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从琉璃城到塔君城有一段距离,德恩夫人和小白脸即使是坐在舒适的马车里但还是受不了这样的颠簸之苦喝令整个车队在原地休息一会,又因为这次整队的人几乎都是王宫的人与德恩夫人手下自己的人所以即使停了下来也没有人愿意到这边看看伊诺的情况,送些水和食物,全部都围绕在掌握了德恩家族的权利与琉璃城城主的职权的德恩夫人身边献媚。这反倒是符合了伊诺与东皇两个人的心愿。少了人打扰两姐弟才更好叙旧。

  “月樱的变化真的很大呢,刚刚我真的很犹豫要不要认呢。”

  见到东皇伊诺似乎将之前的痛苦忘得干净,身上披着东皇的黑色狐毛披风总算是遮住了那件让人羞耻的充斥着皇宫恶趣味的纱裙,与东皇一并坐在马车的前头。不是摸摸东皇的脸颊就是撩拨撩拨东皇的头发然后再摸摸东皇手臂上健硕的肌肉……以及像男人一样平坦坚硬的东皇的胸肌,果然是真的男孩子。直到现在伊诺也不敢相信这是十三年前走的时候他还当成可爱的妹妹的弟弟,十三年后回来就变的这个高高大大的富有男子气概的真正的男人。不过虽然光是看脸伊诺还是会忍不住的觉得这还是个女孩子就是了。

  东皇也是看出来了伊诺对于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着极大的兴趣,虽然感觉自家姐姐能笑出来比什么都好,但还是感觉在无意之中姐姐伤害了他。说起来为什么所有人都会在第一看到自己的时候认为她是女孩子呢?东皇在琉璃城潜伏了多日,明明当时看到信鸽的时候就是在琉璃城但是等信鸽真正追上他的时候确实在塔君城。东皇感叹了无数次将白阁留在王宫现在看来也是正确的选择,那孩子短短的十几天那孩子就混成了王宫的马车夫,东皇现在这个身份就是顶替着白阁来的。

  “是吗?伊诺姐姐的变化也很大,变得更漂亮了。”

  伊诺闻言顿了一下看看她身边笑的可爱的弟弟,只觉得自家弟弟的变化可能远远不及外表上的变化,忽然之间内心有点感叹。伊诺嘴角带笑挂着倾泻的阳光,将带着专属于人类的温暖的手掌附着在东皇的头上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说道:

  “月樱真的长大了。”

  大概亲人之间就是这样,总是喜欢隐藏起来的脆弱在外人面前无懈可击但是在亲近的人面前总是会想流泪诉苦。忽如风雨般,伊诺的眼泪就掉落出眼眶。东皇似乎也是没有想到伊诺的情绪波动这么快,连忙用并不细腻的麻布衣袖给伊诺擦去眼泪。像是叙述故事的徐徐的说道。

  “其实在半个月之前我就听说了德恩叔父去世的消息,哀悼会也参加了。但是德恩夫人命令告诉过城堡里的守卫不允许我参加而且我最近也在追踪消息不能太多的暴露行踪,所以我只是躲在角落里的。虽然伊诺姐姐房间的门外总是有守卫在看守但是这半个月以来我一直都在伊诺姐姐的身边。那个小白脸来的时候也是,我就在当时会场的最上方。但是后来姐姐的信鸽差点暴露我的行踪,所以当时我可是拼命的想远处跑才没让信鸽追上我。后来又知道了国王的婚约所以才利用以前在皇宫里安插的人脉下手段伪装成了车夫来到这里的。”

第二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