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她

  她叫余莉,2009年再次高考的余莉,是有压力的,毕竟去年的题目还要简单点,走出考场的余莉心里有些遗憾,今年的题难得多。

  “考完就完,不去想了,大不了再读一年”,看到余莉有些郁闷的母亲,安慰着余莉。

  “妈,你说的啥子哦,还要复读啊,我不得干了”,余莉终于喜笑颜开。

  接下来的日子,余莉特别忙,打麻将,每天都搞不赢,一直等到高考发榜,余莉的分数和去年考的分数居然一模一样,“次奥,复读一年,分数居然没变”,余莉把嘴撅的好高。

  “管他的哦,去年你的分连本科都没上,今年居然上了二本,可以了可以了”,妈妈安慰着余莉,“妈,啥子叫居然哦,还是我自己能干噻”。填报志愿的时候,余莉填了家门口一个二本大学,然后其他同学都在焦急等待录取通知书时,余莉打麻将根本来不及焦急。录取结果很快下来了,差一分,没录取。

  这下,余莉焦急起来了,“我不得再复读哈妈”。

  “没事没事,读三本嘛”,妈妈依然安慰着余莉,只是妈妈不懂余莉的真实想法。

  “读啥子三本哟,就要读二本”,二本的警察学院补录,让余莉眼前一亮。“妈,我填警察学院,你们没意见撒”,“警校可以,我当年没读到,才去当的兵”,父亲的话让余莉更加坚持了自己的想法,余莉填报了警院的一个叫“应用心理学”的专业,余莉的分数,毫无意外的被警院录取了。

  到警院报到那天,天气炎热,爸妈送余莉到警院,母亲为余莉铺好床铺,父亲嘱咐余莉千万注意安全,送走父母时,父亲眼角泛着泪花,余莉安慰父亲不要哭,母亲在责骂父亲不要哭。

  “你走了之后,你妈哭的更凶”,安全返回的父亲电话里给余莉报平安。

  初见警院,学校是一座山,山上是余莉寝室,一栋年龄估计比余莉都大的建筑,寝室是六人间,没有单独的厕所,条件比余莉高中差得远,没有时间去抱怨条件不好,余莉就迎来了为期一个月的军训,估计会晒黑,不到一周,余莉就晒的父母不认识了。

  所幸的是,晚上不用军训,但是居然要上晚自习,和高中一样,晚自习上,余莉认识班上的同学,不过警院不叫班,叫区队,区队里还有五个班,“这个班不就是小组吗?”,对,就是小组,在警院,就叫班。区队上面是中队,中队有中队长,其他大学叫辅导员,中队上面有大队,这样建制,不光余莉看不懂,区队其他同学也看不懂。

  余莉所在的区队,为应用心理学一区队,代号应心0901,这个代号跟随了余莉四年,但是四年的警院生活,那个代号早已经永远永远的刻在了余莉的骨子里,这是对警院、对应用心理学的认同,不可磨灭,只是当时已惘然。

  结束军训,余莉正式开始自己大学生涯的上课,那个时候,让余莉刻骨铭心得是,集合点名。

  早上6点起床要点名,上午上课要集合点名,下午上课要集合点名,晚上上课要点名,晚上下课还要点名…这样的点名集合,让余莉几乎没有逃课的可能。

  余莉逐渐认识到,警院的大学生活和其他普通大学的生活不一样,正因为这些不同,才不是所有的大学都叫警校。这么多规矩的大学生活,余莉在逐渐的适应,区队的其他同学,余莉也在逐渐的认识熟悉,余莉知道了区队省内的同学都是补录来的,而那些省外的同学录取时的分数都很高,想到这里,余莉还是挺满意。

  区队里男生比女生多一半,认识一个人靠缘分,了解一个人靠智慧。男生都帅,女生都好看。这是余莉对区队同学,最初的印象,也是因为余莉这样的评价,区队同学对余莉的评价也很高,人间四月天里的乱世佳人。

  警院也是大学,警校生也正值青春年华,尽管三令五申警院不准谈恋爱,在警院龙透关、山顶球场、大梯步、训练场,余莉还是会看到疑似谈恋爱的同学拉着手在谈天说地。并不懵懂的余莉,拒绝了师兄的追求,说是师兄,其实是余莉的高中同学,只是比余莉早一年考上警院,“我又不是为了你才考的警院”,余莉这样的拒绝词,说明了没有任何再挽留的机会。

  直接拒绝了曾经同学的表白,余莉逐渐适应了警院的学习生活,也向往着做一个真正的警察,大二学年初期,余莉得到了做一个真正警察的机会,奔赴地震灾区进行警务援助工作。

  按照安排,余莉和区队同学去到了绵竹剑南派出所进行为期半年的警务援助工作,由警院驱车至绵竹,朝发午至,余莉一行十人,被接到了剑南所,抵达剑南所,余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次奥”,余莉心里默默念过,五个沿街的门市,是剑南所的全部。剑南所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已经无法使用,临时租住了五个门市用作办公。

  再去到住的地方,那是真正的剑南所,主楼因为地震无法再继续使用,主楼旁边的偏偏,几间平房,就是余莉他们的宿舍,地上,楼上,房顶上,全是水,余莉心里见此状,一定是有一万只草泥马跑过。余莉和另外三个女同学住里面的房子,另外四个男同学住外面的房子,为她们把门。余莉她们房间里,就只有两个铁架子高低床,一想到要在这样的房子里住半年,余莉觉得恼火,又想到,当时正处于灾后重建的关键阶段,很多灾区群众都还住在板房区,余莉心里平静了下来,既然是警务援助,就应该有警务援助的样子。

  到剑南所的第一晚上,余莉因为舟车劳顿,早早的躺上了床休息,夜里凌晨两点,被所里师兄叫醒,加班。余莉迷迷糊糊的和其他同学,走到剑南所门市,就被闪烁的警灯闪的睡意全无,挡获的违法人员被扣在了大办公室里,余莉和另外三个女同学需要做的是,采集女违法人员的指纹和血样,余莉并不知道那些女违法人员为何事被抓,更不知道如何采集指纹和血样,所里师兄手把手教了余莉她们一遍,就匆匆离开了,留下了一句,认真采好。

  到绵竹的第一晚,余莉和其他同学,一直熬夜到凌晨四点,睡到八点,又起床,到所里上班。“我们是绵竹事情最多的派出所,大家要听从指挥,服从命令,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是所长给余莉他们上的第一课,“所里条件困难,希望克服”,这是带队老师给余莉他们的第一课。

  余莉没有想到剑南所的时光,会成为警院生涯里最难忘的时光,风雨飘摇的小平房,被子受潮严重,睡一个晚上都睡不暖和。寒冬的绵竹,打开水龙头,水都是凝固的,好不容易放出水,都还是冷水。从早到晚,总是有那么多接不完的警,邻里纠纷,夫妻矛盾,醉酒闹事,偷鸡摸狗。余莉,大二的警院学生,挺艰难的。飘雪的绵竹,是余莉他们实习过半临近春节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剑南所生活的余莉,感受着绵竹的人情冷暖。

  “走,吃火锅”,临近下班的余莉,被所里师兄叫住,门市外飘着雪花,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吃火锅的地方是一个四面环窗的包间,余莉和其他实习生第一次聚餐,热腾腾的火锅和窗外的雪花交相辉映,余莉会一直记得。春节过完,余莉他们的绵竹岁月就要走到了终点,剑南所对余莉他们实习生的评价是近几期实习生里边最高的,那是余莉他们四个月踏实努力干出来的。

  再次回到警院,余莉的课程作业就紧张了很多,心理学专业课全开了,心理学这个专业是余莉自己选择的,进入警院前,不知道警察具体是做什么的,去绵竹实习警务援助完,明白了。学习心理学前,不清楚心理学专业是干嘛的,接触后,知道了心理学,是助人自助。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心理学,那么就有理由学好心理学,余莉心里是这么想的,当然也是这么做的,顺利通过心理咨询师考级,率先入党,科科成绩名列前茅。警院图书馆,随时都有余莉的身影,虽说不上博览群书,但都还是略知一二。

  这样生活一直持续到余莉大三学期,因为绵竹剑南所的师兄打破了余莉规律的警院生活,也就是请余莉他们在冬季吃火锅的那个师兄,到警院来培训,第一时间联系了余莉,这一次只请了余莉吃饭,并向余莉告白。这一次余莉也没有直接拒绝,但是也没有同意,余莉有点纠结。在余莉看来,那个师兄是符合余莉的审美观念的,不抽烟要喝酒,不赌博打点麻将,在很多方面,都有差不多的三观,二人又都是老乡。但是,余莉还是个学生,也都是因为这点,余莉纠结了。师兄警院培训一个月就结束了,而对于余莉,师兄则答应等到余莉毕业。

  师兄的离去,余莉若有所失,潜意识,余莉是喜欢师兄的。还有一年,余莉才从警院毕业,一年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要等我”,这是余莉发给师兄最后一条短信。

  余莉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大四学年,余莉认真准备毕业论文,在其他同学参加各种考试时,余莉在忙论文,在其他同学参加各种面试时,余莉在论文。在余莉看来,毕业论文是对大学四年的总结,应该好好的准备,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认真,就是为了输赢,余莉的毕业论文获得了优秀论文。

  毕业前夕,余莉的应心0901区队拍摄了毕业纪念视频,余莉在视频里,蹲坐在警院喷泉处,“希望毕业十年的时候,我们能再聚聚,心一,我爱你”,这是余莉就在警院最后的影像,毕业散伙饭是在学校外面的光华饭店,请了系里的老师,把酒言欢,对酒当歌,酒过三巡,喝醉的人喝醉了,清醒的人还是清醒的,“心一,我爱你”,余莉爱的不只是心一,还有心一的人,余莉闺蜜酒后吐真言。

  青春就是这样,不管我们后来遇到了多少人,有一个人始终占据着我们心底最遥远最遥远的位置,那是不会出现却永远也不会消失的故人。余莉为那个人拒绝了曾经的校友,也拒绝了绵竹的师兄,那个人永远都不知道。当然,余莉,也不会知道,那个人一直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仰望着自己。

  警院毕业的余莉,并没有留在成都,而是去到自己从未去过的深圳,在深圳,余莉从一名110接警员做起,在接警员的岗位上,余莉认真熟悉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城市,余莉的警院生活在2013年的7月就划上了句号。但在深圳,余莉的警员生活,才拉开帷幕。很多人都不理解,余莉背井离乡的原因,甚至余莉,自己也不清楚,在警院时几次余莉都说自己会一直待在成都,事与愿违,成都没能留住余莉。所有大张旗鼓的离开,都是试探,真正的离开是悄无声息的,正如余莉毕业离开成都去深圳那般。

  毕业十年,余莉的警院同学组织同学会,再回警院,信誓旦旦的余莉,在成都下飞机时,停下了脚步,余莉没能如期的归来,大家明白了当年离别的意义。余莉不愿破坏当年警院美好的印象,所以在成都停下了脚步,回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家,这一次,余莉不走了,留在了成都。十年的打拼,余莉卖掉了深圳的房子和书店,带着自己的儿女回到了自己的家,在自己老家开了一家名叫0913的书店。

  期间,余莉收到了警院同学发来的同学会照片,十年的岁月,在同学脸上留下痕迹,当年的那个人,也不再年轻,有了肚子,还开始谢顶,余莉看到这里,噗嗤一笑,不知道十年里他经历了什么,当然,他也不知道十年里,余莉经历了什么。0913书店开张的时候,警院心一的同学能到的都去了,当然还有那个长了肚子开始谢顶的人。

  宴席的最后,余莉拿酒敬他,“如果时光倒退,那天,你会不会出来追我?”他没有回答余莉。因为这个假设没有任何意义。余莉说的那天,就是毕业散伙饭那晚,酒醉的余莉闺蜜拉住他的手,“真的…真的好遗憾你们没有在一起……”,清醒的他目送着余莉独自走出饭店,而他则在饭店里踱步不前。

  在他最幼稚的年纪,遇上最好的她。在他可以扛起风雨的时候,她已经嫁给别人。而他所有的成长,却又都是因为失去她。他端起酒杯回敬余莉,一饮而尽。“0913书店是送给09心一的,心一,我爱你”,余莉,对着他,也一饮而尽。

第五章 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