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6章 屈和杰以为的真相

  何澜约屈和杰以为的了屈和杰还有洛璇一起出来吃饭,直截了当地称:“你父亲的死有疑点。”

  屈和杰其实很忌讳听别人提起自己父亲的死,从小到大的诸多非议,无一不是拜那个男人所赐,甚至于母亲对他在物理上的逼迫也是出于对那个男人的怀念。

  屈和杰表面上对任何人都说父亲和自己毫无关系,实际上却把父亲的手稿看过一遍又一遍,仿佛是刻在血脉里的对物理这门科学的无穷无尽的执念。他羞于承认,也急于摆脱父亲光环下被太多人关注和质疑的环境,最后直接宣称自己恨死了物理。

  屈和杰果不其然地冷哼一声:“你别瞎说了,C大和本市的警察经过了调查难道还不如你的猜测?”

  洛璇轻轻拍了拍屈和杰的手,示意他好好听何澜说。

  屈和杰又哼了一声却听话地没有再反驳何澜了。

  何澜翻出手机里那张屈瑞手稿的封面照片,把手机推到两人面前:“这是我之前在江谄谡办公桌抽屉里无意间看到的,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就偷偷拍了下来。”

  何澜特地在话语里模糊了自己拍照的时间,甚至于小心翼翼地把手机里的拍摄时间糊掉后重新截图,再把截图给屈和杰看的。

  洛璇的表情已经明显有了变化,屈和杰的脸颊抖了抖,但还是佯装镇定:“江大爷原本和我爸共事,有他的手稿很正常。”

  何澜提起一边嘴角,冷笑一声,指了指屏幕里“题目”一栏里写的“风机实验”,而研究人一栏里只写了屈瑞一个人的名字:“你说这话自己信吗?”

  何澜根本没有留给屈和杰继续做无意义的反驳的机会:“或许你是想说江谄谡在实验过程中拿了本小组组长独立研究部分的报告?还是想说他在熊熊大火中生出异能,把你父亲所有的手稿都抢救了下来?”

  屈和杰垂下了头,气场完全低了下去:“可是我不相信江叔叔会害我父亲,他待我很好。”

  屈和杰手足无措地拿着饮料喝了一口,无助地看向了洛璇。洛璇温和地看向他,安抚地把手搭在屈和杰死死握成拳的手上,坚定又坚强:“去做自己在乎的事情可以让你变得勇敢,相信你对你父亲的爱。何澜说得没错,是真的有疑点。那我们就去查,就去问,探查出真相才是我们现在要做的。”

  毋庸置疑,洛璇的话像羽毛一样轻飘飘地扫在屈和杰的心上,仿佛扫走了一片阴霾。

  屈和杰记得自己还很小的时候曾问过母亲一次:“妈妈,我爸爸呢?”

  徐若温柔地牵着他走到客厅里,指着巨大的婚纱照,温和地笑着说:“这个就是你爸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恶人。”

  屈和杰懵懵懂懂:“恶人?是坏蛋的意思吗?坏蛋怎么会可爱呢?”

  徐若揉了揉儿子的头,蹲下身耐心地解答:“我这里说恶人,并不是坏蛋的意思。你的爸爸是个很好的人,只不过我在怪他没有像约定好的那样一直照顾我。”

  “可是,我们老师说,对别人做出的约定就一定要遵守,如果做不到就不要约定,不然就不是好孩子。”

  徐若穿着湖蓝色的裙子拖在地上,沾染了一点灰尘,她看了看也不拍掉,只抓住屈和杰的两只小手郑重而又认真:“和杰,你现在可能没法明白,但是以后你就会知道,有时候许下约定的时候是真心实意的,可毁约的时候也确实是无可奈何的。”

  屈和杰半懂不懂被母亲推着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房门阻挡了屈和杰的视线,可屈和杰分明看到一滴亮亮的眼泪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银光。

  从那以后,屈和杰渐渐明白了提起父亲会让母亲伤心难过,索性再也没有问过。

  再大一点的时候,有一个叫江谄谡的叔叔会偶尔来家里,给他带一些他当时看不懂的纸。屈和杰记得江叔叔很沉稳,说话也很幽默风趣,甚至带给他的小玩具也不是市场里买来敷衍的那种。

  但屈和杰也是知道的,母亲很不喜欢这个江叔叔。因为每次江叔叔走后,母亲都会无端发一阵火。

  又一次江谄谡陪着屈和杰玩了会游戏,之后就被徐若叫了出去。屈和杰便一个人在房间里玩玩具,突然听到客厅里压抑着的争吵的声音,他悄悄把房门打开了一条缝。

  “都过去这么久了,江哥你还什么都不和我说吗?”母亲难得凌厉的声音。

  “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啊。”江叔叔是不是感冒了,好像嗓子有点哑。

  “我不想追究什么,我只想知道真相!”

  “你知道的就是真相。”说完之后就传来家里大门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了母亲压抑的哭声。

  屈和杰跑出来,用还没完全褪去婴儿肥的双臂紧紧抱住了母亲:“妈妈,我来保护你。”

  在屈和杰的记忆里,那天晚上母子俩抱头痛哭,而在那之后,江叔叔再也没有来过家里。

  屈和杰是读高中的时候又一次遇到了江谄谡,他是屈和杰的班主任兼物理老师。那时候的屈和杰正处于叛逆期,恨不得与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作对,唯独江老师同他说“相信自己,不要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你在这一阶段认为自己没有变成自己讨厌的人就可以了,不要让叛逆把你变得不识方向”。

  话语里没有作为长辈和过来人的故作老成,也没有把屈和杰看成什么也不懂的小孩。

  屈和杰曾经认为,江谄谡是除了母亲以外对他最好的人,甚至在母亲硬逼着自己学物理的时候他还觉得江老师比母亲还要更能理解自己。

  可现在,要屈和杰相信这位如父如兄的长辈竟可能是害死自己父亲的罪魁祸首?是导致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并且生活在父亲光环下的罪魁祸首?

  何澜看到屈和杰终于平静下来了,才开口:“我们一起去见见屈夫人吧,她应该知道很多。”

  屈和杰紧紧握着洛璇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

第36章 屈和杰以为的真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