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历练开始

  弱,还是太弱了。她要变强,这还远远不够。

  一直在旁边观战的青衣少年一瘸一拐的走到两头铁骨熊旁边,掏出匕首,挖出晶核,双手捧到君柒歌面前。

  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在下夜邪,大恩不言谢,以后夜邪这条命就是姑娘的,如有差遣万死不辞。”

  君柒歌扔下宝剑,拿起其中一枚晶核,转身就走。

  “老大,老大,等等,你忘了你的小可爱白白了吗?”小白白像闪电一样跃上君柒歌肩膀。

  “姑娘,恩公,能否告知姓名?”青衣少年焦急的从后面追上来。君柒歌脚步不停,挥挥手,速度加快,转眼消失在青衣少年的眼前。

  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在魔鬼之森,溪水中,一片芦苇荡深处,一个13岁的少女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欢快的歌谣。

  小溪畔的一块岩石上,一个面目清秀中带着一种不符年龄的阴鸷青衣少年和一个毛绒绒的小兽背对小溪,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为正在沐浴的少女放风。

  是的,青衣少年最终还是追上了少女,尽管君柒歌撵过几次,但青衣少年十分坚持。

  最终拗不过,君柒歌只好作罢。一人一兽行,变成了两人一兽行。

  换上一套黑衣,从长下摆处撕下衣摆,把头发扎成马尾,利索清爽的走出来。

  青衣少年已经烤好三只肥美可口的野鸡,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气,听到声音,回过头,不觉看痴了,眼前竟然是一副如梦入幻泼墨美人图。

  肤若凝脂,如墨一般的青丝用衣带扎成马尾,显得英气又干练,冷清的月光在这比绸缎还要柔顺的墨发上镀上了柔美的光辉。一双灿若星辰的灵动眼眸,宛如会说话一般,仿若能把人的灵魂吞噬掉。鼻子高挺,两分妖魅邪气,七分灵动稚嫩。一身黑色的男装让绝美的人儿平添了一分男子的英姿飒爽。

  “老大主人,你好美哦,你的胎记彻底没了。”小白白捧着小脑袋眼里冒着粉色小星星。

  “夜邪,有吃的吗?好饿哦!”

  青衣少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觉红了脸颊,慌忙奉上烤的外焦里嫩的烤野鸡。

  两人一兽美美包餐了一顿。君柒歌满足的打着饱嗝儿,有多久没好好吃顿饱饭了,明天就启程回凤溪国都城。

  自己失踪这么久,那个所谓的祖父该多着急呀!上一世没有一个亲人,没人知道她那种既渴望有亲情,有畏惧亲情的心理,隐隐有一种期待呢!

  小白白感觉到君柒歌的情绪波动,乖乖的趴在君柒歌怀里,“主人老大,小白白会对你一直很好,很好的,”君柒歌心里暖暖的,嘴角微微挑起。这是怎样美好的感觉呢!

  “老大,明天咱们回都城吗?”夜邪本要喊君柒歌主人的,但君柒歌不许,他只好跟着小白白喊老大。

  夜邪摸着身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心里一阵发暖。这是老大亲自为他糊上草药并包扎。这是十八年来,第一次有人如此在乎他是否受伤,第一次有人如此关心自己。

  自从那个所谓的家里逃出来,一路磕磕绊绊,几次死里逃生,几次身不如死,几次想到放弃生命。直到逃入魔鬼之森遇见了她,她的自信,她的微笑,她的关心,让他就如溺水的囚徒抓住了稻草,就如阴暗的地域出现了一轮太阳,让他想要抓住这抹温暖。

  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留下来。希望自己的阴暗生活中留住这抹温暖。老大并没问他的以前,只是说要想跟着她,就决不能背叛,因为她最痛恨背叛。

  在说这话是老大的眉宇间是一种失落,一种孤寂。当时,他是愤怒的,心疼的,怎样狠心的人背叛了她,让她小小年纪染上了轻愁,他跪在地上咬破食指,对天发了血誓,他永不背叛,如若违誓,天地不容。让天地血誓在他与她之间建起一抹神识联系。他要跟着她,为她披荆斩棘,成为她手中最锋利的那把利刃。

  “嗯,明天回都城。”君柒歌依靠着树干,揉了揉眉心,慵懒的回道。

  夜色渐浓,篝火渐渐熄灭。君柒歌和夜邪窜上高高的树干躲避猛兽。

第10章历练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