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来自屈和杰的恶意

  何澜冷到爆炸的玩笑倒确实让江诀从胡思乱想中脱离出来,江诀缓过来之后勒令何澜赶紧推动剧情,不再理会何澜插科打诨。

  江诀:[已接受任务:自主推动剧情。按推动剧情程度获得运气值,累积到一定数量运气值可触发置换,您的触发口令为您的生日1108。]

  何澜:好了好了知道了。

  江诀:[请出发去往C城旅游吧。]

  何澜小声嘀咕:这哪里是我自主推动剧情,明明就是被迫推动……

  江诀:[我听得到。]

  何澜:……

  何澜不情不愿地在大一的一个周末去了C城找屈和杰。

  何澜:不对啊,我的人设不是和屈和杰有深仇大恨吗?这是ooc啊,这不可以。

  江诀:[……]

  江诀:[说完了吗?]

  何澜:……

  江诀:[说完了就行动去!]

  何澜:你变了。你不再是你了。你不再是那个高冷的系统了。你变了。

  江诀:[那又怎样。]

  何澜被江诀怼到说不出话,只能乖乖去了C城。

  何澜在出口处看到了屈和杰,数月不见屈和杰明显变了很多,可何澜想了很久却想不出哪里有变化。

  江诀:[“像是那种名为‘父亲遗志’的阴影从屈和杰的脸上尽数散去,如今他的脸上满是充满信心的神采奕奕。”]

  何澜:!!!

  何澜:就是这种感觉!你怎么这么……哦,对哦这个小说就是你写的。

  屈和杰撇了一眼何澜看上去就瘪瘪的包,嫌弃地啧了一声:“你带了啥啊?你这是旅游的样子吗?好歹推个行李箱啊。”

  何澜把包往屈和杰身上一扔:“只带了一套衣服和证件什么的,其他的交给你了。”

  屈和杰接了包,更嫌弃地撇嘴:“滚。”

  何澜戏谑地笑了:“我看你和女神姐姐在一起之后,脾气坏了不少啊。”

  屈和杰把何澜的包往肩上一甩,腾出双手用力拧住何澜的右胳膊:“好好说话!什么女神姐姐!”

  何澜赶紧笑嘻嘻地求饶:“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是嫂子嫂子。”

  屈和杰松了手,羞涩地低下头,耳朵红了。

  何澜翻了个白眼:“好恶心。”

  屈和杰冷哼了一声:“当然了,单身狗怎么会懂!”

  何澜气得半死,别说是要阻止屈和杰和洛璇分手了,他现在更想让屈和杰立刻马上现在就变成单身狗。

  何澜咬牙切齿:老大,这能忍吗?

  江诀被何澜突如其来的称呼逗笑了,笑过之后又一本正经:[能啊,他这叫陈述事实。]

  何澜:换系统!谁也不能阻止我换系统!

  何澜:单身狗的尊严不能被践踏!

  何澜悲愤地看着屈和杰对着手机话筒甜腻腻地叫“璇璇”、“宝贝”,忽然觉得就连意识世界也对自己充满了恶意。

  坏景不长,何澜晃了个神的功夫,屈和杰和洛璇居然吵架了。

  屈和杰挂了电话之后,何澜惊奇地问:“这什么情况?热恋期还没过吧怎么就吵架?”

  屈和杰轻轻摸了摸鼻尖:“就正常磕绊吧。”

  何澜:“谈恋爱果然不靠谱。”

  屈和杰立刻就来了精神,鄙夷地踢了一下何澜的小腿:“你就酸吧,你想要这种苦恼都没得。”

  何澜笑嘻嘻地踢了回去:“行了行了,看在你失恋的份儿上,今天爸爸请你吃饭。”

  屈和杰:“滚蛋!失恋个脑袋!”

  好像男生的友谊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饭桌上大吃大喝一顿或者打一架,都能很快建立起一段友谊。

  何澜和屈和杰一边吃着烧烤一边都喝了点酒,两瓶下去就开始各种兴奋。

  何澜咬着一块肉,嘟嘟囔囔的:“我高二的时候可讨厌你,你知道吧。”

  “我知道,我也可看不惯你和那个蒋什么来着,”屈和杰看上去比何澜要清醒一点,还伸手扶了扶快要歪倒的何澜,“中午还偷偷看电影被抓了吧。”

  何澜重重推了屈和杰一下,嘟着嘴模糊不清地说:“还不是你跟江大爷告密,我才要写检讨的。”

  屈和杰又喝了一口酒,晃晃杯子:“我才没告密呢,是江谄谡自己发现的,我还想给你们打掩护来着。”

  何澜丢下一句“早就不当回事了,洛璇是好姑娘,好好待她”就趴桌上了睡过去了。

  屈和杰一边嫌弃地撇嘴,一边拖着何澜去开了房间。屈和杰把何澜扔在了其中一个床上,然后抱着胳膊站在房间中央想了很久,最后还是不放心何澜一个人昏睡,躺上了另一张床。

  何澜第二天早上醒得特别早,头疼得厉害,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何澜:屈和杰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就把我扔地上?

  江诀:[我作证,他扔到床上了,是你自己半夜滚下来的。]

  何澜撇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屈和杰:所以还是用“扔”的?

  江诀:[……]

  江诀:[你别打岔!我可警告你,你昨天一整天唯一有所作为的一句话是“洛璇是好姑娘,好好待她”。]

  何澜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半开玩笑道:我居然半醉半醒还说了这话?这是何澜喜欢洛璇实锤了吗?

  江诀此刻恨不得直接撂挑子不干了,再长出实体的脚狠狠踢何澜一脚痛快痛快。

  江诀:[锤了锤了,请问您现在能赶紧的动动你那千金重的手推一推屈和杰那个榆木脑袋告诉她洛璇只是想要他安慰她两句吗?]

  何澜右手不自知地握成了拳,胃部传来阵阵抽痛。何澜这时候觉得自己蠢到了极点,还试图用“何澜”喜欢洛璇的破烂梗来试探江诀对自己有没有一点点意思。

  江诀声音真的很好听,就连发脾气也觉得很可爱,甚至那个未曾谋面的“白月光”都变得面目可憎。

  所以就不该喝那么多酒,活该才会胃疼。

  何澜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用手推了推屈和杰的脑袋,屈和杰呓语着“洛璇我错了”之类的,随后又翻个身转了过去。

  何澜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地冲着屈和杰吼道:“屈和杰,我有喜欢的妹子了!”

第16章 来自屈和杰的恶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