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我是个女人——1》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双桥农场首批实验集资房计划实施了,两室一厅六十三平米,预售价三万左右,由“北京市国营双桥农场服务分场房屋管理办公室”负责各项事宜。因为是新兴产业又是期房,房管办刘主任先从周边同事开始推销,挨着科室登记,自然也是少不了问我的。九一年的时候,对于我和大学生来说,三万块钱借都没地借去,但我还是给大学生打了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其实我也知道他除了表示遗憾以外也没啥好说的。

  随着“司马南”写文章在个杂志、报纸上揭露伪气功,“张香玉”的入狱,“大自然中心功”也随之隐退了。我爸爸和康叔他们早已练上了张洪保“中花养生益智功”简称“中功”。每天下班后就在总场东大院里有一群人在那里修炼,有时候也把我们村的“场院”做为修炼场地。我也好奇地跟着他们去起哄过。第一次我就是在我们村的“场院”参加的,大概有二十几个人吧!都说自己身体有各种疾病才跟着来练气治病的。在这个自发组织的气功班上,康叔是老师,我爸爸辅助他工作,每次都是康叔带着启功、收功。我是第一次就进入状态的,似幻觉、似过往,半梦半真地自己仿佛看到古代战场厮杀的场景,无声的黑白影像。然后就是枯骨残害,我们练功的地方就是一个万人坑,脚下都是枯骨。我当时很想醒来睁开眼,但就是闭着眼走个不停。我害怕、我着急,感觉这里就我一个人了。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场院”里就剩康叔、我爸爸、还有一个我叫“婶儿”的人了。康叔问我看到了什么?说怎么也给我收不了功。我就跟他们说了我看到的场景,康叔在原地又给我收了好一阵子惊,才让我爸爸带我回家。第二天,我发烧在家躺了一整天。晚上,大学生回来了,非要带我去医院,我爸爸说不用去医院给她刮刮莎去去火就好了。大学生是个科学论脑袋,坚持得给我看大夫,他说自己是学中兽医的,四年下来感觉就上当了,一毕业就是成了“中医黑”。极度反对那些玄玄乎乎的东西,有病去得医院,在家胡治还行?我好歹也是个“兽医”,贵君是我媳妇儿就得听我的。从那以后,我对跟人介绍大学生的时候都以“兽医”代言了。

  第二次参加修炼是在那个“婶儿”家的大屋子里由康叔带着大伙打坐。那天也是傍晚,我们一众人都与康叔面对面地闭眼打坐,我在最后面一排。不多时我就觉得眉心聚痛,头也开始发昏,真难受呢!突然眼前一亮我真真地看到康叔一身紫光,就像八一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影片开幕的五角星的光芒一样地放射。我以为是自己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但那光哪来的我很是费解。收功后,康叔直径走到我跟前用食指和中指在我眉心点了点,嘴里叨唠一句:“这臭丫头”。自那以后我爸爸就不准我跟着他们练功了,说是康叔说的,怕出事,他管不了。

  转眼“兽医”第二个月工资发下来了,我还没来得及存,喜事就来敲门了。隔我家房后一条街的“原通州县台湖镇书记”(已退休)家都搬到城里住了,打算把他家的旧院子卖掉,四间正房、两间西厢房。院子很深,房子虽旧了但收拾得挺干净。我妈妈得知这个消息就跟我和“兽医”商量,问我俩要不要买下来。“兽医”自然是愿意置办一处落脚地啦!但囊中羞涩,我俩能拿出来得也就两千块钱。我妈妈确实是个成事的女人,那家要价一万二,我妈妈生生地就认了那老两口子干爹干妈。那老书记人特别好,自己不能生育,有一对儿女都是抱的,各自成家了。说早就喜欢我妈妈,这下成一家人了。便宜两千块钱后,先给五千块钱签房契,余下五千延期一年再补上。我妈妈又在跟着练气功的“婶儿”家里替我们借了三千。就这样,我们在村长、村书记等一班人地庆祝下,房契盖上公章签字生效了。一九九三年最后一批国家办理的“农村集体土地使用证”就光明正大地写上了我们的名字。

  “兽医”在北京,又是娶媳妇儿、又是置院子的,远在湖南的父母一无所知。马上要过年了,我给婆婆写了一封感情真挚,态度诚恳的长信。说明了我俩的立场并承诺无论在哪里安家,做为他们唯一的儿子、媳妇儿都会赡养孝敬爹妈。他们退休后来北京一起生活,享受天伦。但就是没敢说我们已经领取了结婚证的事。我自然是怕因此而伤了“兽医”父母的心。

  没多久,我婆婆以落款为“妈妈”的称呼给我回了信,让我俩回家过年。一切突然都顺畅了,幸福来了就是这么措不及防。

  这次回湖南,我的胃口也适应了很多,至少适应了清炖,还喜欢上了腊肉。我婆婆安排我和她同睡,还睡一个被窝“调头睡”,也就是说,每晚我婆婆都要抱着我的脚丫子睡觉。好在只有十天的假期,能得到家人的认可我已经很知足了。

  我公公这个“老输记”年底给“兽医”拉了三千块钱的赌债。我心里也是气愤不舒服,但一看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批评教育本应在这个家庭里最有尊严的公公时候,又是心生怜悯。他们说话我还是听不懂,但能看出来我婆婆很强势,我公公所以很玩世。每次他们吵完了我就陪着我公公去散步,我公公也会跟我说一大堆我婆婆的坏话,还好我基本听不懂。陪他散步只是觉得一家人我公公不能被孤立,赌债自然是要还的,“兽医”觉得在我面前很难堪。我跟他说:“你也别着急,这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事,多说无益,赶上什么算什么吧!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掏钱就是了。慢慢来吧!以后我们安定了,把他俩接北京去,脱离这个环境就好了”。

  这次回湖南过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也学会了打麻将。两个姐姐说:“这是周家的家风,不会打麻将哪行啊”!好吧!反正没少交学费。

  

第二十五章《我是个女人——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