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听你说声原谅我(二)

  讲完生前和母亲的故事,乔思语深深叹了口气,她将胳膊肘撑在身后的椅背上,方便她仰头看向更广阔的天空。天高云淡,大雁北归,和风从面前轻柔吹过,世界按照既定的程式周而复始地迎来新一个轮回。

  两个人都陷入沉默。

  “后来怎么样了?”阿布问道。

  “妈妈很自责,她用各种方式惩罚自己,不眠不休地陪在医院里。我还看到她在家里整理我的东西,我从小到达的衣服、照片、书,她一边哭一边整理,不断地哭,跟我说着对不起。从前我不懂事,后来看到她一个人的样子,我才知道做母亲的艰辛。这么多年,我们俩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妈妈从**我刻苦学习,无非是希望我不重蹈她的覆辙。其实,以前也有过很多快乐的时候,小时候,她怕我贪玩,这也不许,那也不许,但我喜欢写字,她就送我去学书法,我写好的第一幅字,她裱起来挂在了家里。班里的小朋友出去旅游,回来讲海洋馆里的海豚如何可爱,我羡慕得不行,她在我暑假的时候特意请了假,带着我也去旅游,还专门去参观了海洋馆。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她给我准备卫生棉,暖宝宝,告诉我注意这注意那……”

  乔思语露出满去足怀念的神情,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

  阿布轻声问:“你想再见到你妈妈?”

  “当然。阿布,我是不属于这里的存在,有时候经常觉得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要把我拖走,但我离开前好想再和她说说话,我想告诉她,她不用自责,我原谅她,还想告诉她,都是我不好,希望她也能原谅我。”

  阿布突然涌起一种感觉,乔思语的所有想法和情感他仿佛亲身体会,一种一定要见到某个人向她倾诉、告别的冲动涌上心头,双手仿佛瞬间充满了莫名的力量,阿布直觉他可以做些事情。

  “思语,也许我可以帮你。”阿布扭头看着乔思语,语气笃定地说到。

  乔思语眼神一瞬亮了。

  “我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以看见灵魂,而且似乎我身上还带着一种奇怪的力量,某种程度上,能够……别介意我的说法,能够操控灵魂。”

  “阿布,你一定要帮我。”乔思语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阿布身上。

  “当然。我一定带你去见你妈妈。”阿布保证道。

  “阿布,只剩下灵魂的时候,看到的世界和人类看到的是不一样的,有一些地方我根本无法靠近。比如医院,人类进去稀松平常,可在灵魂看来,医院却是建在大海中间的孤岛,四周都是海水。每个从医院离开的灵魂想再回去都是不可能的,可能就是所谓的结界吧,把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隔绝开来,这大概也是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

  “那我去见你妈妈,我想办法让她出来,你在外面等着我们。”

  “嗯。”乔思语颔首。阿布看到她欣喜地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这样的笑容,让阿布突然有了一种做哥哥的责任感,仿佛满足眼前女孩的愿望就是他的全部使命。

  “走!”阿布起身,向乔思语伸出手。

  乔思语回握住阿布的手。

  阿布走出校门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方向。在距离医院两个路口的位置下了车。

  一人一魂漫步在黄昏的街道上。

  “思语,这个世界并不是全部的世界,对吗?”

  “对。”

  “你会去哪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会去到属于我的地方,我并不害怕。”

  “思语,当我知道人离开这个世界,原来并不是死去,我真高兴。我的父母想来也和你一样,他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而他们之所以能放心离开,一定是相信我能独立生活得很好。”

  “是的,阿布,你一定要快快乐乐的。这样离开的人才能得到安宁。”

  “你会去往一个很好很好的地方,对不对?”

  “一定会。我会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医院越走越近了。

  “阿布,再往前就是海了,我不能再走了。我就在这儿等你。”

  “好。思语,你可否把你家挂着的那副字给我写一下,你妈妈一定认识你的字。”

  “但是我做不到。我没办法拿起这个世界的纸笔。”

  “你尽管拿。”阿布很肯定地说道,并且迅速从书包里拿出纸和笔放在一只手上,另一只手向乔思语伸出,在那股熟悉的力量的驱使下,阿布用意念说道:“让思语写出那副字。”

  乔思语果然轻松地执起了笔,利落地在纸上写下:

  浮生若梦。壬辰年仲春,思语。

  阿布迅速冲进医院,找到乔思语的病房。轻敲门,推门走了进去。

  一个憔悴、颀瘦的中年女人倚坐在病床旁,凄楚而无助。

  “阿姨,我是思语的同学。”阿布轻声说道。

  思语妈妈抬头看了一眼阿布,“你来看思语吗?”

  “是。阿姨,思语知道您每天这么辛苦地陪着她,她一定很想醒过来。”

  思语妈妈一瞬不瞬地盯着病床上的女儿,默然不语。

  “阿姨,我想给您看看这个。”阿布把思语的字拿给思语妈妈看。

  思语妈妈疑惑不解的看着阿布,“这是思语的字啊。”

  “没错。阿姨,您愿不愿意跟我去见一个人?有人托我把这几个字给您看,她说她和思语有不寻常的联系,也许能让思语醒过来。”

  思语妈妈愈加疑惑地看向阿布。

  “阿姨,就在医院门外,咱们出去见见吧。”阿布诚恳地请求。

  思语妈妈半信半疑地跟着阿布走出了医院。

  马路对面,思语正在一个僻静的角落焦灼地来回踱步。

  阿布朝思语伸出左手,凝聚起全部的意念,让思语的身形见见在现实世界中显现。

  “阿姨,你看那是谁?”

  思语妈妈顺着阿布的示意看去,赫然看到女儿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思语!”妈妈不顾一切地喊道,一边急切地向女儿的方向跑去。

  “妈妈!”思语也激动地喊出声。

  母女俩终于相拥而泣。

  阿布也渐渐向两人走近。听到思语向妈妈简略地解释分别后的情景。

  “妈妈,别难过。我很好。”

  “对不起,思语,都是妈妈不好。”妈妈泣不成声地说道。

  “我原谅你,妈妈。对不起,以前我一直不理解你,总让你难过跟担心。现在我都明白你的用心了。可是妈妈,以后我都不能再陪你了,我辜负了您的期望。原谅我好吗?”

  “妈妈只希望你平平安安。”

  “我会的,妈妈。你也是,一定要保重自己。”

  “思语,我可能坚持不久了。”阿布感到头一阵胀痛,很难再继续集中意念。

  思语最后一次紧紧地拥抱住妈妈。

  “妈妈,再见。”

  “阿布,再见。谢谢。”

  思语的身影渐渐消失。

  头顶突然绽放出一片绚烂的烟花。原来今天正好是宁城一年一度城市文化节的开幕式。今年的主题是,家庭。

  阿布和思语妈妈静静地仰望烟花盛开,而后目送思语妈妈返回医院。

  一转身,惊讶地发现,谭卓正站在他的身后。

第4章 听你说声原谅我(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