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旧友

  “你是……”

  白空略略一顿,有些犹疑地开口。大天狗稍抬眉尾,清冽的眸光似是不夹杂半点情绪。对望片刻后,乌黑羽翼一展便离去了。近距离感受一次暴风洗礼的白空抬手捋了捋头发,满面严肃地考虑起自己刚来就得罪人的可能。

  “此处景色可有不妥?”

  听安倍晴明含着打趣的一问面色松了些,白空摇摇头,无奈地抿抿唇应答:“环境很好,很漂亮的庭院。”

  “刚才对话意外中断,还未请教名姓。”晴明慵懒敲动的蝙蝠扇一止,明净的眸眼认真地看来。白空笑了笑,于午后浅金色的阳光中启唇道:“我叫白空。”

  “名字是最短的咒。互相交托名姓,于此处结下羁绊。”晴明的嗓音舒缓悦耳,引得白空眯起眸子,低声松散地笑着。晴明转过头,有些好奇地眨眨眼。白空敛了笑意,漫不经心地说到:“羁绊的缔结亦是缘之所至,人与人之间的命运便如这流水一般,不知缘起,不知所向。”

  晴明莞尔,展开此扇挥动一二,又“唰”地将之合拢,看向白空的眼中似有流光。白空望入他眸底,静默片刻后又笑到:“我们失忆前是旧友吧?晴明。”晴明笑而不语,只抬步往林外走去。白空支起身,掸了掸衣袍上的木屑也随他而行,片刻后便一同回到院中。见晴明随意地坐在廊沿,白空也一点不客气地坐在他身侧,懒散地倚着廊柱。

  似魏晋名士,自带风流。白空散漫地发散着思维,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后又怔忪了好一会。魏晋是什么?难以言喻的焦灼使他不安,于是白空主动挑起话题:“晴明,我先前所穿的那一身衣物呢?”

  “破损很严重,勉强洗掉一些血污后晾干放在了你休息的房间。现在要去看吗?”晴明话音一顿,略垂下眼帘勾起一抹浅笑:“还是说……想问我什么呢?”

  “你会告诉我吗。”

  白空抿平了唇瓣,以陈述的语气问出这句话。而回答他的,只有晴明的轻笑和一句“时机未到”。……去他妈的时机未到。

  对安倍晴明的隐瞒采取不告而别的白空,火大地抬脚踹飞一截枯木。却不知卡进了谁家的车轱辘里,马车一侧差点翻倒。听着马儿凄厉的嘶鸣,白空在跑和留之间挣扎片刻,还是没能违背良心与道德的束缚。在马车主气冲冲推开门跨步而出时,白空已经组织好了措辞,可不曾想对面竟已唤出声。

  “白空阁下?”

  马车主是一名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武士。一头奇异的白发比之晴明要偏银,而额间的留海中有一抹张扬的红。白空的视线在他赤红的瞳上一滞,神色不明地颔首应声。白发武士爽朗大笑,走至他身侧一揽肩,邀请到:“既然再逢,这次的酒席可不要再推拒了。”

  绷着气场的白空无奈应下,不明不白地被带上了这人的马车。与此同时,随行的姑获鸟悄然后退,沿着街角疾行回土御门街复命。听毕姑获鸟的报告,这次换晴明头疼了:“麻烦了,竟是源赖光吗……你说他们相谈甚欢?”

  “是,白空大人和从前一样,源赖光大人并没有起疑心。”

  晴明在中庭踱了几步,并足端立片刻,正色对姑获鸟嘱咐:“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暂时请妖琴师处理杂事,重要的事就等到我回来。我出门一趟。”

  起先以为他只是散散心,可没想到竟能在路边撞上源赖光。是真的没有发觉,还是另有所图呢?毕竟以源氏近期不定的行踪……怎么会突然邀请白空?麻烦了啊。

第二章 旧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