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上仙与杜小大夫同名

  就在杜落笙在想杜小大夫的人跑哪去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也很严重的的问题,那就是,自己的魂跑到杜小大夫的身上来,那她自己的身体现在又在哪里呢?这个才是重点,那可是天界第一美人落笙上仙的身体。

  各种猜测在杜落笙的脑海中交织着,一会是被妒忌她的人给弄的满身窟窿,鲜血淋漓,毁了,场面残忍,这个可能性很大,因为她平时大咧惯了,嘴上缺了那么点把门,同时也是仗着自己一身的修为,总是一说话就差不多能把人得罪,她得罪的人多的都能从南天门排到北天门去了;一会是灰飞烟灭了,这个也是有可能的,虽然她的修为高深,但也耐不住别人的阴谋诡计之类的,天界也不是个太平世界呢谁让她得罪的人多呢;一会是被她的爱慕者给藏起来了,这个可能性也很大,天界中她的爱慕者也多的能从南天门排到北天门去,她一想到这个就一身恶寒,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快打住,快打住,不能再想象下去了。

  “哎呀,老杜,你走快点,笙儿都被冻的发抖了”杜夫人把杜落笙的寒战自动理解为被冻的发抖,不由回头埋怨自家相公。

  杜落笙看着天上那高照的艳阳,不禁有些无语,暗想,我不冷啊,我只是被自己的猜测给恶寒到了,不过不论是哪一种都是令人无法接受的,与其这么没头没脑的猜测,不如好好的去调查清楚,只是过去几乎无所不能的她,成了一个什么都不能的凡人,她要怎么查?这是在考验她吗?难道说是师父的恶作剧,这,这怎么可能嘛!她那一本正经的老头师父才不会这么无聊呢?杜落笙觉得自己的脑袋想的都要炸掉了,决定把这些事情先放一放。

  “娘,我看爹实在是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你就让爹自己在后面慢慢走吧”杜落笙转身同情的看着杜大夫,开口说道,心中却暗自惊讶,她这爹呀,娘啊的叫的也未免太顺口了,是因为原身的缘故吗?还是说要归咎于她那超强的适应能力?哎呀,不管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暂时也只能先跟着他们,走一步看一步了,就把自己当成是真的杜小大夫吧,反正他们也认为自己是他们的女儿,她这初来乍到,无依无靠的,总得有个着落的地方。

  “对呀,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一定是因为我太着急笙儿,所以给忘了”杜夫人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转头对杜大夫说,“对不住啊,老杜,你自己慢慢来哈”随即放开了自家相公的手。

  杜落笙朝杜夫人脸上看去,在她脸上并没看到一丝的歉意,她那一声对不起可真是够没诚意的。

  “好…..好的,孩子她娘,你…你也别走那么快”不过看杜大夫好像也没介意,只站在原地喘着气嘱咐着,“记得给…给笙儿熬姜汤”

  “知道啦”杜夫人的声音已然飘远,还好杜小大夫的身体素质似乎不错,还能跟上杜夫人这急性子。

  一回到家,杜夫人就立马吩咐下人准备热水,干净衣服,然后嘱咐杜落笙好好的泡个澡,洗去寒气,接着就亲自去厨房给杜落笙煮姜汤去了。

  下人很快就把东西准备好了,这速度一看就知道是归功于杜夫人的教导,来的匆,去的也快,房中一下子就只剩下杜落笙一人了,看来这就杜小大夫的闺房了,杜落笙一边泡澡一边往周边看去,整个房间很整洁,东西都摆放的很整齐,给人以一丝不苟的感觉,还有点冷清,不过墙上挂的这幅桃花盛开的春景图,倒是给这房间增加了些暖色,这应该是杜小大夫自己的闺中之作,上面似乎还有杜小大夫的提名,啊,对了,让我看看,这杜小大夫叫什么名字,刚才听杜夫人叫自己笙儿,应该不会这么巧,她也叫杜落笙吧?嘿,杜落笙定睛一看那落款,那可不就是杜落笙那三个字。

  这真的是巧合?杜落笙觉得事情一定不会那么简单,只是她搞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谁的手笔,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第三章 上仙与杜小大夫同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