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谋事贵密 行事贵周

  灯熄了,周孝懿却没有半点睡意。此时此刻,他头绪有些乱儿,却异常兴奋。说实在的,他这些天一直在为干部调整的事情大费头脑。应该说,周孝懿要比别人幸运,因为他不仅拥有和大多数人一样想要向上发展的心理和愿望,他更加拥有实现愿望的现实途径。到了他这个份上,如果是其他人,相信会很容易地顺利晋升。

  可是,他依然思绪重重,烦恼多多。人生就是解决矛盾的一生,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事情纠结在脑海深处,智者开动脑筋,不急不躁,一步步解决,庸者却烦躁不已,借酒浇愁。

  起初,周孝懿听说干部调整这件事情后,在他的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和轮廓,只是少了具体的实施手段以及谋划方案。在这里不得不强调一下,对于那些脾气比较急躁的人,往往在吸取事情的信息后,会妄图一步到位,马上解决,而不是冷静地思考,以至于把自己搞的头脑混乱,非常狼狈。

  周孝懿在听刘副县长亲口告诉他干部调整的信息后,他犹如触电般地在自己脑海中闪过这样的想法:我的机会来了,并且这件事必须借助刘副县长的力量。

  头脑的灵活与变通第一时间在周孝懿的身上敏锐地体现出来,可是要知道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的。周孝懿知道自己要晋升的唯一途径:只有求助刘少勋。可随之而来的诸多细节让他有些无法应对。

  刘少勋直言不讳地告诉周孝懿干部调整的事实,这不仅仅是出于信任,更多的应该是对周孝懿的一种考究,一种人品的考究。要知道贪功冒进是兵家大忌,是要吃败仗的。周孝懿当时正是怀着这样一种虔诚敬畏的心理,才没有迅速地表现出自己渴望功名的急切心理。

  不管刘少勋到底有没有考究试探周孝懿的意思,但周孝懿这样想总归是对的,欲速则不达嘛!而周孝懿也是明白此中道理的,不论事情多么重要,一定要守住阵脚,保持稳重,经过合理谋划后再出手,毕竟庙算多胜,庙算少则败。

  有很多事情直接面对起来,不拐弯抹角,更让人防不胜防。当然,对人的考验更是布满艰难。

  谁又难保刘少勋这样直白地说出去,其中不夹杂着一丝玩味呢?闪过去这击,如何回击与布防才是最根本的。如果到了此时周孝懿还不考虑如何去解决这件事,如何顺利地完成晋升,那才是失败的。周孝懿并非没有考虑,相反他考虑的,比任何人都深刻,都周密。如果事情真如独孤莲所说的那样,随便送点金子,就能解决,那是相当不明智的,那样还空谈什么工作业绩、人情冷暖、亲情友爱,岂不全是赤裸裸的铜臭交易,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一个真正的政客看到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利益,自身的得失,还要有一种大局意识,去掌控身处圈子的利益平衡的感觉。哪怕不利影响十分微不足道,又怎会得知是否掩盖着祸害弊端呢?周孝懿这种仕途心里是深具大智慧的,不管到最后身居何位,能够走多远,至少能够保证名节清白和仕途平稳。

  那么,这样一来,他必须要解决的首要心理问题就是:究竟找一个怎样的理由,让自己很自然地将自己想要晋升的这个意愿妥善地表达出来呢?

  刘少勋将干部调整的事情直言相告,没有一丝弧度,不带任何弯曲,这表现出一种政治风度,也是一种政治智慧。这件事如果放到几何里,一条直线让人们求解,肯定索然无果。因为只有一条直线,别无其他条件。但周孝懿面对它时,不仅要考虑如何让自己获得利益,顺利晋升,还要为刘少勋考虑,如何做才能让刘少勋感受到自己的内心,面子上又不含任何杂质,这也许才是真正的斗争,真正的政治斗争。

  说的直白些儿,就是不诋毁刘少勋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任谁都知道,水至清则无鱼,只有在大环境中保证内心的明净才是做人做官的根本。

  第一时间敏锐地捕捉信息和第二时间地全面筹划得失,周孝懿都表现出了一个君子与官的完美结合的身影。可是随之而来的烦恼还是未断,因为到此,周孝懿也仅仅是具备了初步的分寸,还缺少可行的方法。

  大智若愚,意思是指真正聪明的人跟愚蠢的人一模一样。当然,这只是表面意思,如果放在这里,放到周孝懿的生活里,那么就不是这样理解了。第一时间和第二时间都反映了周孝懿的大智慧,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周孝懿要做的,就是选择怎样一种方法去实现心里的意愿。

  独孤莲告诉周孝懿,晚上孝仁给父母送鱼去了。仅仅一个‘鱼’字,立即让他茅塞顿开。是的,他想到了具体方法。大智若愚也就可以解释通了,‘智’是一种高深的筹划过程,只在内心;‘愚’则是一种实践手段,重在行动。

  但周孝懿还不能够完全释然,他面对的毕竟是自己的上级,他必须把接下来的运作方式尽可能地谋划完美。这样的处事方略,并非任何人都具备,而周孝懿之所以有这样的意识,第一个原因要归功于这么多年的实践经验,第二个原因应该是周家家训的缘故了。

  是的,周家家训有这么一条关于处事的:谋事贵密,行事贵周。想到此处,周孝懿为自己家庭能够有这么一部指点人生的家训引以为傲,但也回忆起父亲收回家训的那件不愉快的事情。

  人真是非常奇怪,看看周孝懿就不难发现,有些时候思绪像生了锈的铁一般,死寂沉沉;有些时候又像润滑油一样,异常光滑,不能定格和捕捉。

  “小周,你看你这是干什么?来就来吧,还买这么大的鱼干嘛?到了我这里,你就等于到自己家了,你这就见外啦。”刘少勋客气地说道,脸上挂满了笑容。

  “县长,应该的,这两条鱼不是买的,是我弟弟在潮白河捕的。给了我两条,我看这鱼还不错,又肥又大,还挺欢儿,也挺能蹦跶的,就给您送过来了,您就笑纳吧。这也是小周的一片心意啊。”周孝懿颇有深意地说道。

  “看来,这回我恭敬不如从命啦!哈哈,好,我就收下啦,老婆子,你把鱼拿去厨房炖了,回头再弄几个小菜,今天我要跟小周好好喝喝。”刘少勋爽朗地说道,话语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高兴。

  “县长,您平时都很忙,如今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休息,我看我就不打扰您了,我还是先回去吧。”周孝懿言辞诚恳地说道。

  “都说你小周不是外人啦,还婆婆妈妈什么啊!今天我不累,让你留下吃饭就留下来吃饭,这是交给你的任务。”刘少勋不容反驳的语气透露着坚决。

  “那好,我也来一次从命不如领命,就叨扰您啦。”周孝懿客套道。

  由刘少勋家出来后,周孝懿渐渐恢复理智,变得清醒开来,尽管浓浓的酒气依然扩散到全身,但丝毫不影响他思考这次的意义。

第二十章 谋事贵密 行事贵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