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吃!

  颜浅微微垂眸,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只会哭泣的小女孩了。

  当年是她年纪小,才会觉得人心这东西是善恶参半。

  如今她经历的太多,人心这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她不求所有人都是善良的,只要你是真心对她,她便以百倍还之。

  这是她永不会改变的。

  颜浅将这两个时间点折叠成了纸张,开始重叠。

  突然,白色的纸张表面开始有黑雾渗出。

  颜浅看着黑雾,这大概便是人人避之不及的黑雾了吧。

  看着挺厉害的,但,对她无效。

  从那一刻起,她便没有了恐惧。

  果然,黑雾开始散开。

  纸张上没有一丝的黑迹。

  就好像那个黑雾从没出现过一样。

  颜浅蓦的睁开双眼,双手微微一握,一朵彼岸花便出现在颜浅的手心之中。

  景淮看着颜浅手中的彼岸花,这东西不是在那吗,怎么会出现在颜浅的手里。

  难道说她已经去过了吗。

  而且这取物的手法不像是隔空取物。

  隔空取物的物是指现世的东西。

  因为它们本身没有空间力,更好掌控,不容易出意外。

  但,彼岸花这东西可是天地本源诞生之后最早的产物,那所蕴含的空间力比一个水士还要强上一倍。

  怎么会被人如此握在手中。

  而且还是以隔空取物的方式。

  这是不可思议。

  而颜浅手中的彼岸花显然也是一脸懵逼(虽然它没有脸。)

  她睡得好好的突然就有人把她给拔走了,她都没来得及反抗,花就已经在这了。

  她也以为是隔空取物,但隔空取物不是只有特定的物才能用吗,而且她可是彼岸花,所蕴含的空间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她是怎么做到的。

  关于她是怎么做到的这个问题,景淮自然也想知道。

  但现在,他可能已经知道了真相。

  虽然,只是他的猜测。

  隔空取物这个天赋技能只是表面的东西。

  但还有另一层含义。

  撕开裂缝。

  双重含义。

  但撕开裂缝这种难如登天的事。

  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种难如登天的的事情。

  因为撕开裂缝,会有不好的东西跑出来,哪怕只是一只,都足够给与低级大陆一场灭顶之灾。

  不仅如此,天道也不会容许你的存在。

  前有追兵,后有猛虎。

  进退两难。

  所以很少有人会去所这件事,何况这件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真是可怕。

  可颜浅却做到了。

  不仅如此,她还做的很完美。

  这样的天赋实在是令人羡慕,就算是妖孽如景淮,也不由得有些羡慕。

  要知道,就算是他,学会撕开裂缝也学了足足三天有余。

  可颜浅只花了几个时辰就学会了。

  还是无、师、自、通。

  真是令人惭愧。

  颜浅看着手中的彼岸花,这玩意是不是很好吃来着。

  味道有点像香草冰激凌,虽然它没有香草冰激凌的那种丝滑的口感。

  但那味道绝对比香草冰激凌还好吃。

  颜浅抬手就把彼岸花往嘴里塞。

  “吉吉吉!!!!”别别别吃我。

  “嗯?”颜浅有些疑惑的看着手中突然吱声的彼岸花。

  这玩意原来还会说话,真有意思。

  景淮则看着颜浅手中的彼岸花,目光深沉。

  这是彼岸花之王?

  不,不是,彼岸花之王是能够直接口吐人言的。

  那这个只会吱声的彼岸花,又是何物?

  王的儿子?????

  景淮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带着嘲讽的猜想正中答案的红靶心。

  这朵彼岸花还真是彼岸花之王的儿子,可以化形的那种,这次是因为贪玩,跑到了禁地之处。

  然后,就被颜浅给抓过来了。

  颜浅看着手中的玩意,想了一会,还是往嘴里塞去。

  “吉!”不要。

  “不可。”

  两道声音突然出现,一道焦急万分,一道淡漠至极。

  这人也对这玩意感兴趣,难道他也知道这玩意很好吃?

  “这个东西不能吃。”景淮顶着颜浅疑惑的目光道。

  “为何?”这玩意又不是什么宝贝。

  彼岸花:你还真说对了,我还真是个宝贝。

  颜浅:就算你是宝贝,我也下的了嘴。

  “这个就是不能吃。”

  “那你可要说出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来。”

  “你想,你要是吃掉了这个,你就没有的吃了,但你要是喂养他,让他开花结果,瓜熟蒂落,不就有更多的吃的了吗。”

  “好像是这个理。”一旦遇到吃就会丧失理智的颜浅还真是可怕。

  呼,看着颜浅终于(暂时)打消了要吃彼岸花的想法。

  景淮不由得松了口气。

  要是真被她吃了,那就不得安宁了。

第十八章: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