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德恩伯爵的葬礼会举行一个盛大的哀悼会,届时几乎琉璃城所有的体面的人都会入场,而琉璃城所有的普通市民则会在会场外为仁慈正义的德恩伯爵哀调,虽然还并不清楚德恩叔叔的死究竟是因为什么,但是如果对方是希望德恩叔叔死的话在死后还能进一步羞辱的德恩叔叔的方法就是去他的哀悼会。东皇背好剑匣将铁匕首放进布袋里,所幸在这个时代不管是什么场合几乎所有的男子都会带上佩剑,东皇只要遮住脸就不会有人会认为是女人,虽然在哀悼会上戴面具还是会显得有些特殊就是。

  “东大人,我们究竟要去哪里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白七的心思显然不在这里,正照着从来没有见过的等身的大镜子。虽然小孩子爱美一点也算是好事,但是现在实在是时机不对。东皇默不作声的牵起白七走出了布料店,在白七疑惑又失望的眼神中自顾自的说道:

  “我们现在要去参加德恩伯爵的哀悼会,等一下如果说话不能再叫我大人,表现的像家人一样,可以当我是你哥哥。”

  一个奴隶从主人嘴里听到‘可以把我当成你哥哥’无疑是不可思议的,白七怯怯懦懦的尝试开口,但是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她没有办法对着东皇叫哥哥,所以说只要到了那里的时候不说话就好了吧。白七就这样保持了一路沉默的被东皇带进了会场。

  德恩伯爵平时为人处事很好,所有有很多人甚至还有从大陆极东的方向来的巨人族族人专门为了送别他的。大得像是广场一样的会场还是不够人们站的,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说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有着各种各样的肤色发色的人们挤在一起,如果不是发生了这样令人悲痛的事情的话一定会是一场盛大的宴会,只是可惜现在不是。也多亏了这样东皇的一头扎眼的银发才显得不那么扎眼。

  东皇拉着白七坐在靠后的一张桌子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因为人多而且距离远,所以在这个位置看到坐在最中心的穿着黑衣的德恩一家的时候几乎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对不上焦点的小黑点,只是在白七看来是这样,她并不明白两个人为什么要做在这么靠后的位置。而且为什么他们两个是来找姐姐大人消息的为什么又莫名其妙的参加什么伯爵的哀悼会,东皇所做的事情净是白七不能理解不能明白的。白七也不敢说话,只得安静的坐在东皇身边偷偷尝一尝经常看大人们喝的小麦色的饮料,然后又在下一秒险些没吐出来,明明一点也不好喝为什么那么多人喝呢?白七不明白,就像白七一点也不明白东皇是一样的。

  德恩伯爵的小女儿很漂亮,是整个黑渊大陆都出名的美人,这一点就算是白七也知道,她曾经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听过奴隶主喝醉了之后说什么‘这辈子就算散尽所有财产也要狠狠的睡了琉璃城的伊诺·德恩’,琉璃城德恩伯爵的女儿应该就是现在中心桌子那里坐着的年轻女孩吧。但是白七无论怎么睁大眼睛也就只能在小黑点里看到一张模糊不清的人脸的形状之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有点可惜的感觉,但是再看看东皇,东皇一点好奇的感觉都没有。果然是东大人是一个很奇妙的人,这个印象在小小的白七脑海中印下了不能泯灭的印记。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