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楚文才到衡阳城就被衡阳的空气给惊了一下,随即感叹自己是在大城市待久了,不止这里,原来整个人界的空气都是极好的。

  他回想起上一次来衡山,是建安十三年,他被派下来巡回被刘备意外得到的玉佩,这一晃过去差不多将近两千年了,可笑的是,这两千年他依旧像个巡回犬一样不停的去世界各地找东西,仙官不好当啊,好像两千年前的那个时候他见过南岳真人一次。

  坐上去衡山的专车后,楚文低下头陷入回忆中。

  那时真人见他时的惊讶的表情和对他说的话都历历在目。

  “你命里终将会有一劫,就算你拼了命想遗忘,但是你和她就是会冥冥之中相见。

  “你不必惶恐未来,你是躲不过去的。

  “所有失去的都将会失去,你强求不来的。

  “以后的事,你以后会回来问我,你不必担心。”

  他至今未懂话里的含义。

  他真的不懂还是全部遗忘?

  真人似乎真的能洞察一切,这就是他所说的再次回来吗?

  楚文也说不出来。

  他决定先去找真人,他实在是太疑惑了。

  到衡山脚下时,楚文凭着记忆摸索着那条上山的小道,他记得一直爬到山顶他就会看到一座寺庙,果真,在快要到山顶的时候,周围的景象都变模糊了,楚文微微一施仙术,眼前出现了一座破败不堪的小庙,周围的树木茂密,全是仙气围绕。

  楚文往里走去,在门口停下,他有些慌张,对未知一切的慌张。

  门突然就打开了。

  从里传出一声通透的男声“请进。”

  楚文吐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眼前这人和记忆中重叠在了一起,他一身白衣,从未老过的中年样貌,正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楚文恭恭敬敬微微屈身,“真人。”

  赤松子点点头“你今日所来是我意料之中的事。”

  见楚文低头思索又开口“有什么事就直接问吧,你今日不就为心中之事而来吗。”

  楚文下着决心终于说出那三个字“伏羲琴...”

  “伏羲琴到底是什么?”

  赤松子捋了捋胡子“伏羲琴乃是上古神器,曾有上古圣兽保管,如今下落不明。”

  “那贺耀之夙燮又是何人?为何那贺耀之要一剑刺穿夙燮?”

  “那夙燮就是那守护伏羲琴的上古神兽朱雀,千年前神魔大战,死伤无数,夙燮为护伏羲琴被贺耀之一剑毙命,四大神兽现如今就只剩三个在世,而那贺耀之则是魔界魔王,一直窥伺伏羲琴,想将其占为己有,可最终被天雷所击中,神魔大战最终以魔界惨败拉下帷幕,魔王神秘失踪,无人得知他的下落。

  “这件事一直是神魔两届的伤疤,没人敢再度提起。”

  楚文迷茫的看着赤松子“真人,那我为什么会一直看到这些东西呢,我在中间又扮演什么角色...换句话说,我是否为天界效力。”

  赤松子长叹一口气“你在这场战争中举足轻重,你就是这场战争的关键...”

  “那我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我不知为何失去了对这件事的所有记忆...”

  “千年前我就告诉过你,时机未到,你自己回想不起来所有事的,不得强求也强求不来...”

第四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