情,只有您知情。希望您能将那件事情,全盘托出。”

  舒斌站在阴影中,惆怅的望着漆黑的天空。那一天晚上,似乎也是这样的风景呢……

  脚步声打断他的感伤。

  “斌叔。”来人叫到,“她不错吧。”

  “你选的刀确实不错,很锋利,也很像他。只是比起他,她显得懦弱、自卑的多。不过……你竟敢用我的女儿来试刀?”舒斌揪住那人的衣领,眼睛里能喷出火来。

  那人笑笑:“我只是告诉了舒清月钱异那里有‘货’,以及告诉钱异他被发现了。真正将他们推上死路的,是他们自己。”

  舒斌放开那人的领子。“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什么关于你引诱清月吸毒的证据!”

  那人毫不介意舒斌的粗鲁举动。

  舒斌看着那人,忽然开口:“小洛,你……是在将自己推向地狱。”

  小洛望向天空:“我没有将自己推向地狱……”

  “我本来就在地狱里。”

4+尾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