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老师说过,追人就得弹《凤求凰》

  “他很阳光,打篮球非常好,是篮球队的队长。我那时为了特长加分,每天一个小时的课外活动时间都会去音乐教室练古筝,音乐教室窗前就是篮球场,我每天都能看到他。”

  “后来呢?”我们忍不住追问道。

  “后来我就弹古筝示爱,弹的是很著名的一首曲子。”

  “《凤求凰》?”我忍不住猜测道。

  “是,就是这首曲子。我的老师说过,追人就得弹《凤求凰》。”

  “哇,晏婷你真勇敢啊”姜未惊叹:“要我我肯定不敢。”

  晏婷笑了声,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好听:“他和他的朋友很奇怪,为什么我每天只弹这一首。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了,就跑到窗前问我。”

  “我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这首曲子叫《凤求凰》,古时候司马相如向卓文君求爱,弹的就是这首《凤求凰》。”

  “他似懂非懂地看着我,耳朵慢慢地就变红了。我好心情地继续告诉他,我喜欢你,所以给你弹这首曲子,等你来问我,等你注意到我,等你喜欢上我。”

  我脑里立马浮现出当时的画面。下午的阳光通过树叶斑驳的落在男生年轻阳光的脸上,整个人都是金色的,暖暖的。

  他微扬着脸,看着室内优雅抚琴的女生,穿着最简单的校服,扎着高高的马尾,是青春最好的样子。

  女生一脸笑意地告诉她的小心思,笑意温和而柔美。

  男生听见女生的告白,手里的篮球握的更紧,刚刚经过激烈篮球对抗还未平缓下来的气息也慢慢放轻,脸上的红晕不减反浓,甚至悄悄爬上了耳廓。

  就这样,定格在了最美好的年纪。

  大家似乎都陷入了晏婷的回忆,久久没有出声。

  等到回过神来,我们也都没有默契地再追问后来。

  后来怎么样,已经不重要了。至少有过这样的经历,就已经足够美好了。

  正如九把刀说的:“没有结果,充满徒劳无功的爱情也依旧美好。”

  过了一会,姜未冷不丁出声:“我的初恋很短暂,但是也有让我温暖的地方。”

  “我在高一的时候,和一个男孩子玩得很好。渐渐地,很多人说他喜欢我,想追我。

  那时候我不懂怎么谈恋爱,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他,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和他在一起很舒服。”

  “初雪的时候,他让我班男生还有和我玩得好的女生,把我骗去了天台。

  我上去以后,看到他在空旷的天台等我,身上都是雪花,我瞬间就感动了。”

  “我走到他面前,他很长时间没说话,过了好久,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就决定和他在一起。”

  我们没有搭话,等着姜未继续讲下去。过了几秒,姜未一字一句地说出了那句话,瞬间温暖了我们的心房。

  “他说,我妈妈姓姜,我希望我将来的孩子,也能这么说。”

  “他很内向,在一起后也不主动找我,几乎和没在一起没什么区别,甚至比没在一起还要疏远。

  但不管怎么样,他当时想过要娶我,要我成为他孩子的妈妈,就这份在当时甚至在现在都让人觉得可笑的真挚,以及他认真的眼神,我永远都会记得,并且小心翼翼保存好。”

  说到最后一句,姜未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们没有出声,都默默地独自心绪复杂。

  其实这样的经历中,结果又哪有那么重要呢?至少当年在一起时,感动是真的,心疼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

  只不过最后分开了而已。

  静了几秒,我慢慢地开口:“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作家,叫张嘉佳。他的一本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有这样一句话‘你有你的朗读者,而我只是你的摆渡人’。

  我想,人的一生中,总会遇到那些美好的人或物又匆匆分开,或者失去。就像烟花一样。”

  剩下没说出口的话,我想她们都知道:过程灿烂美好,结局又何问东西?

  言喻嗯了声,声音闷闷地,“我的锅,第一天军训就玩这么大,害你们心情不好。”

  晏婷哼哼的笑:“没有心情不好。都过去那么久了,伤心不起来了。”

  我很淡然:“对呀,都已经过去了,有些情绪很难再牵动了。”

  姜未也应和:“都多久了,再哀伤都被时间冲淡了。”

  四人说说笑笑,很快氛围就轻松起来,心也在这一晚贴的近了。

  

第六章 老师说过,追人就得弹《凤求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