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我在宋庄当艺术家——1》

  金秋十月的一天,央视内部栏目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是他接了一个项内部采访全国十大科学家的任务。外地的都跑完了,还有最后一位在北京宋庄,现在正是一年一次的“宋庄当代艺术节”,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看看。我很好奇的问他:“宋庄还有科学家”?他说:“是啊!“农村社会科学家”,上面给的任务,我也没见过联系好了,到那也是现找他家”。我脑子里飞快出现前年去宋庄的画面,“搞研究、写论文、写报告、中国社会科学院”。莫非是哪个戴眼镜的湖南佬?我想起当时名片随手放进钱包里,从来没拿出来过,就和他说:“稍等一下,我可能知道你要采访的人”。我找出名片后问他:“你要采访的人是不是叫“于建嵘”,我认识他家,我带你去吧!就不用你到那再满处找了”。他感觉很是疑惑地问:“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要采访他啊”?我跟他说了和同学误闯他家的事,也欣然答应了他的邀请。

  我们驱车到居住在宋庄镇小堡南街的“于教授”家,他竟然还记得我:“咦!怎么又是你”?我嬉皮笑脸地说:“哈哈!我是来摘小葫芦的,没想到你还是位科学家啊”!我朋友急忙跟于教授解释:“她中央美院刚毕业没多久,跟我一起过来的,一就是感受一下“宋庄当代艺术节”的气息”。说着于建嵘教授就打电话叫过来一个艺术家让这个人带我去外面玩会,他们好开始采访工作。这是个一点都不好玩的艺术家,感觉还有点猥琐,我们就坐在小堡南街的马路牙子上东拉西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他还跟我要手机号,我连他的名字都懒得装进记忆里怎么会给他联系方式。一个多小时后我那朋友好不容易被于教授送出来了,相互客气地道了别,我们就去参观当代艺术了。说实话,这个艺术节对我来说并没有想象中对我的思想意识有什么冲击。只是看过了、知道了而已。倒是拜访了比我早一步来宋庄的同学“张晓红”的工作室后,产生了改变我艺术创作环境氛围的渴望。

  二00六年年底,我撤走了棋牌室我那一半的原始投资,解散了美术班,把作品存放在自家小院里,把红房子整个交给了我妹妹独立经营。而我则义无反顾地跑去宋庄租了一个小院(小堡南街99号)。

  由于女儿的美女班主任怀孕反应大到无法正常工作。九月份一开学就接到学校通知,原民乐班的学生分别插班到其他班级里去,女儿被分到了三年级二班,这让孩子们很不适应,我也没太当回事。只是女儿慢慢的表现出来了厌学的情绪,日记也不写了,因为写了新班主任也不看,还嫌烦,更别妄想交流了。女儿原来的班主任跟女儿说要坚持写下去,她喜欢看喜欢和我女儿以这种方式交流。但毕竟不比过去方便自然了。期末考试前的一次数学公开课上,同学们回答老师的问题非常积极,女儿也是每次都把小手举得高高的。终于被老师看到了叫起来回答讲解一道数学题,女儿的思维逻辑清晰,表达更是井井有条,我坐在后排的家长位置上很是骄傲。但这位班主任既不表扬,也不请我女儿坐下,直接忽略了,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时间,女儿见老师接着往下讲,左右看看尴尬地自己坐下了。当时我就气愤得要爆,但还是强制自己控制好情绪。这真是,“老师要是毁掉一个孩子太容易了,不打、不骂只需无视就可以做到”。这一学期女儿的变化足以验证了这句话的精辟。我试图托朋友给我女儿换个班,朋友说这样对孩子不好,同一个学校老师之间的沟通对孩子影响很大。转学附近也没有比这个学校更好的了,而且在同年级,女儿的民乐“二胡”是佼佼者,倍受重视。

  无奈,我这个性格刚硬、宁折不弯的女人,也不得不为女儿收起高傲去买好那位班主任了。我事先买了只精致的“玉手镯”。等到期末考完试的家长会过后送给班主任。这天家长会结束,我一直等到最后才以了解沟通的形式和她说:“X老师,我是“周XX”的妈妈,这孩子在学校表现的怎么样啊?新插班到您这给您添麻烦了”!“X老师”笑着回答:“都挺好的,就是不爱说话”。我心想:“真是应付啊”!我拿出准备好的玉手镯说:“过了春节我就去宋庄工作室画画了,周末才回家。平时都是奶奶接送照顾我女儿,我这当妈的啊!心里觉得怪亏欠这孩子的,所以托付托付您,在学校多替我照看一眼。这只镯子是我妹妹从泰国带回来送我的,很漂亮,不过我只戴银饰,不戴玉,我看您这皮肤白皙挺适合这种翡翠云丝的。就带过来了,您看看喜欢您就戴吧”!

  过了春节女儿开学了,回家来特别开心,说老师让她当宣传委员了,还帮老师干了好多活,收暑假作业、布置教室,同学也喜欢和她做朋友了。“学校”————一个多么现实的社会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的,作为一个母亲护崽儿的天性可以让我忽略一切。

  我开始收拾在宋庄租的小院子了,这是个临街的新房子。房东阿姨人很好,有什么活都指使他男人过来帮我干,还说就喜欢我这样干干净净的北京小姑娘(我长的有点显小),不糟践房子,所以才一万块钱一年的价格租给我,还特意给我后安装了电热水器,并承诺只要是我住,住几年都不涨价。

  三月底一个韩国籍华人朋友过来看看我的工作室,本来约好的一起午饭,结果十一点左右他接了个电话有急事得回城里,当时我的工作室还没有完全整理妥当,不能居住。我就搭他的车子一起回北京,好巧不巧的车子开到于建嵘教授门口,他正在开车从车库里把车倒出来。也正好拦住了我们的车子,见是他我便下车打个招呼。他看见我很是惊讶:“怎么又是你?你来干嘛”?我说:“我在南街99号租了房子做工作室画画来了,刚带一个朋友过来看看,他有急事回城里,我跟他一起回去,这不就被你倒车拦下了吗”?他说:“咦!你也过来做艺术疯子了呀?你让他先回去吧!我带你吃午饭去,下午跟我去“上舫村”看一看”。

  好吧!看来这就是缘分吧!霸道得不容决绝。

  

第三十七章《我在宋庄当艺术家——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