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新来的项目总监

  就在早会宣布取消的后一天,新的销售总监陈胜上任了。

  说是新的项目总监,其实一点也不新,我刚入职的时候就经常在公司的项目总结会议上见到他。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阳光积极,热情向上,人脉广泛,乐于助人的有为青年。

  居同事陈铮说他是一个没什么学历就来深圳打拼,十年了,在深圳有好几套房子,开着宝马,业务能力非常强......

  但是旁听过一两次项目总结会的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一月一次的项目总结会议,大家会把自己做成功或者做失败的项目拿到会议上来讨论,是怎么成功的,一起学习,怎么失败的,一起讨论如果下次遇到要怎么做。

  徐媛媛讲了一个自己失败的案例,客户是在外省想做一个红色旅游的课程。因为对外省的基地资源和路线不够熟悉,所以案例失败。

  虽然她在会议上是这么阐述的,但是实际上这个项目没有做成的原因是,她核算了一下项目费用和我们付出的成本,几乎没有利润,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项目,需要花费更多的经历做下来还可能亏本的事,于是她果断选择放弃了。

  但是在公司的会议上,她稍微改变一下说辞,毕竟要有未成功的案例,也要拿点案例出来说说嘛。

  徐媛媛说完自己失败的案例之后,老板请陈胜来点评一下这个案例。陈胜用他一贯的胸有成竹万事皆在掌握的语气说:“这个案子,你全力以赴了吗?找不到资源,你找我了吗?我有资源啊,我在那边有朋友,我们关系很好,只要你找我了,我就会把他的微信推给你,我跟他打声招呼,这件事情不就好办了吗?以后遇到这种案子,记得要找我,你搞不定,我帮你搞定。”

  会议继续开,这个会也没有我什么事儿,因为我还有一些培训物料需要设计,就先行离开了会场。

  陈胜成为G公司员工的第一天,来的无比的早,我们九点正式上班,他说他七点就到了。后来才知道,他来这么早是因为车牌限行。

  过了一会儿同事都到齐了,培训总监英雄老师正招呼教练们一起去会议室读弟子规,我正在心里窃喜我不是培训部的,不用去读呢,陈胜居然兴高采烈的就跑去了,还把我们项目部一起吆喝上。我们虽然不情愿,但是他刚来,还是给点面子。

  第二天,我八点半就到公司了,他也在,因为限行,来的很早。我打开电脑和小音箱,开始放音乐,陈胜跟我说:“小铁,你以后每天早上八点半过来放音乐吧,好不好?”我当时愣了一下,回答说:“不好。”

  英雄老师又开始要读弟子规了,陈胜也把我们部门的同事一起召集过去读弟子规,他还说:“我最喜欢国学了,真的。”

  晚上下班的时候,只剩下项目部的同事了,我很平静的跟陈胜说:“陈老师,我们不喜欢读弟子规,也不喜欢开早会,你来之前,集体的早会公司已经取消了,换成部门开。”陈胜说:“好,这个事情我来处理。其实我也不喜欢读弟子规。”

  我们以为他答应了,就无须早会了。

  结果,正式的早会又开始了,他制定了一个早会计划,希望每天都有人分享不同的学习内容,做一个PPT,早会上让大家学习。第一天安排了培训部的教练水手。水手是一个工作认真也很爱学习的同事,曾经为了学习表格的制作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但是他真的对办公软件一无所知,问题超多,影响了我的工作,于是我叫他以后不要坐我旁边。

  水手接到这个任务,很珍惜这个机会,于是又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做了一天的ppt,一点都不夸张,真的是为了几分钟的早会做了一天的ppt,在我的世界观,这个时间简直就是浪费,但是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学习。

  水手的早会完成之后,陈胜在物色第二个早会人选,可能前几天我的表现,在陈胜看来我是一个文静好说话的女孩子,于是他跟我说:“小铁,明天的早会你来分享好吗?”我说:“我没有什么好分享的。”他:“没事,说点开心的事让大家开心一下也是分享。”我:“早会已经让我很不开心了,还要我让大家开心,怎么可能!”见多识广的陈胜发现自己对我的判断出现了偏差,显然是有一点愣住,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说:“哦~没事没事......”

  因为早就取消的早会被他重新开始,因为他私下答应我们不再早会,实际上又高调的开始早会,这让我失去了对他的耐心。我也不想假装支持他了。正式开始了跟他唱反调。

  项目部有一个很讨厌的习惯,卡在快要下班或者下班的时间开会,我虽然是属于项目部的同事,但是我不参与项目,所以以往的项目会议我都不需要参加。

  同样是下午六点,打下班卡的时间,陈胜和项目部的同事都去了会议室,我准备收拾东西下班。他让新来的推广同事罗平叫我开会,我回答说:不开!

  陈胜见罗平叫不动我,于是自己走出来:“小铁,开会了。”我说:“不开。”他:“就一会儿,不会耽误你下班的。”我:“但是现在已经下班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我火速收拾好东西,跟着教练们一起走出办公室进了电梯。

  草根教练为我竖起了大拇指,他也是看不惯陈胜的为人处事。

  说心里话,跟领导对着干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也是一个很不成熟的行为,如果我再成熟一点,如果当时我的心情能像现在一样安宁平静,我就不会那么做。

  我怼陈胜,一来是因为我看不惯他虚伪,当着老板一套,被着老板一套,二来看不惯他说大话,说自己来能给同事带来很多客户和利益,而实际上什么都没有。三来,我负责公司的物料设计,他做项目难免有求于我,我怼他,他也要显示他做为领导的大度并不会对我怎么样。

  于私,我讨厌他到极点,公开表示讨厌他。他的早会在进行了不久之后也坚持不下去了,于是他用一种以为我会开心的语气跟我说:“小铁,以后不用开早会了。”

  我冷漠的回答:“我们本来就不用开早会,是你来了才又要开的。我讨厌你不是因为早会,是因为你太虚伪了。”当时的气氛略显尴尬,但他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人,并没有影响他心情。

  于公,我不会怠慢任何他工作上的事。有一天深夜,零点多,我还在玩手机,刚准备睡觉了,手机有一个号码来电,我看了看号码,熟悉又陌生的样子,想了一下,还是接了。是陈胜打来的,他说:“小铁,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么晚打电话给你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我有点莫名其妙,说了一堆对不起,又不说正事,我都快失去耐心想挂电话了。

  他说:“明天下午这个巨画有一处文字我弄错了,顺序搞错了,你明天早上能不能加个班帮我改一下,明天九点就要……明天这个活动很重要,地产老板也会来,首富的儿子也会来……”

  改稿就改稿,还不忘提一句首富儿子,人家能认识你呀?能请我吃饭咋的?我真服了!

  大周末的,我早上六点晕乎乎拿着咖啡坐车到公司帮他改稿。

  周一上班,这事儿他只字未提。平事他做个什么事都很高调向全公司广播,怎么大半夜找我加班不当众表扬我了?

  没多久他就搬离了我右边的工位,搬到后面一排去了。他是有独立办公室的,但他说要融入大家,所以也坐在大厅的工位。只有当客户或合作方来公司参观的时候,他才搬着他的小电脑回他办公室坐着。

  很显然,他并没有融入我们,我们还是在自己的小群里吐槽他。他搬离我的座位,也摆脱不了我的日常怒怼。因为我们还有工作群。

  陈胜在办公室宣布说,以后没来上班的同事,无论事假还是公务都得发照片到工作群证明,否则发红包十块。

  搞笑的是,他宣布之后就经常不来公司了,也没发图,我只能@他提醒他发红包。

  终于我的找茬行让他觉得我不可理喻,于是他重新建了一个没有我的部门工作群。惹不起躲得起吧……

  因为座位已经隔开,群内也无冲突,那段时间他也没什么项目,我和他没什么交流,也不在有冲突。后来他就慢慢的每天都有客户,来公司的时间很少,到我离开公司的时候,他几乎一两周才来一次公司。

  据说,因为他的加入和各种变革,并没有给公司创造多大的效益,也没有他之前承诺的提高公司的业绩,所以他的公司合伙人的身份也不负存在,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可能会有别的合作方式在洽谈中。

  客观理智的来看,他是一个工作态度很积极的人,每天都是打满鸡血的感觉,充满了自信。这是值得同事们学习的地方,但是也是因为他盲目的自信,自认为很了解G公司的状况,而其实对公司的真实情况一无所知,没有做过详细的调查就开始理想化的做一些改变,导致整件事情以失败告终。

07新来的项目总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