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回家了

  穷竭之源离这里并不远,岑铁柱朝南走,只不过要走过几条集市。

  岑铁柱驾在梼杌身上,丝毫不避讳旁人,悠哉悠哉地在梼杌身上摆个腿,哼个小曲,美滋滋。

  路人也不过侧目相注,也没人觉得有多稀罕,毕竟这里南方有穷竭之源,北方有日向阁,东面还有个买卖稀奇物的阎市,在街上遇到骑奇兽的人也并不少见。

  岑铁柱觉得对于死过一次的自己来说,从前司空见惯的一切,现在看看也觉得十分有意思,他像一个新出生的婴儿,市侩商人脸上谄媚的笑容,如今也变得格外有意思。

  枕着微风,赏这人间繁华,赶路时枯燥的路途也变得愉快了呢!

  略美中不足的是天气太热,岑铁柱的内衫已经湿透了,脸上的汗也像小溪一样流下来。

  忍受酷热,走过一段沙路,淌过一条小溪,林间矗立着几座巍峨的山。

  岑铁柱悠悠从梼杌身上跳下来,微笑抬头望门上的匾额,凛然挂在那里,上面的正是“穷竭之源”四个字。

  别看名字取得不怎么样,但这确实是个好地方,离这几十米范围内,就有清凉之意涌上来,明明是酷暑,都是说不出的恣意凉爽。

  穷竭之源里面几大山的地界,飞泉瀑布,荷池水榭,一应俱全,加上仙气缭绕,更是滋生出仙门世家的端庄恬雅来。

  岑铁柱丝毫没有一门宗主的派头,几步上前,拉开嗓子就喊:“我回来了!!!”

  声音直冲向云霄,鸟雀惊起,里头那些修仙练武的门生弟子个个听得清清楚楚。

  不消片刻的工夫,就有乌泱泱的一群人推搡着往门外跑。

  门一开,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岑铁柱身上扑。

  扯着嗓子大喊:“宗主啊!”

  “崇主回来了!我想死你了!”更有甚者连句整话也说不出来,干吼着往岑铁柱身上蹭鼻涕眼泪。

  岑铁柱没有想到群众们会这么热情,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又有些招架不住,最后干脆两眼一闭,晕倒在了弟子们的欢呼中。

  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嗓子疼得冒烟。

  “水......想喝水......”

  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阿柱醒了,快倒水!”

  岑铁柱模模糊糊地睁眼,看到有一人着玄衣坐在自已床边,像极了那人。

  “阿兲......”

  那人没有回应,只是支起岑铁柱的身体给他喂水。

  清凉的水倒进去,嗓子舒服多了,视线也渐渐变得清淅了。

  岑铁柱急忙去瞅那人的容颜,最后却愕然:“师弟?”

  白芜眉眼弯弯,眼里一片春风和煦,看向岑铁柱的目光里的深情满得快要溢出来了。旁边几个弟子瞥到他的眼神,被他的含情脉脉骇到涔涔地冒冷汗。

  岑铁柱却是个没长眼的,对面前美人的深情熟视无睹,只是看到他一身玄衣,心里觉得不舒服,便道:“这衣服的颜色不适合你。”

  白芜一愣神,片刻有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笑道:“这样,我以为你喜欢......”

  “这是他的衣服!!!”没等他说完,就被岑铁柱打断,语气不善。

  这句话的声音很大,方才有人报信说岑铁柱醒了,此时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来探望的人,他们显然都到了这句话。

  白芜师叔对岑宗主的心思,全派上下人人知晓。这玄衣是岑铁柱的大弟子李兲的平日里最爱穿的,如今李兲背叛门派被关进地牢。

  而白芜平时最爱穿白衣,如今却穿了一身黑衣,显然实在模仿李兲。

  一时间,房间里外议论纷纷,岑铁柱淡淡地看了白芜一眼,下床拂袖而去。

  岑铁柱一走,大多人也都如鸟兽散了。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白芜一人坐在床边保持着低头的姿势。

  整个房间静得出奇,门外不时传了弟子们打闹的声音,衬得白芜更加落寞,白芜就这样坐着,垂下的乌丝遮挡住了他的脸,没人能看到他眼里的戾气。

  “难过吗?”

  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白芜猛然回头,看见黑衣男子倚坐在窗口,垂下衣摆随风摇曳,乌丝缭乱间露出妖治的脸。

  白芜面色不善地瞪着他,片刻起身理理衣襟,又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白芜师叔,只是说出的话却不似他看起来那么友好:“日向阁阁主孟远昭,我的事,无需别人多管。”说罢转身离去。

  孟远昭一动不动,就瞧这着他一步步出来房门,笑着道:“芜芜还是那么可爱。”

  随即跳出窗外,一瞬之间,黑色衣摆无处可寻。

  

第三章 回家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