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缘由

  “原来如此,我看这位长官气宇不凡,倾佩的很,不知是哪家大人门下。”

  听到苏糯如此说后面的小辈突然就神气了,

  “我家大人乃是护国大将军,圣上亲封边疆战神。享一等公爵,子孙世代承袭。”

  “那可真是满门荣耀啊。难怪如此气魄,高山仰止,佩服佩服。”

  “不知道那否进姑娘的雅间搜寻搜寻。”

  我见那管事话语上谦让其实背挺的正直,可见是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了。

  “当然,请。”

  我随他们搜,自己悠然坐在桌上继续吃着饭。

  窸窸窣窣翻箱倒柜一阵后,下人报了一声

  “没有。”

  “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没有,你们打扰到本姑娘吃糖醋排骨了。”

  “赶紧告诉我,不然把你扔进牢城营磋磨。看你说不说实话。”小兵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我其实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因为这给我一种被欺负的感觉”

  而母后说:“我是公主,永远不会被人欺负。”

  看来他们听到了开窗户的声音,这是在怀疑我了。

  我看到掌柜连忙跑进来,用眼神示意我忍耐一点,毕竟墨国斗得过大将军就只有闻名天下的宰相了。

  我突然想看一场好戏。

  “倒是听到了一声跳窗户的声音,然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到后院去了。”我装作懵懵懂懂的回忆道。

  “后院有个小树林破败以久,因为我家酒楼大,又兼顾吃食住宿,所以后院连着东边山头,那小贼怕是往后山跑了。”掌柜连忙介绍道。

  “有什么吃的嘛,爷爷饿了。”

  “有有有,刚做好的糖醋排骨,还有新烫的米酒,这就给爷包好路上吃,追查辛苦了可不能饿着肚子。”掌柜就像早已习惯了被欺压,连连点头同意。

  “嗯,这才懂事。”

  “于是那些秉公办差的兵拿着大包小包吃的心满意足往后山去了。”

  “姑娘何必惹上他们,平白连累家里父兄。”

  “怎么他们一直如此猖獗吗?我怎么听说大将军治下严明,从来不许手下将领惹是生非的。”

  “那是以前了,现在……诶!不说也罢。姑娘还是赶紧吃完去赏灯过节吧!”

  掌柜叹着气走开了。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壮士客气了。本姑娘倒是想问问壮士是否真的偷盗瓷器。”

  “姑娘若是信了他人之言,恐怕早就揭发了在下吧!”

  “聪明,废话不多说,我想知道你的身份。”

  “有一个问题,姑娘为何如此相信在下。”

  “眼睛,眼神透彻可见心境,你不是坏人。”

  “啊?”

  “废话,偷盗瓷器要像这般跳来跳去,早就摔碎了好吧。”

  “谢谢。”

  谢什么,这有什么好谢的。

  “快走吧,他们反应过来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恐怕走不了了。”

  一阵迷烟充满屋子。

  我们本想从窗户逃走,没想到窗户已经被钉死了。

  我昏倒前想起回宫的事情:

  “糟了,又要被母后训戒了。”

  ……分界线……

  明玥宫皇后寝殿。

  “母后,我今晚就不回驸马府了,想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睡。”

  “不行,都嫁人了怎么还如此淘气,你不回去让驸马怎么想本宫。”

  “母后,我已经和驸马说好了,今天和母后有要事商量,再说了,出宫多麻烦啊,折腾来折腾去的好累的,最最最重要的是,今天我想陪着母后。”

  这种时候我怎么能不陪着你,我知道小蓟对你有多重要。

  “乖孩子。你和驸马恩恩爱爱的,等来年在给母后添个大胖小子,母后就知足了,母后宁愿你没有这么懂事。”

  “我这么懂事你还不省心啊。”

  “省心省心,你永远是我的乖女儿。”

  “母后,小蓟姐姐姐姐的职位得有人定时,我把宋厨娘提拔为大宫女,当你身边的管事嬷嬷,我知道你很中意她,女儿也觉得厨娘可信人又能干,就自作主张了。”

  “果然还是女儿最贴心。”

  不这么懂事,就不用受那么多苦,成长的代价母亲早知道所以不想你经历,没想到还是没有保护好你。做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公主平平安安多好啊。

  一夜过去。

  “母后,母后,你怎么了。”

  宋嬷嬷连忙慌张跑进来。

  “嬷嬷,嬷嬷,母后不知道怎么了。”

  ”公主摸摸皇后娘娘额头是不是烫的。”

  “全身发热,有可能是发烧了。”

  “老奴去请太医。”

  “叫吴姐姐过来,旁人问起就说请平安脉,此事不宜声张。”

  “是,老奴知晓。”

  吴白把过脉以后,郑重其事地问起缘由。

  “小蓟姐姐被杀害了。”

  “什么,这可是皇后宫中,何人如此大胆。”

  “已经在查了,只是恐怕查不出什么。宫中守卫如此深严,能轻而易举潜进皇后宫中杀人,这种人一般人对付不来。”

  “事情恐怕瞒不住,三天内就会传扬出去,为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可能会草草结案。”

  “已经加强戒备了,这种事情暂时应该不会发生了。”

  “只是天子脚下,大墨皇宫,居然发生这种事情,实在令人气愤。”

  “吴姐姐,我母后的伤势怎么样。”

  “我说怎么突然就七情郁结,肝气不舒,原来是这样。”

  “母后还是很自责。”

  “我开些舒肝理脾的药,只是要记得让皇后娘娘早日放心心结是正经。”

  “说来容易啊。宋嬷嬷去煎药吧!如今我谁也信不过,嬷嬷务必亲力亲为。”

  “老奴知晓。”

  “你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娃娃还学老头子叹气干嘛。”

  “吴姐姐我已经嫁人了。”

  “对啊,你怎么嫁人了还像个女娃娃呢。”

  “姐姐。”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记得好好照顾皇后娘娘。”

  “我记住了。”

  给皇后喂完药,皇后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苏糯抚摸着母后的鬓发,第一次发现原来她如此憔悴脆弱,仿佛一吹就倒。

  或许在小蓟心里,她也不过是个要人照顾的小女孩。

  “母后,从小到大你都是那么坚强,我一直觉得有你在我身边什么事都不怕,女儿还要你的照顾,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你振作起来,你不是说还要等你带外孙呢吗。”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公主,驸马来接你回去了。”

  

第四章 缘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