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警院

卑耳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画画的女生

  人生就是一场场离别和一场场相逢编织成的,离别时的伤感和相逢时的喜悦,让人刻骨铭心。警察学院,对于下面故事的主人公们来说,是不可磨灭的一站。他们的青春,人生最精彩的几年,都是在警院。他们有的立志从警、有的阴差阳错、还有的一言难尽,但人生旅途的大学这一站,他们停靠在了警察学院,他们的友情、爱情、亲情…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源于警察学院,这是属于他们的青春警院。

  “喂,你好,我找一下陈骏”,半夏怀着忐忑的心拨通了电话,之所以忐忑是因为,电话另一端是陌生人。

  “嗯,我就是陈骏”,陈骏听到电话里传来了普通话女声,自然也讲起了普通话,不过是“川普”(四川普通话)。

  “我画了一幅画,想来参加你们的绘画比赛,我到哪里来找你?”半夏问道。

  “我教室在3808”,陈骏回答道。

  陈骏和半夏都是警察学院大一新生,在这个电话以前,二人没有任何交集。

  陈骏大一所在的系部开学军训完,就组织开展了绘画征集比赛,陈骏负责收集绘画作品,校园里征画海报上留的都是陈骏的电话和名字。半夏,从小学习绘画,童年、少年、青年时代,都伴随着她最爱的画笔。高考也奔着美院去的,但是因为高考成绩差重点线一分,半夏惜别美院,凭借文化课成绩被千里之外的警院录取。

  因为先前的联系,陈骏早已在3808门口等待半夏,半夏低着头把画交给了陈骏,之所以低头,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半夏军训晒得黑,尽管军训后的陈骏也不怎么白。陈骏接过画,半夏就转身跑开了,也没有留下话语,半夏的样子,陈骏也是没看清的。绘画比赛的成绩在一个月后公布了,半夏凭借一副“**抱罐图”以全票的成绩获得了一等奖,因为是半夏大学第一次获奖,所以半夏会一直记得。

  领奖的时候,陈骏才看清半夏的样子,电影里的老梗,“姑娘,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陈骏觉得半夏似曾相识,同样,台上领奖的半夏也看到了台下忙碌的陈骏。但是因为台上台下,匆匆而过,二人来不及打照面,毕竟也没那么熟。

  没过多久,陈骏和半夏在警院生涯里的第一次警容风纪检查到来了,陈骏因为着装不规范,在警容风纪检查还未开始就被请到了主席台,因为2000多名大一新生就只有陈骏一个人没有戴帽,太明显了。当着全院新生的面,陈骏从台下到台上短短十米的距离,陈骏走的很慢很慢,屁股上像栓了一个货车轮胎,非常的沉重。站在台上,心里发慌,大写的好尴尬,唯一的期待,有个人上来跟自己一块儿站在主席台上,这样自己也好受一点。

  临近尾声,陈骏已经在台上站了二十分钟。检查老师走到半夏旁边,上下扫视半夏,齐耳短发,眉清目秀,着装规范,戴了帽子。老师之所以是老师,就是因为他们不是学生。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检查老师用手抚摸半夏得头发,头发居然松动了,再用力,半夏自己扯下头上的假发,马尾扎在头上,也显得俏皮可爱,但是与当天的环境格格不入,和陈骏没戴帽一样,整齐划一的人群里,显得比较突兀。半夏同样也被请上了主席台,陈骏看着台下扎着马尾的半夏脚步轻盈走上主席台,并且站在了自己身边,“姑娘,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陈骏故作镇定。半夏听后扑哧一笑,并没有回答陈骏。

  半夏、陈骏二人不期而遇的相逢,是一段感情所需要的开场。感情很复杂,友情,抑或是爱情,甚至是亲情。

  “我在出站口等你”,陈骏给火车上的半夏打电话。

  “我马上出站,稍等一下”,半夏拖着行李箱踏上了陈骏所在的城市。

  陈骏注视着出站口,生怕错过半夏。“陈骏!”半夏在出站口一眼就认出了双眼茫然的陈骏,回过神来的陈骏连忙冲到半夏跟前,因为跑的急,前脚绊后脚,陈骏扑倒在了半夏跟前。

  “春节已经过了,何必行此大礼?爱卿快快请起”半夏伸手去扶陈骏,“看到你,有点紧张,有点紧张”陈骏尴尬的从地上起来,并顺手接过了半夏手里的拉箱,“我们先回家!”

  半夏迟疑了片刻,“这样好吗?”陈骏转过身去,“没事,我家里边没人,我爸妈他们都去爬山了。”

  于是半夏在陈骏的带领下,到了陈骏的家里,放置好行李,稍作休息后,陈骏带着半夏到了夜市,夜幕下的市集,人群攒动,以四川小吃为主,钵钵鸡、片片鱼、肥肠粉、砂锅米线、烤脑花、红油水饺、冰粉……琳琅满目,看的半夏眼花缭乱,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那我们从街头吃到街尾”陈骏招呼着半夏坐下,“和我们家那边的夜市好像,也是这么热闹,但是吃的东西没这里多”,半夏向陈骏介绍道。

  街头吃到巷尾,半夏吃的很满足,“好吃,但好辣!”“没事,吃点冰粉就不辣了。”因为陈骏,半夏在陌生的城市感觉很温暖。因为半夏,陈骏在熟悉的地方推介着自己的家乡。

  夜里两点,好吃人群依然热情不减,吃累的半夏想睡觉了。陈骏带半夏回家,“不嫌弃就回我家住吧,放心,不会有什么的”,“我相信你的,只是这样会有所打扰吧”半夏轻声说道,“没事,家里就我们两个,不打扰”陈骏诚恳的说道,“主要是你一个女生,在外住宾馆,会有点不安全”。

  半夏点点头,跟着陈骏回家了,回到家,陈骏把自己房门钥匙交给了半夏,“你住我房间吧,这是门钥匙,你把门反锁着”,“你不会还有备用钥匙吧?”半夏边开玩笑边说道。

  相互问候晚安后,半夏、陈骏进入了梦乡,只是半夏在卧室床上,陈骏在客厅沙发上。异乡的夜里,半夏睡的很香,可能是因为美味的夜市,最有可能还是因为舟车劳顿。家乡的夜里,陈骏失眠了,可能是因为睡了沙发,最有可能还是担心半夏睡不好。

  因为浅睡眠,陈骏早上七点被钥匙开门声惊醒,钥匙开的是家门,爸妈爬山提前回来了,所以是惊醒。陈骏立马从沙发上弹起,与此同时,陈骏卧室门只听到“嘎”一声,那一刻,时间静止,陈骏在客厅中央立着,卧室门和家门呼之欲开。

  几乎同时,卧室门和家门打开,陈骏先往家门跑了一步,又折回卧室门,半夏睡眼朦胧,和陈骏站在一起,陈骏爸妈打开家门,四人相对站立,“山上太冷了,睡都睡不着”陈骏父亲在和陈骏母亲抱怨,陈骏母亲率先看见睡眼惺忪的半夏、陈骏二人,然后用手在拉拽陈父,示意他不要说话,四人相视一笑,“妈爸,这是半夏,我警院同学,我们没有……”陈骏话音未落,陈母抢话“没事,没事,早上想吃点啥子?”,“你们睡,你们睡”陈父不知道说什么,和陈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出了房门。

  半夏和陈骏目送着陈父,陈母走出房门,二人“石化”在卧室门口,大写加粗的尴尬。半夏匆匆返回卧室,关门声打破了寂静,把陈骏拉回到现实里来,纠结着怎么给父母解释、如何面对半夏。半夏回到卧室洗漱间,深呼吸,捧了一捧冷水,浇在了自己脸上,又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莞尔一笑,又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自己春节新买的衣服,白色的羽绒服搭配黑色的短裙,洗漱穿戴好,半夏走出了卧室。

  见半夏走出卧室,陈母热情的招呼半夏到饭桌上坐下,陈父在厨房里拿碗筷,因为不清楚半夏早餐习惯,饭桌上从南到北,依次摆放馒头、花卷、包子、稀饭、腌菜、面条、米饭、凉拌猪头肉……半夏看得眼花缭乱,“早饭吃这么多啊?”陈父、陈母坐在一边,半夏、陈骏坐在对面,八点的太阳透过窗户,照进饭厅,四人吃饭的场景,如此美好。

  早餐过后,陈骏和半夏收拾好行李,准备返校,陈母明显依依不舍,不知是舍不得自己儿子还是半夏,可以见得,陈母、陈父对半夏非常喜欢。陈母、陈父将陈骏、半夏一直送到车站,为二人购好车票,送上客车,并邀请半夏假期再来家里做客。

  回校的车上,半夏和陈骏一言不发,陈骏想说些什么,就不知从何说起,半夏想说的很多,“说过不会掉下的泪水,现在沸腾着我的双眼”老狼的声音打破沉寂,半夏伸手去包里拿手机,连带手机掏出了一个红包。陈骏尴尬的笑了,从陈骏的笑容里,半夏知道,红包来自陈骏的妈妈。

  “没事,我们这里的习俗,同学第一次到家里来,长辈都要给红包”陈骏看了一眼半夏包里的红包。“你要是实在觉得不好意思,回头请我吃饭吧”陈骏见半夏不说话,继续说道。

  “那好吧,回头周末请你吃饭”半夏收起了红包。随后接了电话,电话里半夏用其家乡方言,陈骏一脸萌呆,确实听不懂。

  回到学校的二人,明显要忙的很多,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晚上聊QQ的时间也渐少。一来是因为,半夏、陈骏二人课前集合的站队位置变了,二人从相互间隔,变到各自在一头一尾,就有点,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的感觉。二来是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每个月30兆得流量不够聊天用,手机功能的增加,聊Q的时间减少了。三来呢,自从上次全寝室陪陈骏、半夏外出绘画采风后,周末活动,寝室五人都不怎么叫陈骏,怕影响陈骏“耍朋友”,陈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学期来后,周末主动带领寝室总计六人,外出旅游,周周都出去玩,以至于半夏说的请陈骏吃饭也不得以成行。

  偶尔在学校里,见一面,半夏、陈骏也只是寒暄一下,但也不存在谁躲着谁。期末考试完毕,半夏和陈骏在车站碰见,二人互道再见后,各自开始了二人的暑期生活。这一次,半夏不再借道陈骏所在的城市转车回家。

  回到家的陈骏,被母亲追问起,关于半夏的事情,“妈,下次不要动不动就给人发红包。”陈骏对于这件事,好像就只说了这么一句。差不多同时和陈骏到家的半夏,同样被家里人追问,关于陈骏的事情,因为在回校车上,陈骏听不懂的方言里,半夏给家里人说在陈骏家的经历,当然说的都是好话,“还行吧,就是太远了”对于陈骏,半夏如是说。

  假期里,陈骏不再是每天麻将,而是,约上朋友,一路逃票去了昆明,来了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穷游。先是买了短途的火车票,上车后,每人抱了一件矿泉水,火车上卖三元,陈骏他们卖二元,一行四人,互相配合,到昆明吃了土豆,剥开皮洒上海椒面,那叫一个爽。

  再看半夏,拉上闺蜜去了鼓浪屿,当然,与之随行的还有离不开画板、画笔。在鼓浪屿上住了一个星期,半夏也画了一个星期,漫步在鼓浪屿的街巷,走走停停,边走边画。

  回到学校,半夏、陈骏就是大二的师兄师姐了,二人依然很忙,忙社团、迎接新生,还有即将到来的实习。

  大二开学两个月后,实习来了,陈骏被安排去了北川,当然和陈骏一块儿去的,还有寝室五人。半夏被安排去了绵竹,绵竹在哪里?半夏第一次听说绵竹这个地方。临走的前一晚,陈骏寝室六人,在室长的带领下,很快就收拾完行李,随后拿出了啤酒、凉菜。半夏,则是行李收拾了一夜,都没有收拾好。

  实习的清晨终于到来,天还没亮,搬运行李的声音,划破天际,哪里都是忙碌的背影,半夏吃力的把行李拖下楼,正好遇见了正在帮区队女生搬行李的陈骏,“你先放着,我马上来帮你搬”,陈骏飞快的搬完了区队女生的行李,折回帮半夏搬的时候,在半路上发现了半夏拖着行李,步履蹒跚。

  “我来帮你抱”陈骏一把将行李抱起,往集结地走去,“里面装的啥东西哦,咋这么重哦?”陈骏抱着半夏沉重的行李,没有出声。“里面都是我画的画,因为是油画,所以比较重”,半夏倒是先开口说道,“你去哪里实习?”“北川”陈骏吃力得回答,“你喃?”“绵竹”,半夏回答道,“我都不知道绵竹在哪里,当然北川我也没去过,呵呵”,“绵竹,我晓得,那里的米粉好吃,到时候,你可以尝尝,至于北川,到时候,你可以过来耍,我请你吃好吃的”,陈骏边说边放下行李,“多保重,注意安全”,说完陈骏跑上了前往北川的客车,实习真的来了。

  前后一小时,半夏、陈骏分别抵达了实习点,不管喜欢与否,都要在那里工作生活半年。北川、绵竹两地都是地震重灾区,虽说灾后重建已有时日,但是地震带给两地的创伤依然清晰可见,半夏分到了警务室板房区工作,陈骏则被留在了派出所上班。

  半夏的工作很清闲,养狗、画画、煮饭、巡逻,有时候,牵着狗巡逻。陈骏的工作很忙碌,接警、出警、处警、抓人、卧底,有时候,还卧底抓人。陈骏没有再联系半夏,因为没时间。半夏也没有再联系陈骏,因为流浪狗太多了。

  就在二人快要互相遗忘的时候,因为实习同学受伤住院治疗,陈骏去医院守夜,忙碌的陈骏终于可以稍微休息,打开手机,看到半夏发在空间里板房和狗的照片,突然有点想念半夏,遂拿手机给半夏发了条短信“实习还好吗?”。

  收到短信的半夏,鬼使神差的拨通了陈骏的电话,“喂,还没有休息吗?”陈骏说的很小声,“没有啊,狗还没喂”,半夏回答道。

  “实习还好吧?”陈骏明知故问,“好,大把时间画画”半夏有点骄傲,“春节回家吗?”陈骏询问半夏。

  “要守板房,回不去,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不回家过年”,半夏有点遗憾。

  “那到时候我来和你一块儿过春节!”陈骏脱口而出,说完又好像有点后悔,因为那样,陈骏也不能回家过年,那也是陈骏第一次春节不回家。听到陈骏那么爽快答应,半夏以为陈骏是开玩笑的,也脱口而出“那春节见!”

  挂完电话的二人开始纠结,陈骏纠结到底要不要回家,毕竟北川离家更近一点,而且还有直达车,到绵竹需要转车。而半夏则纠结,陈骏真来了怎么办。

  时间在二人的纠结中过得很快,转眼就是除夕夜,之前,陈骏没有告诉半夏,是否会去绵竹和她一起过年,半夏也没有丝毫准备。

  从二人的表现来看,足以证明,再纠结的事情,也会被时间冲淡。除夕夜,陈骏出警,从早到晚,夜里又去寺庙执勤,凌晨两点,归。早晨,六点被新年的鞭炮声吓醒,起。打开手机,祝福短信“叮咚叮咚”响不停,好不容易停下来,发打开的第一条短信是半夏发来的,“新年好,值班快乐!”。

  “我今天来看你”陈骏点击确认发送,“叮咚”一声,半夏收到了讯息,又给陈骏回了三个字“我等你”。

  大概是被半夏的“我等你”三个字感动了,陈骏连忙收拾穿戴好,跑出了门,大年初一,大街上人影稀松,无奈之下,陈骏拦下往绵竹方向的摩托车,请求师傅带他一段路,50公里的距离,陈骏换了10辆摩托车,绝对的风尘仆仆,最后一辆摩托车,司机师傅还加装了外置音响,最后10公里,陈骏耳畔传来了西海情歌,“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最经典的应该是,“风似刀割我的脸”,隆冬的早晨,坐着摩托车,风呼呼吹过,确实割脸,疼。

  伴随着单曲循环的“西海情歌”,陈骏以摩托化推进的方式到了半夏驻守的板房区,陈骏还没下车,半夏的狗就向摩托追去,“狗撵摩托,不懂科学”,摩托车师傅打趣道。

  半夏见状,放下画笔,叫住了追摩托的狗,对于陈骏的到来,半夏有些意外,因为半夏估摸着陈骏不会来了。

  “我来晚了哈,新年快乐”,陈骏朝半夏走去。

  “新年快乐”半夏微笑道,“你还真来了啊,我以为你开玩笑的”。

  “哈哈,主要是我以前也没来过绵竹”陈骏说道,“你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吃饭”。

  “年初一,哪有馆子开门啊”在绵竹实习了一段时间的半夏还是了解了那里风土人情。

  “那我给你做一顿嘛”,陈骏边说边挽衣袖。

  半夏把陈骏带到厨房,半夏淘米煮饭,陈骏切菜煮肉,不亦乐乎。半夏、陈骏二人相互配合,三菜一汤被端上了桌,菜有了,总感觉还差点什么。

  陈骏顺手从包里掏出了两瓶红酒,“过节,我们也应个景吧,喝点红酒”,陈骏把酒放到了饭桌上。

  “好啊,我去拿杯子”,半夏起身去取杯子,这让陈骏有点意外。

  斟满酒杯,“第一杯,祝半夏同学春节快乐,实习辛苦”,陈骏一饮而尽,半夏表示感谢后,也干了。

  “第二杯,感谢陈骏同志打摩的来慰问守板房的孩纸”,半夏居然先干,陈骏不甘示弱,也干了。

  再喝下第三杯酒,陈骏不醉,半夏未醉。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是晚上。陈骏开始吃菜,半夏开始吃饭。

  “还喝吗?”半夏轻声问道。

  “我,都可以”陈骏说道,“我是来陪你过年的,你高兴就好”。

  半夏起身,转到厨房,拿出了二锅头,陈骏楞了一下,居然是二锅头。“冬天喝二锅头,暖和”,半夏说道。

  二人在年初一晚上,从红酒喝到了二锅头,聊着在警校的趣事,谈论着实习的见闻,屋外鞭炮噼哩叭啦,半夏却感觉很安静,仿佛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喂的狗不算。而陈骏觉得很热,也很辣,着急到屋外去洗了把冷水脸。回到屋内,半夏安静的睡着了,趴在桌子上,没有打呼。

  陈骏有点手足无措、措手不及,双手撑住脑壳的太阳穴,“陈骏,你要冷静。”镇定下来的陈骏,把半夏抱到了床上,为半夏脱掉了鞋子,没敢脱半夏衣服,然后拉起被子为半夏盖上。借着酒劲,陈骏转身把桌子收拾了,把碗洗了,缓过酒劲的陈骏,再次回到半夏的床边,觉得该做点什么。

  于是,陈骏又转身,把半夏喂的狗唤出了房间,随即进门把房门反锁,踱步到半夏的床前,看着脸色通红的半夏睡在床上,坐了大半天摩托的陈骏也累了,也想睡觉了。

  接着,陈骏就找了两根板凳,摆在了半夏床边,又去关了灯,陈骏顺理成章的躺在板凳上,还没有躺稳,脑海里传来了李老师的声音“死娃娃,要犯错误哟!”,想到这里,陈骏从板凳上滚到地上,又去把灯打开,再次躺上板凳,陈骏觉得稳当。

  一觉醒来,半夏从床上坐起来,双手来不及揉眼睛,就看见陈骏蜷缩在地板上,然后双手立刻挡住胸口,摸到衣服,半夏才将手放下,下床去给陈骏盖上了自己的多功能警服,这一盖,按照正常的反应,陈骏应该醒来,然后二人视线交汇在一起。盖上多功能警服的陈骏故意没醒,还用手去拖了一下多功能警服,好像在怪半夏没有盖好,然后继续睡,并打呼噜。

  看到这里,半夏招呼陈骏到床上去睡,陈骏没有理会。半夏打开门,走到外面,又轻轻关上,洗漱完毕,回到屋内,拿出画板,铅笔发出沙沙的声音,和陈骏的呼声交汇在一起。半夏,依然觉得世界是安静的,安静的就像自己画的画,名字就叫画画的女生和睡觉的男生。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陈骏的手机铃声响到这里,陈骏从地上弹起,接听了电话。电话是陈骏实习单位打来的,询问陈骏好久回去上班,是否需要车来接,说是单位有车下午经过绵竹,陈骏电话里应允了下午坐单位的车返回北川。

  挂完电话,陈骏面对画画的半夏,“昨晚你喝多了,我就把你扶到了床上休息”。

  “你才喝多了,都睡到地上了”半夏朝陈骏反驳道。

  “早饭想吃什么?”,陈骏思考片刻,“你去吃过这里的笋子米粉没?”半夏摇摇头。

  “那我带你去吃吧”,陈骏兴高采烈。“你吃过?”半夏弱弱的问道,“没有,我听过”,陈骏斩钉截铁。

  二人走出板房区,陈骏拦下一辆人力三轮,“找一家好吃的笋子米粉”。

  三轮师傅拉着半夏二人在绵竹城区里转悠许久,就在陈骏怀疑三轮车师傅是不是绕路的时候,三轮车拐进了一个小巷,停在了一间上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土瓦房边,“这家笋子米粉好吃,每天只卖200碗”,三轮车师傅示意陈骏、半夏下车。

  二人走进了这间不起眼的米粉店,叫了两碗米粉,老板娘告诉他俩,只有一碗了。“一碗就一碗吧”,陈骏回答老板娘,“你吃粉,我喝汤”,陈骏朝半夏开玩笑。老板娘端上最后一碗米粉,店里的食客也少很多,“笋子脆,牛肉嫩,米粉滑,好吃”,半夏说的一本正经,陈骏在一旁吞咽口水,借故出去买了两个茶叶蛋吃。

  吃过米粉,陈骏实习单位的车居然提前到绵竹了,无奈,陈骏踏上了返回北川的警车,临行前,陈骏请求师兄先把半夏送回了板房区,“保重,注意安全哈”,陈骏把半夏送到板房区向半夏告别,“再见”陈骏说完转身上警车。

  半夏目送陈骏离开,回到房间内,收到了陈骏发来的短信。“实习完,我找你”,半夏回了一个字“好”,然后继续完成自己的画作。回北川的路上,师兄开起了陈骏玩笑,“来看女朋友嗦?”,“希望是吧”,陈骏明确的表态了。

  过完年,距离实习结束的期限就越来越近,本以为实习结束,就可以返校了,谁知道,暖心的学校为实习生放了一个月假,半夏自然从绵竹搭火车回了千里之外的家,陈骏则搭客车回到了百里之遥的屋。陈骏、半夏二人的第一次实习生活落下了帷幕。

  一个月的假期,陈骏感觉漫长,因为他找半夏有事。陈骏想象着和半夏再次见面的场景,心里计划着要说的话,反复练习。临开学一周,陈骏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焦虑,提前回了警校。

  陈骏独自在安静的校园里逛,寻找着约半夏见面的地方。龙透关,警校生眼中的爱情圣地,陈骏觉得开学人会很多。穿过龙透关,是后山驾训场,空旷人少,适合谈天说地,陈骏觉得有点远,担心赶不上晚点名。再往上走,就是两江亭,听名字很浪漫,很适合两个人在上面做点什么,因为没灯,陈骏担心掉下来。继续走,到了大梯步,梯上梯下,牵着半夏跑上去,或是拉着半夏冲下去,陈骏觉得可能会气喘吁吁。大梯步旁边是山顶球场,晚上人山人海,跑步人多,陈骏担心遭踩到……“为什么非要找个地方呢?完全可以和半夏围绕着自己走过的路,边走边聊”陈骏一下觉醒。

  从龙透关下到驾训场,再爬上大梯步,又登上两江亭,最后在山顶球场席地而坐。陈骏想到这里,觉得很美好。

  一星期后,半夏返回学校,陈骏找了半夏,晚自习陈骏、半夏逃课离开教室,沿着陈骏一星期前的路线,开始了漫步校园的时光,没敢牵手。

  “假期过的好吗?”陈骏打破沉寂。

  “好,没事就画画”,半夏接过话,“你找我有什么事?”。

  “嗯……”陈骏想了想,“板房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我也喝醉了,我记不得了”,半夏认真的回答。

  “我是在地板上醒来,我没爬上床来吧”,陈骏问半夏。

  “想什么呢?”半夏提高了声调。

  “那就好,那就好”陈骏附和着。

  穿过龙透关,二人来到了后山驾训场,四下无人,一阵风吹来,半夏无意识的抱了下双臂,陈骏意识到半夏有点冷,陈骏脱下衣服给半夏披上,上身只留了一件背心,节俭的陈骏丝毫没有意识到,背心正面有个窟窿,半夏察觉到,把衣服又还给了陈骏。

  “快把衣服穿上,一会儿校纠来了,咱们说不清楚”,半夏内心是高兴的。

  “我们之间是清白的,有啥子说不清楚嘛?”陈骏接过衣服。

  “谁和你是清白的啊?”说完,半夏朝大梯步跑去。陈骏追了上去,正想去拉住半夏的手,身旁传来了“一二一,一二一”的口令声,校纠来了,陈骏连忙刹车,停在了半夏身边,半夏扑哧一笑。

  路过大梯步,大梯步正在播放露天电影,放的是大话西游,刚好放到紫霞钻进至尊宝的心里,询问至尊宝的内心。半夏驻足在大幕前,和陈骏一起。那是二人第一次看电影,在警院大梯步。

  “我很喜欢大话西游!”半夏对陈骏说到,“好巧,我也很喜欢大话西游。”陈骏接着说。

  登上大梯步,二人没有去山顶球场,而是顺着路下坡到了花圃,正值兰花花期,淡淡清香浸满了整个花圃。陈骏、半夏找了一块空地坐下,因为有蚊子,陈骏双手去拍,半夏也伸手去拍,然后,陈骏就拍住了半夏的手,半夏的手很凉,二人相视片刻,陈骏和半夏都觉得该做些什么,于是,半夏闭上了眼睛,忽如一阵春风来,此时无声胜有声。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就差两寸,陈骏睁开眼睛接了电话,寝室长叫陈骏回家吃饭。半夏在陈骏接通电话时,就跑出了花圃,留下了陈骏一个人,陈骏回答室长一个字“滚”。

  然后收到了半夏短信“寝室快关门了,下次再聊”,看见有“下次再聊”的字眼,陈骏知道有戏。又飞奔回寝室,寝室关灯后,室长拿出了啤酒、花生、卤鸡脚、凉拌鸡等食材,陈骏迎来了开学第一聚。

  酒后的六人,玩起了游戏,随机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取一人,发内容为“我想和你睡”,当然是交叉轮流发。寝室五人短信对象都是男生,唯独陈骏发送对象是女生,机主名叫半夏。“叮咚”,半夏回了陈骏短信,只有一个字“好”。

  陈骏和半夏应该是在一起了,从此每天,寝室六人吃饭变成了七人,周末外出游玩六人变成七人,半夏画画,陈骏为她提工具,陈骏打麻将,半夏坐在旁边看。

  期末放假,二人每天发短信,晚上在网上聊天,仿佛从未离开。再次实习,二人被错开,陈骏先外出实习,半夏放假坐车去看望,半夏后外出实习,陈骏走路去看望,因为,半夏在陈骏的城市实习。

  在半夏的熏陶下,陈骏也提起了画笔,只是画的好丑,这是半夏说的。陈骏也教会半夏打麻将,半夏比陈骏打得好。二人重新回到学校,时间来到了大四临毕业,为了毕业能在一起,两个人埋头苦读。

  画画之余,半夏通过了司法考试,陈骏考上了云南边防,“我如果去边防,你会等我吗?”。

  “不会”半夏的干脆在陈骏的意料中,“那你有什么打算?”,“回家”。半夏知道,当兵是陈骏的心结,绿军装是陈骏一直向往的,半夏向陈骏说出了分手,陈骏没有挽留,陈骏也知道,半夏是她家中唯一孩子,她父母都上了年纪,他不应该自私爸半夏留在自己身边。

  “我们不存在分手,我们从来也没有正式确立过关系”,陈骏马不停蹄的忧伤。

  “对啊,我们都没有睡在一起过”,半夏坏笑道。临毕业离开的前一晚,半夏和陈骏在校园里逛了很久。

  半夏回忆起二人四年前的时光,3808教室门口的初识,警容风纪检查同时被抓,“我当时约你去外面画画,你怎么会带着你寝室的一块儿来呢?”没等陈骏开口,半夏又继续说,“你知道你一次实习大年初一你来看我,我有多高兴吗?那可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在外过年”,“你知道第一次去你家,和阿姨叔叔他们吃饭的那个早晨,我有多激动吗?”,“你知道我们两个在第一次漫步在学校,你说找我有事,我就一直在等你说出那句话。今天,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学校散步吧…”,半夏说的所有,就像老电影,在陈骏脑海里重演。

  坐在学校城墙上,半夏靠在陈骏肩上,说完,半夏在陈骏肩上睡着了,陈骏没敢动,因为怕半夏摔倒,陈骏握住了半夏的手,半夏的手依然冰凉,陈骏内心突然有种被针扎的感觉。

  二人坐在城墙上,送走黑夜迎来了日出,第一次在警校看日出,半夏没想到那么美。半夏回到寝室,拉着行李箱下楼,陈骏把半夏送上了机场大巴,转身离开上了回家的客车,眼泪从陈骏眼中掉出,半夏没有什么特别感觉,因为半夏是要到重庆转机回家,而且她坚信和陈骏还会再见。

  “车上在放《大话西游》,你还记得,我们在大梯步看的大话西游吗?”,回家路上,陈骏收到了半夏短信。“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半夏看着朱茵在影片里独白,而陈骏仍停留在大梯步第一次和半夏看大话西游的场景,“他好像一条狗啊!”,然后留给了所有人的是孙悟空独自离去的背影。

  飞机落地到家的半夏向往常一样,给陈骏发了报平安的短信。陈骏在家停留两天,就收到了云南边防报道的通知。终究,陈骏还是去了云南边防,半夏也回了家,不过,半夏又拿着政审表返回了重庆,是的,半夏考取重庆一个法院的助理审判员,最重要的是,那里离陈骏家所在的城市不远。

  半夏想联系陈骏,告诉他,自己又回来了,但是陈骏电话再也打不通了,发短信、微信也没人回,因为,半夏还有东西要拿给陈骏。

  半夏选十副了大学四年自己的画作,第一幅,半夏和陈骏的素描,更像是合照。第二幅,四个人一起吃早饭,油画,暖色调,阳光照到饭桌。第三幅,板房区里的男生与女生,还有狗,水彩画。第四幅,男生、女生牵手在两江亭,水彩画。第五幅,夜空下的花圃里,男生、女生背靠背坐下的画面,蜡笔画。第六幅,女生画画,男生在给女生拍照,油画。第七幅,男生与女生的警服照,素描,画的跟结婚照一样。第八幅,男生与女生在教室门口初识,蜡笔画。第九幅,奔腾而去的骏马,国画。第十幅,男生、女生靠着彼此,面朝大海,油画。

  半夏近乎疯狂的寻找着陈骏,陈骏依然杳无音讯。半夏登进陈骏QQ空间,最后一条说说地点停留在昆明火车站,内容是“曾经走过的每一段路,遇见的每一个人,在现在看来,都有他特殊的意义。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这就是青春,一段回不去的岁月”。

  半夏在说说下面留下“陈骏,你TM就在哪里,赶快给我滚出来”。

第一章 画画的女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