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了解一下

  洛樱樱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天空,没有月亮,只有一两颗星星在微微闪烁。

  该回去了,她将长椅上的包包扔到肩上,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不情愿的气息向家里走去。

  很小的时候,洛樱樱原本也叫纪樱樱,她的父亲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后来娶了她的母亲,但爱情是有保质期的,没过多久她的父亲又娶了另一女人,那个女人还带了一个孩子,叫纪烟。

  洛樱樱的母亲当时没有选择离婚,而是选择继续过下去,哪怕每天被那个女人排挤、辱骂。

  母亲却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那个名分,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她不想再回去过那种生活。

  那天,是父亲和母亲的结婚纪念日,就在那天,父亲提出了离婚,在那个女人的逼迫下,母亲发了疯。

  发疯当日,那个女人被母亲推下了楼,脑子摔坏了,母亲也被送人了精神病医院,一个家支离破碎。

  父亲不要她了,并且和病床上的母亲离了婚,拒绝抚养洛樱樱,只是给了一笔钱,将她打发了,后来她又改了姓,跟她母亲一个姓。

  那时的她,眼睛好像蒙上了黑色,无助与绝望充斥着她整个十三岁。

  夜很冷,也很黑,走在狭小巷子里的洛樱樱却出奇的适应,应该是她本身就很阴暗吧,就像下水道里的老鼠,肮脏的令人讨厌。

  她难受的想,手指紧紧的抓住背包的带子。

  不知不觉走到了家门口,这是她那个“父亲”给她的唯一住所,洛樱樱站在门前,想了想一会要说的话,推开门。

  “我回…”

  “啪”一个玻璃高脚杯擦着她的脸蛋砸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发丝被玻璃杯带起的风飞舞了起来,可想而知那力道有多大,万一砸中她的脸……

  不过,只有她知道,那个玻璃杯是永远也不会砸到她的。

  “啧啧,回来了。”少**阳怪气的说。

  “妹妹……”

  “闭嘴,不要叫我妹妹,我和你没有关系,你姓洛,和你那讨厌母亲一个姓。”少女情绪有些失控,厌恶的说。

  “纪烟,你不必恨我,”那件事的走势并不是那时的她能左右的了,她面无表情的看向面前的少女。

  “我知道,”纪烟整个人瘫躺在沙发上,双手捂住脸,低低地抽泣道。

  她恨她,最单纯的恨。可又不恨,不知道该怎么恨。

  看到她这样,洛樱樱心里有些难受,默默的别开脸,她知道纪烟一定不喜欢有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

  “你别走,桌子上有菜。”哭泣后的沙哑嗓音叫住了她。

  正准备离开的洛樱樱脚步一顿,深深的看了哭泣的纪烟一眼,转身走向了厨房,将凉掉的菜端上餐桌。

  她懒得热菜,吃完了将盘子刷了刷,便向房间走去。

  “我恨你。”

  “恨不得你去死。”

  身后传来纪烟的声音。

  洛樱樱深吸一口气,没有理会,她知道纪烟对于她的感觉不过是爱屋及乌,她有多恨她的母亲就有多恨她。

  进门,将门反锁,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发呆。

  她没开灯,因为黑暗让她感觉很舒服。

  纪烟的话在她脑海里回荡。

  “恨不得你去死。”

  “去死……”

  “去死……”

  “死……”

  所有人都希望她去死,为什么?

  为什么?

  洛樱樱蜷缩着身体,茫然的睁着眼睛,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只会在无人的角落里静静地舔舐被撕裂的伤口。

  难受。

  洛樱樱支撑着想站在来,却敌不住大脑眩晕的很厉害……

  纪烟给我下了药,想到这一点,洛樱樱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她醒了?快,给她打麻醉,记住是半麻。”

  额,她这是在那,还没等她睁开眼,就觉的皮肤一阵刺痛,洛樱樱下意识的动了动手,却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该死。”她低声骂了一句,纪烟到底对她干了什么,想想不由的有些懊恼,她明明知道她不安好心,却因为她故作大度……

  这是病,得改。

  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屋子的惨白。

  “这是……医院?”洛樱樱歪着脑袋,她也不想这么歪着,因为麻醉效果起来了,不歪不行啊!。

  “不,你说错了,这不是医院,这是精神病院。”一个长得有点小帅的的医生面露严肃的帮她纠正道。

  洛樱樱右眼皮跳了跳,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同样严肃道“谁把我送过来的?是不是一个女生?”

  “是的。”

  “红裙子的?”

  “对。”

  “长发及腰,眼睛下是不是有一颗泪痣?”

  “是的,你问这么多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出去了要报复她,我告诉你啊,人家好心将你送过来,避免你发病,你应该感谢……吧啦吧啦?”洛樱樱被教训的一脸懵,最主要的是他好像放飞自我了,没有一点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啊啊啊啊啊!

  你的严肃呢?你的不苟言笑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真的很掉价???

  洛樱樱怒(`Д´)

  “闭嘴,”她快被他烦死了,感觉就像一个人形蜜蜂,吵得她脑袋嗡嗡直响。

  “你叫我闭嘴我就闭嘴了,我还偏不闭吧啦吧啦吧啦……”洛樱樱望着天,一脸崩溃,杀了他吧,杀了他吧,杀了他吧。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洛樱樱目露凶光,一脸狰狞望着那名医生。

  说的正起劲的医生无意间扫到她的脸色,吓了一跳,难道她又犯病了。

  “来人,快来人,有人犯病了,束缚衣?,对,束缚衣呢?拿来,快拿来,给她绑上。”医生一脸惊吓过度的样子,话都说的语无轮次边跑边喊。

  也不怪他吓成这样,有句话说:要命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疯子。

  其实认真的说,疯子还怕神经病呢!

  虽然说疯子和精神病差不多,但意义却是不一样的。

  精神病患者的认知常识或世界观都是扭曲变形的,他们感觉自己是正确的,无论是什么,他们的心中对自己所做的事有一种变态的认同感,就比如,精神病人能在大街上指着一个人正常的人说,他的四肢不完美,他可以帮他砍掉,在装上,而且他边说边把刀刃在他身上比划,想象一下,那个人是你,你怂不怂。

  或许有人不理解,精神病为什么会这样做,其实就像是你在做你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罢了。

  而疯子,只不过是现实太残酷了,忍受不了崩溃了,但他们的世界观还是正确的,有害怕的情绪,杀人后还是会害怕,精神病却不是,他们即使杀人了,也会说自己是正确的,他只是杀了一个大怪兽,我在保卫家园,有错吗?”

  再说,你跟精神病讲道理?他不把你当boss砍了就不错了。

第一章 了解一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