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每个人的十字架(二)

  “闫哲?高一(7)班的闫哲?那可是咱们学校有名的混混。”智朗不明白阿布为什么会问起闫哲。

  “他经常打架闹事?”

  “可不,闫哲一进高中就开始加入校园帮派,经常在学校约架,也是个风云人物,在他们这个圈里,也属于后起之秀吧。不过闫哲也算为民除害,原来高中的那些混子,经常在学校横行霸道,闫哲来了以后,把这些人都收拾了一遍,不过他最爱找武戎赫开杠,武戎赫也是个混子,领导着一帮小混混,闫哲跟他们见面就干仗,前几天还听说有两个学生打架被打骨折了,都是武戎赫的人,让闫哲给打的。据说学校已经给了处分,闫哲要再违反校规,就要被开除了。”

  阿布若有所思。

  “为什么问起闫哲?”智朗问出心中的疑惑。

  “今天听人说起闫哲,好像说他以前不是这样。”

  “那就不知道了。闫哲自从上高中就是现在这样。”

  智朗对闫哲的事并不上心,他更关心阿布的伤势,瞥了眼阿布的胳膊,智朗问道,“怎么样?还疼吗?”

  “应该没事了。回去上课吧。”阿布笑笑说道。

  这天放学后,阿布再次留在了学校,按照约定在体育馆门口等那个见过一面的男生。

  放学后的校园变得很安静,很空旷,风中飘着白色的柳絮,偶尔安静地落在人的脸上、身上,阿布的鼻子落上了一片,一阵痒意。

  “阿嚏。”阿布打了一个喷嚏。

  正在揉鼻子,身旁有人轻轻坐下了。

  是下午见过的那个男生。

  “你好,阿布,我叫李景煜。”男生和阿布打招呼。

  “你好,景煜。”阿布回应道。

  “不好意思,我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让闫哲注意到我。只能找你了。”李景煜看着阿布,真挚地说道。

  “我今天跟同学打听了闫哲,听说他自从上高中就开始经常约架,跟学校里的另一伙人尤其不对付。前几天还把两个同学打骨折了。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闫哲的爸爸妈妈都在外地工作,他从小是他奶奶带大的。学校里的规则你也知道,刚上学的很多孩子都遭遇过校园暴力的阴影。闫哲从小生得瘦小,性格又很内向,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是初中了,据说他小学一直被校霸欺负,小到强行拿走他每个星期的零花钱,大到在校园里公然对他拳打脚踢。闫哲虽然小,但很懂事,怕他奶奶伤心,一直忍着不说,他小学六年,一直被这些人欺负……”

  李景煜顿了顿,长叹口气,接着说道:“到了初中,闫哲和我成了同桌,他成绩稍微差了点,但他也很努力地去学,于是我就经常给他补课。闫哲不爱说话,喜欢独来独往,就跟我稍微走得近一点。后来突然有一天,闫哲慌慌张张跑了出去,听说是他奶奶在路上突然晕倒,被人送医院了。奶奶是从小陪着闫哲的亲人,闫哲很担心他奶奶,每天一放学就跑去医院。”

  “就在那个时候,学校里新转来一个学生,叫武戎赫,武戎赫从小学开始就是校霸,比我们高一届,闫哲小学时就是一直被他欺负。初中好不容易他跟闫哲上了不同的学校,因为打架打伤了人被学校退学了,他父母也是恨铁不成钢,不知道想了什么办法又让他在我们学校继续上学。之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应该能想到,武戎赫在学校看到闫哲,又开始了他的恶趣味,莫名其妙地找闫哲的茬。”

  “你知道人能有多恶劣吗?有一次周末,闫哲在家做了饭,装在饭盒里准备带去给奶奶吃,路上碰到武戎赫一帮人,他们打了闫哲,把饭倒在地上,甚至把他的饭盒,扔到厕所里……”

  “那天我正好经过,看到闫哲坐在马路上,低着头,一动一动,那些人还在对他言辞侮辱。我气愤地跑过去指责他们,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和武戎赫他们也结下了梁子。从那以后,我不让闫哲单独行动,去哪儿都和他一起去,武戎赫他们虽然嚣张,但每次见面也就最多嘴上说些不干净的话,倒是没有再动过手。直到有一天,闫哲接到医院消息,说他奶奶不行了,他发疯一般跑去医院,却只来得及见他奶奶最后一面。”

  “闫哲请了一个星期假处理奶奶的后事,回来的时候,人憔悴得不行。那天放学后,我跟他在天台上呆着没有回家,后来就碰到了武戎赫一帮人,他们侮辱闫哲是个没父没母的野种,还嘲笑闫哲的奶奶。闫哲和我都被对方惹怒了,那是闫哲第一次愤怒,我们直接和对方动了手。闫哲不管不顾地朝武戎赫挥拳头,武戎赫当然也被激怒了,他抄起一根棍子直接砸在了闫哲头上,闫哲打晕在地上。我也挨了他们的一顿揍,印象中头晕眼花根本看不清脚下的路。我是不小心从天台楼梯上摔下去的,也是我那天太背了吧,直接头冲下掉了下去,醒来后发现自己只是个灵魂了……”

  阿布久久无言,学校,本来应该是学习的地方,就算有淘气的孩子爱打闹不爱学习,这里也至少应该是一个充满纯真和快乐的地方,可即便是在这阳光下的乐园里,也有罪恶存在着。阿布记得自己小时候坐校车也被大龄的孩子勒令过交保护费,他父母发现后坚持每天亲自接送他,再忙都不会让他坐校车去学校,他被保护得很好。可是像闫哲这样的孩子呢?他们没有父母给撑起的那片安全的天地,只能自己忍受这世上的风风雨雨,甚至还想用自己弱小的身躯保护自己的亲人。像李景煜,他那么善良,一心帮助别人,却最终得到这样的结局。

  阿布感到很难过。

  “后来呢?闫哲后来就变了,对吗?”阿布问道。

  “嗯,学校的保安发现了我们,赶紧送去医院,闫哲醒了过来,而我没有。武戎赫他们是未成年人,不构成犯罪,社区矫正了一年又回高中上课了。”李景煜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情况有了变化,武戎赫自从发生以前的事情以后,收敛了很多,可能真的从心底感觉到害怕或者后悔了吧,可是闫哲却不一样,闫哲好像越走越远了……”

  真遗憾。

  “你放心,我帮你。”阿布说道。

第7章 每个人的十字架(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