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楚文靠在卧室的门口,揉着还在痛的头。

  赵曦反复思考着这句话。

  什么叫做不喜欢和其他龟住一起?

  什么叫其他龟?

  赵曦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求助的看着其他场内观众,屿筝。

  屿筝见楚文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也不好直接提醒,只有给赵曦使眼色“啊,赵曦啊,我给楚文讲讲他的病,你先回家好吗?”

  赵曦有些同情的看着楚文,点点头,把钥匙放在了桌上,什么也没问。

  希望楚文能坚强的面对自己的病症。

  赵曦给了楚文一个加油的眼神,关上门走了。

  楚文觉得莫名其妙。

  “又做梦了吗,这次又梦到什么了?”

  楚文叹了一口气“又是伏羲琴,这次还多了一个男人。”

  “贺耀之?”

  “对,你怎么知道?”

  “我来的时候你一直在念叨,把人家赵曦都吓坏了。”

  “对了,我刚刚就想我问你,赵曦怎么在。”

  屿筝摇摇头“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觉得还是要回去一趟。”

  “不,我觉得不太对,好像所有人都在刻意避开这个事情。”

  “楚文…”

  楚文打断她“包括你。”

  屿筝不动了,停下来看着他“楚文,你想太多了,我回去给你拿点药,明天来找你。”

  她不想过多说这个话题,就像她一直不愿意欺骗他一样。

  楚文垂下眼。

  这种被所有人隐瞒感觉在打雷后都特别强烈,除了变成原形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可以不用看到哪些不知道哪里飘来的场景,也就不会有这么多欺骗感。

  真想变成龟一直在赵家。

  目送屿筝出门,楚文又低声念了一句

  “伏羲琴。”

  ...

  屿筝觉得心里有些压抑。

  她本是白虎化成的人形的仙官,与那龟化为人形的楚文认识上千年了,不过最近几百年也只有在打雷后才见得到他。

  他比三年前开朗一些了,也多了自己的想法,甚至说得话也比原来多的多了。

  “性情开始转变了吗。”屿筝看向窗外,她在这家原来经常来的小酒馆里等人。

  等一个对她对楚文都很重要的人。

  “你怎么才来?”终于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影开门进来,直直的对着她走来。

  敖彦青气喘吁吁的坐下,拿着茶杯给自己灌了一大杯水后,才润润嗓子回答“我这不是去了魔界一趟嘛,替司命星君找点东西。”

  屿筝并不在意他说的话,只是自顾自的开口“你知道吗,楚文又看见那些回忆了,怎么办?最近好像性情也开始变化了,我觉得封印压不住了。”

  敖彦青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他撑直了背“之前不都一直是安全的吗,”

  “我也不知道,他甚至能看到贺耀之了…我觉得过不了多久就…我想告诉他,我不想再欺骗他了。”

  “不行!你想看着他去死吗!”敖彦青声音提高,他不愿意欺骗楚文,但他更不愿意看着楚文去死。

  屿筝表情一下子变得苍白“那怎么办,他现在这个样子,迟早…”

  “只要最近雷雨天不多,他不被贺耀之带进回忆里,就都是安全的

  “我去找雷公电母说明情况,你得催促太上老君,这都一千年了,怎么还练不出净化的解药!”

  屿筝点点头,突然想起来一事“楚文有个邻居叫赵曦,感觉和楚文关系不一般,今天楚文…她全程都在,包括伏羲琴和贺耀之她都听到了,需要我抹去记忆吗?”

  敖彦青来了兴趣“与楚文关系不一般?可以啊这小子!终于开窍了!”

  “重点不在这里!”屿筝皱着眉,怎么这人永远找不到重点?

  敖彦青收起了八卦的表情表情又严肃起来“暂时不用,不能让楚文察觉,所以不能打草惊蛇。”

第二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