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废材长公主

代可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流放之地

  “走快点!一群光知道吃的畜牲!”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高举着鞭子,毫不留情地一鞭挥在一名囚犯身上。

  囚犯被打得趔趄,与他绑在一起的人脚步不稳。

  西北风刮得这群人身上的伤口生疼,却没有一个人敢叫出声来,一条绳子至少绑了十个人。一条长长的队伍在荒滩上行进。

  这里是西北流放之地,朝廷用来惩罚罪犯的地方,只是,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就不可知了。

  一个小兵跑到军官旁边说了句什么,那个军官突然笑出声来:

  “哈哈,狗屁长公主,到我这里来,连畜牲都不是!把她绑在队伍里,到地方处置。”

  小兵犹豫了下,又附耳说了句。

  军官脸色变了变,神色明显沉了下去,冷笑了一声:“回去告诉人,让放心。这个要求还不简单?”

  顿了一下,军官又道:“这边疆地方,可是什么都能发生的,哈……”

  说罢,又高喊着驱使这些脏兮兮的人上路。

  巫卿年长长的头发凌乱地散在背后,只一根细细的发带在结尾处束着,竟然长到腿弯处。

  额前碎发遮掩着脏兮兮的脸,露出来的皮肤有斑驳的血迹和泥土。可以看出来苍白虚弱的模样。

  一双眸子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如果你看见她的眼瞳,必然可以发现,她的目光很是涣散。

  巫卿年曾经以药老为师,自然清楚她现在是什么状况。

  从京城赶到边疆,足足两个月,那群巫司的走狗,一路折磨她,饭与水基本上两天一顿。

  她的身体不算强壮,被折磨到不成人样,她觉得,自己快死了。

  被发配到边疆意味着什么她清清楚楚,巫司也清清楚楚。

  军妓,苦力,军队的靶子,也有可能是别的囚犯欺辱的对象。

  何况,巫司还特别“关照”过军官头子。

  巫卿年身体状况明眼人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在这里没有人会多看你一眼,更别说等到善心的帮助。

  她的意识很模糊,踉踉跄跄地走路纯粹靠意志在撑。

  她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报仇!

  想起来,巫卿年就觉得自己简直可笑至极。倾尽一生才华谋略,废尽内力,忍气吞声忍辱负重,从权力的步步掠夺,到亲人一个个死去。她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把亲弟弟巫司推上了高位,到头来,居然是以叛乱罪名被发配边疆!

  真的是好极了!好一个弟弟!好一个叛乱之罪!

  她要活下去,要亲手杀了那个东西,那个畜牲!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巫卿年恨极了呀!

  队伍缓慢行进着,巫卿年在队末,浑身颤抖着迈步。是身体的痛苦,也是心里的痛苦。

  因为巫司的原因,她格外收到士兵的好心“关照”。

  一鞭鞭毫不留情抽在她瘦弱的身体上。

  她咬紧了牙,嘴里还是闷哼出声。

  不……不行了……

  “怎么办这个昏死过去的女人?”

  “能怎么办,扔下呗。”

  “可是那位交代,别玩死了。”

  那人不耐烦了,道:“那就找个囚犯,扛起来。”

  ……

  巫卿年再次醒来,面前有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来声音。

  那个男人嘴角微微扯开,“倒是个命大的。”

  巫卿年被强迫着喝了一口混浊的水,又被扯起了头发。

  男人狞笑着:“以后你就是我的试验品,啧啧啧,老子的药,你还是第一个能够挺过去的。”

  说罢,巫卿年的头被丢开,她察觉到,这里是一顶帐篷内,她躺在一块铁板上,周围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瓶子罐子。

  她脑子聪明,稍稍想想就知道,这里已经是一个驻地内了。

  而且,她绝望的笑了笑,恐怕,自己是落入了一些蛮人的手里。

  边疆常有蛮人打扰,被杀被抢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后来她陆陆续续知道,她所在的队伍,遭到了蛮人的劫掠。

  而她因为特殊的体质,没有丧命,被拉回来做成了药人。

  喉咙里被灌了药,她已经永远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呵,当初,药老看上了她的体质,教她医药,现在,倒是成为了活下去的凭证。她自嘲。

  巫卿年口不能言,又被囚禁在这个小帐篷里。

  数次被灌下奇奇怪怪的药物,她被折磨地痛不欲生,身体时常像被撕裂拆开。

  从痛苦到麻木。

  她会药理,为了活命,她努力辨别这个帐篷里的药,有时候就靠它们保住命。

  没有什么痛苦能消退她内心的仇恨。

  放弃公主的尊严,赖活在世上。巫卿年浑浑噩噩的,因为被灌了药,意识有时不由自主地模糊。

  她偶尔可以听见另外的几个蛮人说话。他们说自己已经是一个傻子了。

  刀疤男这时候就会笑起来,他会告诉她,变成傻子不要紧,这具身体有极大的价值。

  她没有被男人侮辱过,大概也是因为她体内有说不清的药,或者毒。

  她的眼睛也失明了,疯疯癫癫,却意识清醒,多可笑。

  她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有一天,外面的打杀声吵醒了她。

  她先是蜷缩在角落里听,回来有人走过来,她拿起一块瓶瓶罐罐的碎片,没有划到那人,反倒是她被抱在怀里。

  一股幽幽的冷香穿进鼻腔。她觉得好熟悉。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对不起,对不起阿年……对不起……我来晚了……”

  她听见这个男人哭了,感觉到他浑身颤抖,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卸下来一身负担。

  好像,冥冥之中,她就是为了等待这么一个人。

  她意识清醒,她认出来这个人,于是她笑了。

  小七,七哥,傅庭深。

  这一刻,过往种种忽然闪现而过,巫卿年对自己说,如果能够重新来过,她不求仇人走上黄泉路,她只想守护好爱她的人。

  巫司不值得她记住,她想起来母亲,哥哥,还有,那个默默守着自己的,傅庭深。

  感觉到自己怀里的女人没了声息。傅庭深一双深邃的眼里含满痛苦,泪水顺着他坚毅的面庞滑下。

  他俯身,颤抖着吻了巫卿年的额头。轻轻笑起来:“阿年,我们终于在一起了。你看,你曾经不答应我,最后还不是要回到我怀里。”

  他抱着她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外面。

  大周王朝一五年,新皇登基6个月,武王候号金虎令,推翻新朝。皇帝被斩头于边疆流放之地。

  次年一月,武王候扶持先皇皇弟登基,被受封为摄政王。

  同年三月,摄政王大婚,妻,先长公主长安。

  **震惊中原。

  两个月后,摄政王暴毙,与冥妻同葬于皇陵。

  自此,天下盛世。

  

第一章:流放之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