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酒后之约

  碧菡小心翼翼地将那个小生放在床上,可是那小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已由青变得发紫',碧菡可急坏了,“离吟,你快看看他怎样了,虽然他抢你的悬赏,可他也是帮我们打烈古的好人啊。拜托了,快救救他。”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来看看。”离吟坐在床头,一只手搭起他的脉搏,过了一会,离吟开口了,“果然是这样,他中了仙家禁技,蚀心掌。中了这样的招数,只有使用同样的招数进行反吸,把毒逼出来。”

  苌言悠悠道:“我可不会什么蚀心掌,我根本没听过有这样的招数。”

  莫伊一也担心起来,“那他是不是没救了,别呀,这么个人,怎么能让他死了呢?”

  “你们急什么,我又不是说没救了,这个蚀心掌,我会,而且比那烈古熟练多了。”离吟一脸的骄傲,仿佛自己此时就是救世主。

  “真的?那快救他,他快撑不住了。”碧菡着急地说。

  “你们后退,看我的。”离吟抬起左手,在空中来回挥动,最后落下时手上带着紫色的气息,和狐火非常相似,但比狐火柔和许多。

  准备完成,离吟一掌直接打在小生的左胸口的心脏处,那小生“啊”的喊了一声。那紫色的气息一点点进入了小生的身体,离吟转向莫伊一,“你们出去吧,不要打扰我发功。

  “好的,二位请跟我来。”碧菡领着苌言和莫伊一出了房间,把门关上后三人来到大厅里。

  莫伊一很好奇地问:“姐姐,你真的是离吟的师姐吗?”

  “当然了,如假包换。”

  莫伊一更兴奋了,“那你可以给我讲讲他故事吗?”

  “当然可以,我记得那时候我和师傅一起外出修行,偶然间发现了一只受了伤的紫色小狐狸,他的身边躺着一只巨熊,那只巨熊真是当时为祸一方的黑熊精,现在躺在那里没了气息。”

  莫伊一问道:“那黑熊精是不是被离吟杀了?”

  “是的,离吟受伤后挣扎着爬起来,将黑熊的尸体收进乾坤袋中,看到我们时,眼神立刻变得恶狠狠的,似乎是怕我们抢了他功劳。”

  “当他知道我们只是路过的时候,便转身离去,可没走几步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后来,他被我们带了回去,拜我师傅为师,不断修炼,强大自己。”

  莫伊一思索着,问道:“离吟那时候有几条尾巴,你看到了吗?”

  “那时他只有一条,据我所知狐族的尾巴是力量和身份的象征,狐族只有变得强大,尾巴才会变多,最多是九条,他出师的时候还只有六条,这些年里,他又变强大了。”

  旁边的苌言也补充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九条尾巴,那时的他真的能让敌人胆寒,甚至望风而逃。”

  三人交谈的同时,离吟正在治疗小生的伤势,他的手放在小生的左胸口,那紫色的气息进入了小生的身体,过了一会便如蛇一般游离出来,此时小生也醒了过来,看到离吟的手放在他胸口,刚要开口,却被离吟打断了。

  “你闭嘴,别说话,我可不想被打断,这对你我都不好。”

  听了离吟这样的命令,小生也只好不说话了。只是他的脸颊变得绯红,眼中的泪也慢慢充斥着眼眶。就这样维持了一会,治疗终于结束了。

  离吟问道:“这么矫情,不就疗个伤吗?有那么疼吗?”

  小生终于发声了,以一种极其委屈的女子的哭腔,“我是女孩子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还把手放在那个地方!”

  “我只是为了治伤,不管这么多。”离吟依旧是那么冷酷。“自己穿什么男装,谁认得出,怎么现在的女人怎么都和莫伊一一个样?”离吟边走边想。

  离吟来到大厅,碧菡马上站起来,“怎么样了,他醒了吗?”

  “嗯,师姐,你去找件女装给她换上。”离吟没好气地说。

  “啊?女装,难道说……”

  “对,没错,她是女子。”

  这是那对童男童女过来请示,“姐姐,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嗯,离吟你们先去用膳吧。我一会就来。”童男童女领着离吟几人去了。

  树影斑驳,月上无风,一切都那么宁静,只有山中鸟鸣。

  莫伊一吃完饭就去屋里睡了,毕竟一天了,普通人的身体早就吃不消了。

  月光之下,两位俊美的奇男子正在石凳上饮酒。

  离吟抿了一口酒,“你还在吗?当然不在了,我总是这么傻,一直幻想你还在,实不过是骗自己罢了。”

  苌言也饮了一杯,“你说的那人是谁啊?我认识吗?不对,我一定不认识,因为在你之前,我认识的人都已经死啦。为什么会这样,是我的错吗?”

  “不,这是他们该死,与你无关。”离吟又喝了一口。

  “谢谢你,离吟,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为此我愿用一生来守护你,肝脑涂地也无悔,是你救了我……你早些休息吧,别晃荡了,小心酒后乱性啊!”苌言喝下最后一杯酒,慢悠悠地走到自己的房间,倒了,睡了。

  离吟看桃花醉已喝尽,起身也要走。

  “等等。”一个娇弱而坚定的声音叫住了他。离吟侧身回望,只见一女子身着蓝裙,秀锦夹袄,眉目如画,淡蓝长发飘飘,头戴银钏,脚著红绣花鞋,慢慢地走来。

  “怎么了,我现在可要去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儿再说吧!”离吟伸了伸懒腰。

  “我知道你叫离吟,是九尾狐仙。”

  “是吗?我这么出名的吗?随便来个人都认识我呢?哈哈哈!”离吟单手捂眼仰头大笑。“那你是谁?为什么要去挑战烈古,这不是寻死么?”

  那女子微微摇头,“小女子名叫寒筱,奉师傅之命捉拿烈古。”

  “哦,哪个师傅这么不负责啊?”

  “我师傅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大麻烦了。”

  “是吗?普天之下,我畏惧谁!”离吟又是一阵笑。

  “我,我是你最大的麻烦,你对我做了那样的事,害得我清白不在,你不应该负责吗?”寒筱郑重地说。

  离吟表情突然严肃,但又随即变得和缓,“姑娘,我不能对你负责,我曾与一女子定下白首之约,今生只爱她一人。”

  “哦,那你可有娶她?”

  “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

  “那你不是要孤独终老了吗?这是为什么啊?!”

  离吟轻轻叹了口气,“因为我做了件对不起她的事,已经不可能再去见她了。”

  “既然这样,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姑娘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着实令人心动,可是天意让我孤身一人,我又能如何?”

  “那你不妨问天一问,看看天是否会答应你我之事?”寒筱笑得轻轻的,淡淡的。却让离吟感到自在。

  离吟酒意上涌,“为什么问这无情的天,问他为什么对我如此残酷吗?”

  晚风吹起,树影斑驳划过一瞬月光,照在此时那对俊男倩女的眼眸上,胜似星海。寒筱的裙摆微微摇曳,沁人的幽香拂过,离吟知道这个味道,这是他唯一喜欢的味道。他仔细地品味,一瞬间,他明白了。是他,真的是他的味道。

  寒筱有些着急了,“你问还是不问?”这话中分明透露着爱慕,像是很早就有一样。

  “哈哈哈,好吧!鸣!若你在天有灵,希望成全我,那就下一场雨,滋润芳山,滋润我干涸的心吧!”

  话音刚落,霎时间阴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离吟走到寒筱面前,“他答应了。”

  离吟抬手间,一个空间结界产生了,雨滴只能落在结界外,“那就这样说好了吧!”离吟露出了难得的笑。

  “嗯,你这一生只能爱我一人,直到你生命的尽头。”寒筱眼中闪着光。

  “好的”,离吟低头在寒筱的红唇上吻了一下,轻轻的如蜻蜓点水,伴随着桃花醉的甜美。随后便倒地不起,这百年的孤独和悲伤,在这一刻都化成了烟,离吟睡了,嘴角勾起的笑,十分的满足。

  寒筱,看着结界外的雨,又看看此时的离吟,默默地咬紧了嘴唇,但很快又松开了。她坐下,抱着离吟入眠了。

  月光下,两人对影成双。

  清晨时分,雨停了。结界也渐渐消失了。柳树上的雨水滑落,滴在离吟妩媚的脸上,顺颈而下,惊醒了这敏锐的狐仙。

  “唔,头好疼啊!我怎么在这里?身上什么东西沉沉的?”离吟低头看到了正在熟睡的寒筱,“这不是那个,那个小生吗?不对,她好像说她叫寒筱来着。怎么会在我怀里,难道我真的酒后乱性了?”

  离吟的声音吵醒了寒筱,“怎么这么吵啊?诶,离吟,你醒啦?”

  离吟看她醒了,赶紧站起来,“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对吧?”高冷的狐仙从未如此的慌张。

  “怎么会,你昨晚答应我只爱我一人,怎么就变卦了呢?你还在我嘴上亲了一口呢!”寒筱指着自己那张小嘴,有些委屈地说。

  离吟忽然想起来自己昨晚的得意忘形,连声道歉,“对不起,昨天我喝多了失态了,抱歉。”

  寒筱忽地站起,“道什么歉,你是我的人。”那清新的笑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可我不能辜负那位仙族的女子啊!”离吟十分为难,眼下自己确实做了对不起寒筱的事,可又迫于自己最早的约定。

  “你昨天都说好了,不能赖账。这样吧,我就留在你身边,努力让你爱上我,把那个她忘掉,如果我失败了,那我就自己离开,怎么样?”

  离吟也没有别的办法,也只好答应了。

第十章 酒后之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