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3章 被迫想起的回忆

  何澜晃了一下脑袋,笑嘻嘻地朝江谄谡“撒娇”:“江老师,不要请家长吧,我真的就是去天台上睡了一觉!我绝对没有翻墙出校!”

  江谄谡坐直了身板,摆明了要公事公办:“别嘻嘻哈哈的,你这旷课是大问题!”

  “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写检讨好不好,我爸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被打死了,”何澜弯下腰小声在江谄谡耳边说,“老师你不请家长的话,我保证屈和杰和我一起参加竞赛成吗?”

  江谄谡清了清嗓子,犹豫了片刻:“你真的知道错了?”

  何澜赶紧承诺:“真的真的,我再也不会旷课了!我保证!”

  “那竞赛?”

  “保证完成任务!”

  江谄谡大手一挥:“行吧行吧,八百字检讨明天交给我,你回班吧。”

  何澜乐滋滋地从办公室出来:怎么样?完成任务啦!

  江诀佯装冷冰冰地提示:[已完成矫正剧情,获得运气值200。]

  何澜:你怎么听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江诀:[你知道吧,原著里的何澜数学成绩没有那么好。]

  何澜:……

  何澜:是我膨胀了?

  江诀:你大概是膨胀到爆炸了。

  何澜:所以剧情又偏转了?

  江诀:竞赛时候放水就行了。

  何澜:好吧好吧,这算是告一段落了,我们来研究一下系统的问题吧。

  江诀:[先情景切换吧,接下来的一段原著里略写了。]

  何澜眼前恍惚了一下,眩晕感之后自己身上的校服变成了很随意的便装,周围熟悉的校园环境变成了车水马龙的街景。

  江诀:[已完成切换场景。目前时间:高考后一周。目前地点:和蒋连宇约好出去看电影。]

  何澜:我好惨……

  何澜:我高中都毕业了,居然还和哥们去看电影,我要发自灵魂深处地呼喊妹子。

  江诀好像没有开玩笑的心思,反而生硬地说:[何澜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何澜:什么?

  蒋连宇从何澜背后冲了过来,熟稔地揽住何澜的肩膀。

  何澜转头去看,蒋连宇敞着穿一件浅蓝色的短袖衬衫,内搭白色T恤,下面穿一条米色长裤。头发大约是特地打理过,整个人透着一种清爽的感觉。

  “今天很帅啊,”何澜笑着调侃,“怎么?要见妹子今天?”

  蒋连宇却微微害羞地把何澜推进了商场边一个人很少的小巷里,从这一刻开始何澜开始觉得有哪里开始脱轨,直直冲向了不可控的方向。

  “何澜,我有话想和你说。”

  何澜脑内忽然传来一阵针扎般的疼痛,记忆深处传来了几近重合的声音:何澜,我有话想和你说。

  “我简单一点地说,我喜欢你,想和你交往的那种。我知道这有点唐突,但我想过很久了,不管你会说什么,我都能接受。”

  蒋连宇每说一句,何澜脑内疼痛的地方就传来一模一样的声音,语气、声音甚至是换气的间隙,都分毫不差。

  何澜单手扶着额头,心里所有的难以接受堆积在一起,堵得他心口难受。何澜有气无力地顺着泄了闸的记忆,把曾经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对不起。是我太不注意和你相处的分寸了,才让你这样误会。我想,我们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何澜转头就走,跌跌撞撞地回到家。江诀一直不停地在何澜耳边急切地说着安慰的话,可何澜完全无动于衷。

  记忆终于连成了一片,何澜默默地靠在墙边许久。直到夜幕降临,窗边消失了最后一抹夕阳,何澜才在黑暗中缓缓开口。

  “江诀,是你吗?”

  不同于直接在脑内直接和江诀交流,而是对着空气脱口而出。空荡荡的房间里,何澜低沉的声音轻飘飘地回旋。

  江诀忽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拿不准何澜究竟想起了什么,是不是记起自己了。

  “江诀,是你对吧。”

  江诀小声说:[学长。]

  何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江诀:[学长不记得我了,我没法说。]

  何澜把脑袋埋在膝盖上:“江诀你知道吗?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些东西。我没办法接受是这样和蒋连宇结束一切联系的。我们哪怕是为了一个女孩吵一架打一架,我也会比现在舒服。”

  江诀沉默了。

  何澜痛苦地捶墙:“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所有痛苦到最后是我最好的朋友导致的呢?”

  江诀坚定地反驳:[你错了!你的痛苦本身和蒋连宇根本没有关系,就算他有什么错,也只是太过冒昧而已,你所经历的那些也不是他的错。]

  可是何澜根本听不进,越发疯狂地捶墙,捶到关节通红还是停不下来。

  好像就是一样的夏天,一样灰暗的房间,一样无助的男孩,疯狂地用拳头发泄自己的痛苦。

  微微有着汗味的初夏,十八岁的何澜还沉浸在蒋连宇向他告白的震惊中,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彷徨,直到听到一阵呼痛声。

  “哎呦我的腿好疼……”

  何澜想都不想地闻声冲进转过一个弯的小巷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坐在地上,右腿曲着一个可怕的弧度。

  何澜心疼地不能自已,想起那么疼爱自己的奶奶,若是有朝一日摔倒在路人都熟视无睹地街上,那该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您还好吗?我送您去医院吧,您没有和家人一起出门吗?”

  老奶奶痛得五官狰狞,只有气无力地说自家女儿去旁边商场买东西了,自己在等她。

  何澜站在巷口左顾右盼,却见不到人影,心急如焚之下小心翼翼地固定了一下老奶奶的腿,然后把她抱上了出租车,又很快联系了最近的医院准备急救。

  老奶奶安置好了后才颤颤巍巍地开口:“小伙子,我这个老年机上有我女儿的手机号,你帮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何澜闻言照做。

  不过多时,一个长发发尾微枯蜷曲着的女人重重地推开了病房的门,看见何澜之后突然惊呼:“居然是你!”

第13章 被迫想起的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