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渐渐浮现的阴谋

  江诀惊呼道:[我觉得你说的不错,你进入意识世界以及其他所有人类意识体进入意识世界都好像是因为听了和烂尾文坑文同名的歌。]

  何澜表面笑着同老板告别,内心却慌乱一片:这太可怕了。你还记得上次我说的总系统有漏洞吗?那如果是因为做不到没有漏洞呢?

  江诀紧张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总系统也是和我一样的系统?]

  何澜:我觉得差不离。如果说漏洞的存在是因为人为免不了的疏忽,那一切就说得通了,包括你所说的总系统对你的通融。

  江诀忽然有些紧张,想起总系统和自己交换的条件,不免开始担忧起来:[那其实是说,虽然意识世界有规则,但却是人为可控的,是有宽限范围的规则,所以会有通融和例外?]

  何澜一边走一边皱着眉头啃手指:不对,还是不对,如果总系统是和你一样的系统的话,他在现实世界里应该是半死不活着的。可是半死不活的话,怎么可能可以操作呢?

  江诀仔细捋了捋自自己进入意识世界后的所有见闻,慢慢跟上了何澜的思路。

  江诀:[我理一下。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意识世界是人为建造的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是起码有一点,这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的时间线完全不相关;另外总系统应该和我不一样而是应该和你一样是人类意识体,很可能就混在听歌进入的人类意识体之中。]

  何澜像是被启发了一样,用右手锤了一下左手的掌心,顿悟道:如果是说人类意识体的话,只要他洞悉规则,大不了写一部有自己名字的烂尾文,起一个有同名歌的小说名,这样他就可以随意进出意识世界了。

  江诀:[你说的没错,但是有一点不对,凡是人类意识体离开意识世界后,意识世界里的所有记忆将会在一阵音乐之后被抹去。]

  “你说什么?”何澜惊到快要蹦起来,脱口而出,“记忆会被抹去?连同我在意识世界里所想起里的一切吗?”

  江诀:[有什么问题吗?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一次啊。就算总系统在意识世界里来回穿梭,他也没办法记住自己在意识世界里的所见所闻……]

  何澜:“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一旦完成任务,将会永远忘记你吗?”

  江诀没有说话,权当是默认。

  江诀再清楚不过了,接受他会再一次忘掉自己的事实,坦率地告诉自己要珍惜当下。其实什么珍惜当下嘛,不过是看不清未来看不到远方时拿来慰藉自己的托辞罢了。

  何澜认认真真说着他们的初见再见的故事时,江诀就快要忍不住要爆发的情绪,恨曾经的自己过于胆怯,恨世事无常。最恨何澜把这些都告诉她了,很快他就会又一次忘记,最后只剩自己留着这些每每想起都觉得不甘心的记忆。

  江诀莞尔一笑,故作轻松轻飘飘地说:[没事,我都习惯了。]

  何澜:我喜欢你,真的喜欢,很喜欢。

  江诀被何澜突如其来的一串表白弄得摸不着头脑:[我也喜欢你啊……]

  何澜:所以我不要你去被迫“习惯”,我想和你一起担着,就像突如其来的天晴也会给我带来好心情一样。

  江诀声音极轻:[何澜,其实我以前是个很贪心的人,我想要的东西很多,想要家庭幸福美满,想要同学老师都喜欢我,想要我爱的人也爱我。]

  江诀:[可能是我生来就是个不幸的人,渐渐我发现我想要的东西离我太远远到遥不可及。在那之后我就逼着自己习惯失去,习惯自己一个人消化一切。]

  江诀:[但是我今天突然发现,只要我爱的人爱我,我就觉得其他一切都不足为提。]

  江诀停了一下,郑重地说:[何澜,我爱你。哪怕你又一次忘记我,我也觉得值得。]

  何澜垂下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乌鸦像写字台,饼干真的很好吃。而我可以拿一切换拥有你的记忆。

  琴行的老板这时突然追了出来,手里拿着一盘光碟:“我复刻的我最喜欢的一版《月光奏鸣曲》的盘子,送给你。”

  何澜推拒不过,只好接下:“老板,你为什么会送我这个?”

  “你有点像我年轻的时候,压抑自己却又蠢蠢欲动地叛逆,想独当一面却最后发现自己无能为力甚至越搞越糟”,老板理了理自己西装的袖口,摆摆手转头往回走,“但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的错在于你以为不顾一切就一定可以成功。”

  何澜捧着光盘,迷惑地思索老板的话,很快就半懂不懂地抛诸脑后了。

  何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弹《月光奏鸣曲》吗?

  江诀:[虽然我没有听懂你在弹的是《月光奏鸣曲》,但这个曲子的来源我还是有所耳闻的,贝多芬写给自己最爱的女人的是吗?]

  何澜很纠结地挣扎了一会儿,大概是在纠结自己的解释江诀到底会不会误解,然后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这首曲子选的确实有点歧义,最后暗自庆幸了一下自己只弹了第二乐章。

  何澜:从广义上来说,你说的没错。但我弹的那部分呢,是表达对美好爱情的美好回忆。

  江诀:[回忆的意思就是已经不存在了是吗?]

  何澜:……

  何澜:严格来说,没错。

  江诀:[你知道我们系统是自带搜索引擎的吗?]

  何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江诀觉得好气又好笑,笑个不停,惹得何澜也觉出自己的好笑之处来,却又觉得自己笑话自己很没面子,于是清清嗓子:我只是秀一下自己会弹琴罢了!才不是想表达什么令人发指的爱情呢!

  江诀:[是了,你怎么不顺带秀一下你会劈叉呢!]

  何澜不服气:我说不定真会!我试试!

  江诀深深叹了口气,暗叹自己喜欢的居然是个傻子,可是还能怎么办呢?宠着呗。

第20章 渐渐浮现的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