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我是个女人——4》

  这是我生命旅程最痛苦的一段回忆——我黑色的一九九六。

  得知我怀孕的消息全家人都高兴不已,我在家是头大的闺女,没有儿子的我妈妈是拿我当家里的顶梁柱的。“兽医”是家里唯一的儿子,我公公婆婆早就盼着这一天了。无疑我肚内的小生命成了全家关注的焦点。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我婆婆打来电话让我搞一条蛇吃,说是为了孩子以后皮肤好。那个时候我小姑的儿子十一二岁,就喜欢到处抓蛇玩,我就让这个小表弟给我捕一条。其实,对于北方人对于吃蛇是有禁忌的。怎奈当时太年轻还是不懂事,分不清南北方的生活习惯就是文化差异的体现。那条蛇真不小,被装进蛇皮袋子“兽医”取回来的,杀蛇剥皮的时候兽医没让我看,煮了一锅蛇汤。我从没吃过蛇,对这个味道接受不了。呡了一口就吐了,由于“兽医”亲手杀的,他也硌应就到掉了。

  我妹妹也是个主意相当正的人,她交了个比她大八岁,家住朝阳门竹竿胡洞的男朋友,男孩无父无母。领回家就跟我爸妈说就是他了,让我帮她了开结婚登记介绍信,就去男方所在的地区的婚姻登记处领了结婚证。

  来年一九九六四月初我婆婆为了看孙子办了提前退休。老早就来北京照顾我了,同来的还有我公公和我从未见过面的大姑婆。我真是嫁给了麻将世家,自从他们到了北京我家就是麻声不断,我公公和我大姑婆是一天都离不开麻将的,我婆婆也是此道中人,我这个需要静养的孕妇却没有了片刻安宁。

  好不容易熬到了预产期,我妈妈想让我去北京妇产医院或妇幼保健医院生孩子。我也没当回事,那么远来回折腾很麻烦,就在双桥医院生吧,我想哪个女人不生孩子,我也没那么娇气。

  五月二十八就住院,一直也没有动静,一直到了五月三十一号早上开始了一阵一阵地阵痛。下午三点多就破了羊水,但骨缝一个都不开,胎儿不往下走入骨盆,反而往上顶。傍晚医生建议还是做剖腹产吧!这样下去大人孩子都很危险。产妇一点骨缝开的迹象都没有,没办法也只能如此。在这决定前,我妈妈跟我说生孩子之前要多吃好有力气生,于是,我爸爸带来的八个腌鸡蛋,都被我妈妈硬塞进了我的肚子里了。与此同时医院把已经下班了的麻醉师、剖腹产主刀大夫等一行人都打电话叫了回来。但得知我刚刚吃了那么多东西很是无奈,说手术麻醉前不能吃东西,只能等两个小时再做了。我忍着阵痛好不容易熬过了两个小时,这时候一群人推着一个女人急急火火的到了手术室,宫外孕急茬,要命的。这就是命啊!再熬一熬吧!就这样我的儿子不早不晚的降生在六月一号的子时时分,五斤六两,新生婴儿各项健康指标10分。后半夜护士把他抱进病房时我的麻药劲已经过去了。伤口的疼痛几乎无法忍受,孩子一直哭个不停。我婆婆把孩子抱给我看,好漂亮啊!明明只有五斤六两,去看着不像刚出生的孩子,淡淡直直的剑眉、双眼皮、鼓鼻梁,尤其是那嘴的形状圆润中见方寸,十指修长,宽宽的额头,绒发乌黑,我有一种恍惚不真实的感觉。我刀口的剧痛让我无法入睡,“兽医”让老人们都回去休息,他来照顾我们娘俩就行了,我妈妈和我婆婆不放心坚持留下了。这一夜孩子哭闹的厉害,我疼得难以忍受。好不容易熬到天明医生上班查房查看了伤口,就说给我打一针度伶仃吧(后来才知道这主刀大夫手艺太差,切开的刀口大不说,缝合还有些错位)!至少可以睡四个小时。这一针扎到一半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这一觉睡真香,我从来睡觉都会做梦,只有这一次例外,后来很多次我都非常想念这个感觉。等我醒来“兽医”回家休息了,晚上来接班,连续两天“兽医”都整夜不睡觉就直勾勾的看着这个孩子。孩子后半夜就不哭闹了,只是感觉体温低低的,叫了护士,护士就给孩子的被子裹紧了些说没事就出去了。六月二号早上七点多,我突然看到躺在我身边的儿子,鼻孔里冒出个粉红色的血泡泡,吓得我就叫“兽医”喊医生,不一会跑进来几个护士和医生,把我的儿子抱去了抢救室。从此我与我儿子就是永别。

  我的两个妈妈神情闪躲的陪着我,她们说孩子有点毛病“兽医”陪着去了“儿研所”住院治疗呢!过几天就好了。我有预感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儿子,但我还是希望我的直觉是错的,我努力地欺骗着自己。

  出院了,我孤零零的空巢而归。万般滋味无以言表,“兽医”在家陪我,这个月子真难做啊!我总催促他去儿研所看儿子,问他儿子什么时候才能出院?他就会听话的出去躲进我爸妈家。一个月我基本没怎么吃东西,每天抱着儿子的小衣服、小被子发呆。我妈妈实在看不下去这一家子人隐瞒我的辛苦,那天趁着兽医没在身边她把实像告诉了我,孩子没了。即使我已经预感到了真实结果,这一旦被确定了,我依旧无法控制不住我的绝望。我妈妈努力地让我哭出来,别憋在心里。我哪里哭的出来啊!除了愣愣的发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一柜子的小衣服、小被子。其他的什么都觉得恍若隔世一般。除“兽医”所有的人的声音都好遥远。我的潜意识屏蔽了一切,但每天下午都能听到厢房里哗啦啦的麻将声。大姑婆被送走了。我爸妈每天都来吃饭,除了我和“兽医”以外,他们都好像见惯这样的事情似的,四位老家有说有笑,尤其是我这个奇葩的爸爸,他的关注点不在我而是怕我公公婆婆受打击,每天来陪他们说笑,殊不知他们每一声的开怀大笑对我来说都如利剑穿心。我经历了丧子之痛,人的心脏原来真的会疼,刀剜一样的疼。“兽医”消沉了,每天陪着我在房间里一个人码围棋。出月子那天我妈妈在一次努力的让我哭出来,但依旧没有成功。我每晚睡觉都不让拉窗帘,因为我总觉得我的儿子在月亮上、在星星上、在云端看着我。“兽医”对我发了脾气,让我振作起来说我们还年轻,我们还会有更好的孩子。其实他也不用劝我,当时我俩的世界是一样的,皆是——“一片黑白色调”。

  

第二十八章《我是个女人——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