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我的青春——2》

       自那天开始每天下班铃声响之前,厂门口就会有一个跨着自行车、戴着墨镜的帅气男孩等我,风雨无阻。他在双桥农场企业淀粉厂车队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下班后的时间就是我们的,他有一堆哥们儿,慢慢的都介绍我认识了,有活动我也是跟着他们一起玩的,“霹雳舞”是那个时代的一个标志。其实场里的文化生活很是丰富的,每周都有职工联谊舞会,我是不参加的,讨厌男男女女跳那交谊舞什么的。我只喜欢跟着一群“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傍晚在路灯下茬舞,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我一看就会,而且我有小时候下腰、劈叉、翻筋斗的功底一些高难度的动作难不倒我。滑步、太空步、拉绳、擦玻璃、机器人、串电等这些基本都秀不出火花来的。一般两伙人约场,一队出一个人比难度系数,高难度跳地完美地胜,输了的退后,下一个再上。我一般都是最后决战的,随着音乐节奏舞出滑步等动作的同时就是个空翻或劈腿直接毙杀。后来有耍赖的就说我不是霹雳舞的标准动作,两边各不相让抄家活打架是常有的事。再有就是成群结队的去看露天电影,因为我长的不丑,所以经常有男孩子过来搭讪,俗称“拍婆子”,这也是引起打群架的由头,基本不用讲理。  

      我爸爸已经调入农场总工会做专职美工了。和畜牧分场下属的双桥鸡场场长“康叔”(是他要好的哥们儿)一起迷上了一时兴起的张香玉的“大自然中心自发功”。还聚拢了一帮人一起练,他俩因为去过张香玉那里接受过她的发功,所以成了师傅。所以也是无暇顾及到我了。

  这是个炎热的夏天,不知道是谁的面包车被撞的体无完肤的停在我们车间里了。李师傅说这个星期的工作就是补车,气焊啊!六月天穿着劳动布的工作服,戴着卫生帽,墨镜,一手焊枪、一手焊条。李师傅说要把焊接处的纹路焊成均匀的跟白鲢子鱼鱼鳞一样才算合格。第二天开始我干的时间就比师傅干的时间长了。一阵雷雨冰雹过后的下午,三点多完活了。我的工作服都湿透了,想着这么早完活就别让自己湿踏踏地受罪啦!于是,我就去更衣室换上了干爽的裙子,拿本书坐在吊扇下面一边看、一边等着下班。好巧不巧的车间主任来查岗了,见我上班穿裙子看小说,很是恼火,说我违反了厂规厂纪,还让我写检讨书。这也太不同人情了吧?我跟他说我工作服都湿透了,他说你师傅也还穿着呢!怎么就你娇气呢?非让我明天交检讨书,否则就去流水线干活去。我也火了对他说:“我不会写检讨,你让我去流水线吧”!

   第二天,我就真的到流水线上给汽车零件清理毛刺去了。“传送带”两边人挨人并排坐着的都是年轻人,一个萝卜一个坑,随着传送带的滚动忙活着,我手快总有闲暇时间作妖。班长是个比我们大两三岁的黝黑小伙子,也是个很活泼的,没多久大家就熟络了。自从我去了流水线车间那里的欢声笑语就没停过,这可气坏了在车间“房中房”里喝茶看报纸的车间主任大妈。班长真地被我带疯了,一边干着手里的活一边跟着我高声大唱“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年轻人在一起的活跃是有感染力的,于是很多人都边忙着手里的活边跟着哼唱起来了。忍无可忍的车间主任黑着脸找班长谈话了,班长回来也找我谈话了,跟我说我们吵得“老妖婆”没法办公,还是消停点吧!否则扣工资。

   我嗓子好会唱歌就这样传到了厂部办公室。那一年双桥农场组织的消夏晚会我代表压铸厂登台了,一曲《叫声哥哥你带我走》震惊全场,同时也惊住了双桥农场乐团团长郝老师。晚会散场郝老师找到我邀请我加入乐团,一周两次活动,还让我跟着一位老师学吹“黑管”,我欢喜地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下班回家,我爸爸黑这个脸坐在沙发上,我刚一进门就对我阴沉的说:“你这显眼的玩意,丢人都丢到我办公室去了,你知道今天有多少人问我吗?你要唱歌我也不反对,你倒是唱点健康的啊!你看你哥啊妹的,别人怎么看我?你就给我留点脸吧!今天,那个郝什么玩意还找我,跟我说让你参加他的乐团。我看他就恶心,那里哪有正经人,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去我就打断你的腿”。唉!我心想:“那好吧!就这样吧!反正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我已经是个“小太妹”了”。

   这年的十月我妈妈去“康叔”接管的双桥养鸡场上班去了(临时工)。十一月中旬,因为工资太低(我们这二十五个人的工资只有每月三十元,是其他职工的三分之一)我和另一个女同学带着其他同学找厂长谈判去了。没有得到厂长的满意答复,我俩领着他们开始罢工了,按时上班就是不去车间,直接去场部办公室。办公室那些老油条我们哪里赢得了,几句话一拍虎,胆小的就乖乖回去干活了,最后就剩下我俩带头的了。正要被收拾的档口,她家就给她找关系调到乡农机厂当出纳去了。而我也正赶上双桥鸡场转正社员工,我妈妈岁数大了让我去顶她的名额,然后就我成了一名“农场社员工”,档案规整到双桥农场畜牧分场。

   我在鸡场的工作是库管,和一个比我大六岁的陈姐姐一起管理鸡蛋入库出库的一应事宜。在女职工宿舍还分了我一张床,工资是七十二块零几毛。男朋友还是每天来接我下班,场里基本都是和我上下差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很多人都认识我男朋友,知道他的臭名,同时很好奇我怎么跟他搞对象。

  我爸爸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但见我心意已决,元旦前让我妈告诉我,别在外面瞎混了,老老实实的等到明年五.一,可以把他带回家来。

   天啊!这简直没法往下玩了,我爸爸怎么这么快就妥协了呢?不是要到二十岁吗?我才十九岁啊!我不知所措了,也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了,同时,经过这几个月肆无忌惮地撒野后,我无惧了,从小心底潜意识的不安全感没有了。男朋友可以用来哄我的招数也都使完了,渐渐的我就觉得无趣了,开始找各种借口住在场子里避免和他见面。我——有了退意!我的人生不该如此,我已经很久没有动笔写字了,我想那个可以让我享受宁静的时刻。        

  但我是有顾虑的,这种人怎么可能轻易放我走呢?就这样不见不说躲起来了?这不是我的性格,分就要分个清清楚楚。我跟他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壮着胆子跟他提出了分手。没想到他跟我说“我已经预感到了,你是我第一个真正爱上的女孩,这么长时间没对你下手,就是因为不愿意破坏你的美好”。我当时感动得哭地稀里哗啦的,但依然坚持着分手的决定。他让我先回去,再给他一点时间。

  接下来我每天都能收到一封来自他的信,每封我都看,每看我都哭,就是不回头。这样一个月过后,这天收到了他最后一封信,他说他明天的火车去往武汉了,如果我还有一点点不舍,就到北京火车站拦下他。后面付了一首歌《欢颜》——“飘落着淡淡的愁,一丝丝的回忆,如梦如幻如真,弦轻拨,低声吟,这是歌,只有你的欢颜笑语伴我在慢慢长途终有所依,春雨秋霜,岁月无情,海枯石烂无计,只有你的欢颜笑语伴我在慢慢长途有所依”。我哭着撕碎了所有他给我的信,别了!谢谢你路过了我的生命。祝福你会有个幸福的未来。

  第二年的五月,他和一位暗恋他很久的姑娘结婚了。

第十七章《我的青春——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