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彼岸的牵连(一)

  学校里有了新的传言,两个不学无术惹是生非让学校头疼的差生——一个武戎赫,下楼不小心摔伤了腿,住了院,并且办理了转学——一个闫哲,据说报了课外补习班,正在恶补功课。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阿布欠智朗一个解释。

  又一个周末。

  阿布约了智朗在市图书馆见面,阿布想查找一些相关资料。

  阿布稍早一些到,手里握着两杯咖啡,在图书馆大厅等智朗。

  9:00,智朗准时出现在图书馆门口。牛仔裤,白色T恤,外搭一件格子衬衫,书包随意地搭在一边肩膀上,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手机,一副懒散没睡醒的样子走了进来。

  看到阿布,智朗把正准备拨号的手机收了起来。

  阿布上前,把准备好的一杯咖啡递给智朗。

  “说吧。老老实实交代。”智朗开门见山。

  阿布领着智朗在休闲区坐下,开始一五一十地交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大概半年前,我开始做一些怪梦……”

  “所以,你通过做梦获得了特殊能力?”智朗听完,既觉得不可思议,又想一探究竟。

  “可以这么理解,但这两者不一定就有必然的关联。”阿布回答。

  “我们来捋一下,”智朗随手从书包里拿出几张纸,边跟阿布交流,边在上面开始梳理事件:

  “首先,半年多以前,你们家出了事,你爸妈离开了你,你被困了三天救出,在医院还昏迷了两天左右……”智朗在纸上画了一条横线,最左侧做了个标记,写上了“半年前”。

  “很快,你出院以后,就开始做奇怪的梦,这些梦不是一模一样的内容重复,而是缓慢地推进……”横线上用一个方括号圈起了一段,代表做梦的时间延续。

  “在梦境推进的过程中,你发现自己拥有了特殊能力。开学那天,也就是3月1号,你第一次发现自己可以看见灵魂,并且和灵魂沟通。同一天,你做梦梦到那个一直喊你名字的人长着跟你一模一样的脸……”圈在括号里的横线上又做了一个记号。

  “紧接着,你在学校看到了乔思语,并且了却了她的心愿,送走了她,同一天,你做梦梦到了那个跟你长得一样的人被烈火焚烧,然后变作了凤凰……”挨着刚才的记号又做了一个。

  “最后,就是刚刚这周,你又解决了李景煜、闫哲和武戎赫的事,这一次没有做梦吗?”智朗在纸上画上了问号。

  “没有。”阿布摇了摇头。

  “好。总结一下,我们现在的问题有:1、那些奇怪的梦和你身上发生的奇怪的事到底有没有关系?2、你做梦梦到的那个人是谁?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3、灵魂们去往的那个所谓的彼岸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智朗一一把问题写下。

  “第一个问题,先假设那些梦和你的特殊能力有关,目前我们没办法验证,但是可以先查一些资料试着研究一下;第二个问题,这个人一定跟你有很密切的关系,而且如果说第一个问题的假设成立,那你梦中的这个人就是一切的关键所在,既然他通过梦境沟通,那他很有可能还会找你,以后一定要多留意梦中的所有细节,看看能不能尝试着跟他交流;第三个问题,恐怕只有去过的灵魂才能知道了。你目前看到的都是即将要去的灵魂,还没见过有回来的。或者,可能你做梦梦到的那个人知道。”

  “小智,你太聪明了。”阿布由衷地夸赞道。

  “这叫科学的思维方式。”智朗吸了一口咖啡,身体后仰,靠坐在沙发上,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

  “你分析得都对,我今天来,就是想找找有没有相关的书籍或者文献。”

  “嗯,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你梦到的人到底是谁,这是解释好多问题的钥匙。”

  “谭老师……”阿布正准备说出谭卓也跟他一样能看到灵魂的事。

  “谭老师?”智朗疑惑地问道。

  “哦,没什么,就是有一次给谭老师整理资料的时候,听他讲过什么此世、彼岸之类的传说,我想在找资料的同时,也许可以请教请教他。”智朗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不说。

  “嗯,可以以研究的名义请教,你的事,还是尽量别让太多人知道。”智朗叮嘱道。

  “嗯。”阿布心虚地应道。他想,等过段时间,征得谭卓的同意后,再告诉智朗谭卓的特殊能力吧。

  两人在图书馆泡了一天,并没有什么收获。

  黄昏已至。图书馆也到了下班的时候。阿布和智朗只能先行离开。

  “没关系,阿布,咱们回去再上网找找。反正目前看来,你的特殊能力对你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智朗宽慰道。

  “嗯,走吧。船到桥头自然直。”阿布一手抓起书包,跟着智朗走出了图书馆,在图书馆门口道了别,分别朝相反的方向离开。

  阿布原本准备回家,走了一半又改了方向,往谭卓家去了。

  这次谭卓终于不再西装革履,而是穿了一身休闲的家居服,正懒散地倚在躺椅上掷飞镖。

  阿布觉得谭卓就是个矛盾体,刚认识时觉得他一身高冷气质,像个自诩清高的学者一样,可是接触下来发现他其实很随性,甚至还有点洒脱不羁。而且一个40多岁的人,喜欢玩掷飞镖和变形金刚,阿布觉得又有些幼稚和违和。

  谭卓起身给阿布倒了杯热水,示意阿布坐下。他自己则倚在躺椅上,调高了躺椅的角度,变成与阿布相对而坐。

  “怎么了阿布?有新情况?”

  阿布讲了他新做的梦和帮助李景煜的事。

  “你有没有觉得,这几次在动用意念的时候,有什么不同?”谭卓问到。

  “好像,越来越容易一点,能调动的时间也更久一些。”

  “这说明你的能力运用得越来越自如了。目前看来,也许这些能力都只是冰山一角。”

  谭卓说着将桌上一厚摞书和打印的材料推到阿布面前。

  阿布伸手准备翻那些资料,一不小心将桌上的水杯打翻了,好巧不巧,冒着热气的水全洒在了他的手上。

  “没事儿吧?烫到没?”谭卓起身,探身查看阿布的手。

  阿布的手被烫伤一片,红红的,起了一串水泡。

  谭卓急忙去拿药膏准备处理烫伤。

  阿布楞楞地看着烫伤的手,像失了魂一般。

  “疼吗,阿布?”谭卓取来药膏,一边给阿布上药,一边询问。

  “不,一点也不。”阿布一脸懵地回答。

  “你说真的?”谭卓再次确认。

  “真的,老师,我完全没感觉到疼。”阿布很肯定地回答。

  谭卓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起身,拍了拍桌上那摞厚厚的资料,说道:“也许我的一些假设得到印证了。你看,这是我最近这段时间查过的资料。梦中奇遇的故事自古流传下来很多,比如南柯一梦、庄周梦蝶,这些做梦的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甚至梦境远比现实还要真实,如果单纯用做梦来解释一切,未免有些草率。我猜想,梦应该是和另外的世界相连通的方式,对于你而言,应该就是和彼岸相连。通过一些零星的资料来看,一般能跟彼岸连通的人,不是借助于客观的媒介,就是本身跟彼岸有所牵连,你跟我说李景煜感觉到你的灵魂是不完整的,刚才又看到你被热水泼到,居然毫无感觉,可见你灵魂里的一些感知的部分应该是不见了。我觉得你梦到的那个人,的确应该就是你自己。你的灵魂,有一部分应该是去往了彼岸,所以你通过灵魂的牵绊和彼岸沟通,所以你才能梦到彼岸,才能看到属于彼岸的灵魂。”

第10章 彼岸的牵连(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