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主动的博弈

  虽说跟曾伟已成为微信好友一周多了,但曾伟没发过微信信息给刘妍,此间他的微信朋友圈也没有更新。感觉压根就没重视过刘妍的存在,只是应付式多了一个微信好友而已。想到这,刘妍难免有点失落,估计对方也是抱着认识多一个异性好友而已,对跟她相亲没有多上心的。

  一般工作日结束忙碌的工作,刘妍在食堂吃完晚饭,就回到自己住的公司宿舍看书做题备考注册会计师。说起跟同事共住一事,刘妍现在还心有余悸。本来刘妍刚入职的时候,被分配跟市场部一名大龄女同事陈红共住。陈红在同事中的口碑不大好,跟市场部副总监搞外遇,那位副总监的老婆也是在公司担任管理层。之前跟她共住的舍友要不申请调换宿舍要不就咬咬牙在公司外面租房子住。只有还没成家的同事才会住在公司宿舍,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都是尽可能多方面节省开支,多存点钱,能早点在大城市买一套房子,在这城市扎根下来,而不是总有一种流浪的感觉,有属于自己温馨的家,有一盏为自己而亮的灯。考虑到自己刚毕业,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刘妍觉得自己对陈红多忍让,不犯着她,应该也能和平相处。但事实姜还是老的辣,就算刘妍尽可能不待在宿舍,都是在办公室待到晚上10点左右,回宿舍洗澡就马上睡觉,也还是碍着陈红。她会三更半夜回来宿舍,洗澡搞这搞那,声音大的很,而且好几次不知为什么她也突然跑过来大力摇动刘妍的床,刘妍心里吓得要命,也只能装着继续睡着,更不敢说什么。其实陈红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让刘妍主动搬离宿舍。刘妍也觉得陈红是个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激怒她会把她杀了,有时刘妍在宿舍接电话,陈红又是把电视的音频开到最大又是摔门摔凳子。听别的同事说,之前跟她同住的一名女同事,长得很漂亮,也喜欢购买漂亮的衣服。衣服晾在宿舍阳台上,陈红以碍着她晾衣服,把对方的衣服取下来用剪刀剪碎扔进垃圾桶。遇到变态的,就不是忍不忍耐的问题,而是上升到性命能不能保住的格局了。刘妍就直接跟部门领导法务总监说了自己目前住宿遇到的问题,要不让行政部安排单人宿舍,要不刘妍主动离职。当时刘妍工作卖力,也有点小成绩,而且法务部也急需人手。部门领导跟行政部负责人打一下招呼,刘妍当天就搬进单人宿舍,环境挺不错,大房间配有床、书桌、椅子、电视机,还有免费的WIFI。阳台旁有独立卫生间和小厨房。这些单人宿舍都是之前提供给香港籍同事居住的,后来集团香港籍同事慢慢少了,很多类似的单人宿舍就空出来,领导打招呼才能安排普通员工入住。某种程度上而言刘妍也算因祸得福。

  刘妍也很享受一人独处的时光,刚好在备考注册会计师的专业阶段,回到宿舍就开启刷题的模式。做完一套真题两三个小时,校对真题答案摘抄错题也并不比做真题时间少,不知不觉一个晚上就过去了,经常是今晚做真题明晚校对真题答案摘抄错题轮流来。在职备考只能争分夺秒,刘妍觉得自己过得很充实。对曾伟申请添加自己微信,从来不搭理自己也没怎么在乎。

  某个周末,刘妍接到老妈的电话,老妈直接就问:“司机大叔介绍的那个男生怎样?你不要每天就顾着工作考试,最后还是要嫁人的,不要挑三挑四了,知道吗?”

  “妈,我跟对方都没说过话,面也没见过,我怎么知道对方怎样?”刘妍回答。“不是快到中秋了吗?你约那个男生过来老哥家里吃饭,让老哥嫂子他们先帮你把把关先,我怕你就只会工作忙着考试,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听了老妈的话,刘妍都头皮发紧,真的要自己主动去联系曾伟吗?该说什么才好?而且第一次见面就约对方跟自己的家人见面感觉不大好。真的烫手山芋啊,早知道就直接不答应跟曾伟相亲就好了,就不会有这烦心的问题。

  

主动的博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