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话 幽清冥

  四

  转眼便是清晨,路安庭又变回以往明亮的样子。路神已站在河边良久,脑中满是放在柜旁的那两截木棍。上面结的冰晶他很熟悉,再熟悉不过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忘。

  夜晚商秋睡得香甜,浑然不知被北玖砍断的木棍落在了路神的屋中。推开门看到站在河边的路神露出了些许惊愕。

  “师父?现在还很早吧。”商秋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又道:“昨天您和胖子,哦不是,和行道师在聊什么?”

  “无大事,”路神的头还是低着,目光自始至终都未离开河面,“昨天你书看得怎么样。”

  “啊,还好。”偷溜出去,还惹了祸的事绝对不能说。

  路神这才抬头,冲商秋笑笑,可笑得勉强,道:“今天有点累了。商秋,记得好好看书。”

  “好。”

  没过一个时辰,商秋无所事事地坐在藏书阁中,书是永远都看不下去的。突然一声声碰撞玻璃的声音传进商秋的耳朵,商秋回头,看到的是一只燕子用尖嘴磕碰着玻璃。它想进来。商秋把窗户推开,把燕子用手接了进来,放在了桌上。

  “你找不到家吗。”商秋手轻轻抚了抚燕子,又道:“我去给你找点吃的吧。”商秋离开藏书阁,去膳房找可以喂饱燕子的食物。

  燕子胸前挂着一根绳子,绳子上系着一小枚橙黄色的琥珀,琥珀散着光。另一边,在离魔都不远的黑森林中,一只一模一样的燕子的项链上的琥珀也泛着光,上面却映出藏书阁的样子。

  “找到了,呵呵。”燕子停留在一根纤细的手指上。白中带着淡黄的头发散落于肩,头上戴着用同样橙黄的琥珀做成的花饰。点点淡妆饰在脸上,黄色的眼眸看向身后的人。

  身后也是一人靠在树上,水蓝的头发,全身通蓝的薄裙只到了膝上,白色的纱长长拖在地上。只是白得看不见的眼眸略瘆人意,那人道:“找到了就走吧,看紧点。”树后渐浮出个完整的魂魄,长发遮住眼睛,和树前人长得极为相似。

  “哼,走。”白发人把燕子落到头上,挥了挥挂在双臂上的披肩,两个人消失在树林间。

  在藏书阁中的燕子自己飞到了最高的书柜顶,商秋端着一碗小小的谷粒跨进阁中。望望四周,看到在柜顶卧成一团的燕子又笑了笑,“小家伙怎么这么懒呀,你就在这里长居吧。”商秋踩着靠在柜旁梯子,把谷粒放在燕子身旁。

  商秋轻手轻脚离开藏书阁。去看看师父吧。想着,慢慢走到路神房间门前,推开一条缝隙,吱呀声有些刺耳。完了……

  不如商秋想的那样,路神没有做任何动作,也没有说任何话,还像刚刚推门的一刹那时坐在桌前的样子,就像什么都没有听见。商秋把门推开多了一些,足够自己挤进房屋。商秋走到桌前看到的路神远比任何时候都要憔悴,紧闭着眼,一丝丝冷汗挂在脸上。

  “师……父?”商秋微微蹙眉,手在路神眼前挥了挥。不见反应。

  路神的眼睛慢慢睁开,向左瞥了瞥,看到商秋后露出微微吃惊。商秋也是惊了一下。

  “师,师父你,没事吧?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怎么了呢。”商秋吓得有些结巴。

  路神愣愣,嘴角挂笑,右手抬起摸了摸商秋的头,道:“你这丫头总一惊一乍的,我就是有点累,”路神左手摸了摸下巴,双眼盯着商秋的眼睛,“商秋,过几日,有一个六仙家的仙术交流,可以带弟子,你,和我一同前去。”

  “六仙家?师父你为什么去啊,因为你是神吗?”

  “噗嗤。”商秋很惊讶,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师父笑出来,这么开心地笑出来。路神拿拂袖微微遮住了自己的脸,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商秋,我是幽家的大弟子,居山幽家。你说我应不应前去?”

  商秋眼睛睁了睁,嘴巴微张。紧接着背过身去,手托着下巴,像是思考的样子。师父说过吗,没啊……我怎么不记得啊……

  “商秋?”路神也是右手托着下巴,嘴角勾着一抹笑容,看上去带着几分宠溺。

  “哎,师父……”商秋颇为心虚地转过头,“我,我一定会去的。”

  路神点头,伸手指向屋外示意商秋可以出去了。商秋走出木门,十指交叉放在胸前。天,逃过一劫。

  —几日后—

  仙术交流会的当天清晨,一声声燕子的叫声叫醒了商秋,懒洋洋的身子慢慢从床上爬起。

  “小家伙,我知道啦,今天有仙术交流。”

  商秋熟练地把红簪子别在卷曲的长发后,换好红色修服把燕子接到肩上,蹦着走出房间。

  路安庭庭门处,路神已经等了很久,看到商秋,从倚靠的石门中站起脚来。“走吧,路远,用传送符即可,你马上就能见到我的师父了。”

  “师父的师父?那我应该怎么称呼?”商秋转头看看正在运符的路神。路神没说什么,开出通道后将商秋推了进去。

  通道的另一侧,一条略弯曲的石路直通树林深处,树林正是位在一座高山的山腰,望不到石路的尽头。商秋脚下险些不稳,多亏路神一把拽住衣襟,等商秋站好才缓缓放下。

  “师父啊,下次能不能别推?”商秋安抚好已经离开肩头的燕子,整理了几下衣服。

  “为何要带着一只燕子。”

  “啊?小家伙很乖的,师父放心吧。”

  “……”路神和商秋沿着石路走着,不时传来几声树叶沙沙的响声。

  “师父,这是哪啊?”

  “冥山寺。幽家习法的地方。”

  除了问此处是哪的问题,剩下的路程两个人分外安静,没有任何除大自然以外的声音。

  冥山寺离石路的源头不是很近,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到了冥山寺,寺中精致的修装吸引了商秋的目光,和路安庭的样子又极为相似。唯独不一样的便是里面聚集的人群。寺中各色的道服,幽家总是带着红色的修服几分显眼。其中,站着一个有些面露苍老的男人,一脸严肃的表情,简直,和路神一模一样。

  路神向那个人走去,商秋小心翼翼地跟了过去。路神走到他面前,双手行礼,道:“师父。”

  “师,师父?”商秋挑着眉毛,看着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很不可置信。这么凶的一个男的是我师父的师父?我师祖?这比我师父凶太多了吧。

  路神一个眼神打断了商秋的思想。

  “师,师祖好。”商秋连忙低下头,双手放置胸前,行了个大礼。

  “冥儿,这是你,徒弟?”路神的师父,是幽家的家主,幽清枫。在路神儿时,收养路神并取名——幽清冥,不过这名字很少有人知。

  “是。名商秋。”

  幽清枫缓缓看了商秋几眼,似乎是赞许的眼神,但很快又转头和路神交谈。

  商秋怎么知道她师祖是什么意思,趁二人聊得正欢,便偷偷离开了路神身边。满寺弟子,商秋几乎无一见过。忽然,商秋不知踩到了谁的脚上。

  “嘶!啧,谁啊!”时翎被商秋一脚重重踩了上去,不说痛不痛,这是时翎最喜欢的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商秋冲时翎摆摆手,刚要走被时翎抓住了手腕。

  “你谁啊?踩了我的鞋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师承路神,名商秋,女侠饶命啊。”商秋额头上的冷汗只增不减。

  猛的,商秋两只手都被时翎抓得死死,时翎道:“路神?那位护平安的神?你是他徒弟?我仰慕他很久了!”时翎眼中好似散发着光。不过商秋肩上的燕子又受惊吓的飞了起来。

  “你仰慕我师父啊?好,那你原谅我,我就能让你和他近距离接触一次。”

  时翎马上松了手,乖乖把手放到身后,“好!我原谅你了!那我们做个朋友怎么样,我是时翎,时家长女,请多指教。”

  “好啊,那我等交流会结束我就带你去看我师父!”商秋向时翎眨了下左眼。

  时翎伸手握住了商秋的手,露齿给了商秋大大的笑容。

  交流会比想象中顺利,也无趣,商秋险些睡在桌上,自然也是无心顾及来参加交流的人,更没有注意在大堂最后有一人始终盯着商秋的一举一动。结束之时,比开始前的人流更混乱,一列列仙家子弟顺序向冥山寺门外走。时翎在人群中飞快找到了商秋,拽着商秋的袖子,道:“商秋,你是不是要带我去见你师父了呀?”

  “好好。”商秋向前看去,一眼看到了一个白色头发的人领着两列人朝门外走,那侧脸商秋记得很清楚,那是北玖。

  “商秋,商秋你去哪?”

  商秋挤过挡在面前的人,像那天在街上一样,跑到两列人和北玖的面前,双手张开拦住了一行人。面带微笑。

  “你还真是北家的人。好久不见,北玖。”

第四话 幽清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