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阴阳纸扎铺

  在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黑色的房间里,没有窗户没有灯,黑漆漆的。

  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人说话,我走了出去看到两个纸人在说话,这种纸人曾经在书文殿的书中了解过,这是纸扎人,因为扎纸扎的时候,扎纸扎的人把自己的人气给了纸人,然后在供上七七四十九天就可以自己动了,平时可以打扫打扫房间,也可以吓走盗贼。

  但是这个年代哪里有什么盗贼,不知道店主人为什么会把这俩活纸人放在这,猛的想起来,我原来是在我姐的副驾驶上坐着的,怎么会到这里来,我站在纸扎店里,对面正是福客福厨,我为什么在这里啊?

  啪,猛的一拍头,我当时是在我姐的副驾驶上睡着的啊,肯定是她给我拉这里来的。

  “有人吗?有人吗?”我大声喊道。

  喊了半天,也没人搭理我,我正想走出纸扎铺,突然一个矮小的老人从巨大的黑色柜台里走了出来,他嘎嘎的诡笑。

  给我吓的差点跳起来,他走出来对我行了个抱拳礼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公孙族长,这里是阴阳纸扎铺,负责协助抓捕从地府逃出来的鬼怪,那边让我尽量协助您,听从您的安排。若需要小老儿,还请开口啊”。

  我们公孙家族的人除了惩罚入轮回之外,其他的人去世了,都是沉睡,是不用去地府的,地府也一直看不惯我们,所以这次地府盯上我,肯定是有什么事儿。

  我回了个抱拳礼,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儿啊?但是您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晚辈定当鼎力相助!”

  说罢,我就走出了纸扎店,刚出店门,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过去。

  少女身材修长,一头宛如黑色瀑布般润泽的秀发,显得格外的飘逸动人,鹅蛋型的俏脸,修长的弯弯秀眉下是一双宛如秋水般清澈的美丽大眼睛。

  肤色洁白如玉。

  身高一米六七八,足下一双洁白的帆布板鞋,白裙飞扬间整个人灵气逼人。大概有20岁左右的样子!

  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一看是罗莎的,她在电话里说道:“人,你也见了,就别看人姑娘了,快回去来吧”我还没来得及问她人在哪。她就把电话挂了。

  哎,我叹了口气,打个出租车就回到了我的住处,那个鬼别墅。

  我回去的时候螺丝没有在家,我就让鬼将军们把后院那个红衣小姑娘请了过来。

  不一会儿,鬼将军就把那个红衣小姑娘给帮了过来,我**让你们请人,你们给我五花大绑?

  我看到后,连忙跑过去把那个红衣姑娘给拉了过来,没想到红衣姑娘手上瞬间燃起一团黑色火焰。

  我定眼一看,我嘞个乖乖,这可是地狱的火啊。果然能在鬼别墅待的都不是善茬子。

  那姑娘手一挥,一团黑火就向我飞来,被地狱的火焰烧一下子,我估计要凉,那火烧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啊。

  在火快要烧到我的一瞬间,一个鬼将军猛的一把给接住了,这下看的我是目瞪口呆啊。

  鬼将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尽然不怕地狱的火,就在这时,其他两个鬼将军猛的就把红衣姑娘给摁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姑娘,您这是厉鬼啊,能有地狱黑焰,这是有多强啊?”我问道。

  她当然没有理我,但是我又想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就想起来了那个诡异的气息。

  我闭上眼睛,正准备用气息去探查她的时候,罗莎来了句:“住手”

  我猛的停了下来,她瞬间就从门口跑到了红衣姑娘身边说道:“公孙冷灵,你是疯了还是咋滴,怎么乱来。”

  被她说的我是一脸懵逼。

  她又说道:“她的死,就是因为你们男人,她本是**校的学生,因为懵懂无知,被一个女人卖给了一个富二代,富二代新鲜感过了之后,就把她甩了,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无依无靠,一天她在公园散步,被三个地痞流氓给玷污了,衣衫不整的她在公园里走,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混凝土坑里,身上被钢筋给戳死,所以才这样的,你还想干嘛?”

  “她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厉鬼,我很抱歉”

  没想到她开口了,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那种空灵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荡。

  我二话没说,闭上了眼睛,把自己的鬼气散发出来,给了她一部分,这样她就不怕太阳了,也可以跟正常女孩一样,白天去逛街了。这个方法是我在书文殿看到的,不知道行不行的通。

  我把这些告诉她后,她看了看我,眼睛里泛着泪花,在转身走的时候我隐约的听到“要是我早点遇到他就好了,我红冉以后定不让他受半点伤害。”

  做完这些,我也回到了学校,因为明天是我第一节课,我可不想迟到,开着我姐的车一路飞奔,到了学校给校长打电话,校长出来给了我一串钥匙说,我以后就是学校安全部部长了。

  第二天早上,我去了学生会开会,我做在了中间的位置,没想到我看到了在纸扎铺前遇到了哪位姑娘,她叫公孙流觞,是学生会会长,她看了看我,这时他们都看向我,我也看着他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公孙流觞说道:“既然你坐了那里,那么你就是学校安全部部长了!”

  “好,哈哈”我笑道。

  没想到他们都开始议论起来,我闭上眼睛,把自己的气息散发出去,在里面看到了,他们议论的内容。

  前几任安全部长,都在上任不到三天后,神秘消失了,从此学校就没有安全部长了。

  但是奇怪的是,我的气息并看不到公孙流觞的,她好像也能看到我不对劲的地方。

  我起身走了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她也吃了一惊,我拉着她就去了校长室,校长看我走了进来,本来想对我行礼的,但是看我还拉了个女生,他又给憋了回去。

  我说道:“校长您好,我现在是学校的安全部部长,想要一件教室做安全部,请问是哪里呢?”

  他想了想说:“先回去吧,我明天安排。”

阴阳纸扎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