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雪琅山

  苌言顺着路走,转过一个又一个弯道,借着夜光石的光芒。他看见了一只巨大的白色老虎,足有普通老虎的几十倍大小,头顶着白色的犄角,还长着雪白的巨大双翼,虎身白黑花纹,两只绿色眸子暗暗发光,尖尖的獠牙闪着锋利的光,四爪紧实有利,白虎伏在地面上,恶狠狠地盯着苌言。

  突然,白虎长啸一声,这一声惊动了在洞口休息的雪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雪怜拿起一只火把,慢慢走进山洞,见到苌言正执剑面对着一只白虎。

  看着这白虎的样子,雪怜想起来族长所说的话,雪琅山中有一位神明,掌管着雪琅山的出口,所有人都是只能进不能出,除非得到神明的认可,而雪灵村的人世代生活在雪琅山,每一百年都会选出一位修为高的守护者保护雪琅山,而只有守护者才能得到神明的认可,但是从古至今都没有人得到过他的认可。

  而且据说这位神明对异族非常不友好,所以来到雪琅山的外人几乎都被神明制裁了,没有一个活着走出雪琅山。这下这位陌生人要怎么办,虽然他无视自己,但多少也是一条生命啊!

  “哎呀。这下麻烦了。”苌言紧紧握住手中的擎阁剑。

  那只白虎慢慢站起来,张开血盆大口,呼啸着冲向苌言,苌言挥剑制造了一堵冰墙,想要挡住白虎,不过白虎这下扑击力量可不小,直接把冰墙撞个粉碎,苌言赶紧跳起,躲开了扑击。

  没想到这老虎虽然身形巨大,却十分矫健,扑空之后,挥起巨大的前爪拍向苌言,苌言立刻侧剑抵挡,由于是在空中,苌言被白虎一击拍在墙壁上,余力将苌言背后的石墙都击碎了,苌言随着石块落下,口中吐出了鲜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正在一旁看着的雪怜吓呆了,“他死了?神明果然对外族不友好,怪不得在雪琅山中的人总是有来无回。虽然神明不会伤害雪灵村的人,但是这也太过分了吧!”

  白虎见苌言一动不动,走上前来,就在只差一步时,苌言突然说话了,“怎么了,你就这点实力吗?真是让我失望啊!”苌言如同鬼魅一般地站起来,他的鲜血滴下,落在擎阁长剑上。

  苌言黄色的瞳孔变得鲜红,就像他那红色的长发一般,霎时间从苌言身上爆发出一股凌烈的杀气,血液浸润了夜光石,血红的光照亮了整个山洞,“来吧,让我好好体会一下杀戮的快感!哈哈哈!”

  “怎么回事,刚刚还是挺文静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副摸样了,难道是那个人吗?那位屠杀了一个国家的人,不可能!自从鬼界与恶灵一战后就再也没有出现,仿佛人间蒸发一般,据说已经被赏金猎手击杀了,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在雪怜思考之时,白虎又发动了攻击,再一次扑向苌言,这次的力道却完全不同了,随之而来的风劲将雪怜吹飞了好远,这一次苌言没有躲闪,侧剑格挡白虎的前爪,这次白虎的扑击完全被他抵挡下来了,白虎又挥起右爪,拍向苌言。苌言用力一推,整个人旋转一圈,一脚踢开了右爪。

  白虎也不甘示弱,前爪落地,直接张开血盆大口要将苌言吞下,苌言放下剑,徒手接住了白虎,又很快地飞起右膝,一击命中率白虎的颔部,这下着实重伤了白虎,白虎往后一跳,发出呼呼的声音,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苌言。

  “来呀!继续呀!老虎,我还没玩够呢!”苌言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捡起擎阁长剑,直刺向白虎,白虎咆哮一声,从地面上突起的冰块将苌言冰封了。

  “总算是停下来了。”雪怜松了口气,这样打下去,两方都会重伤倒下的。幸好这千年玄冰可没那么容易突破。

  苌言被冰封住了,可是他那邪恶的笑容却没有消散,反而更加令人胆寒和恐惧,果然,从苌言身上溢出的红色杀气居然直接融化了这千年玄冰,白虎也很快反应过来,挥动长而带刺的尾巴,直打向苌言。

  没想到苌言竟然徒手接住了白虎的尾鞭,右手被刺得鲜血直流,白虎又猛得一抽,带刺的尾巴划开了苌言的上衣,但因为苌言躲得及时,没有伤到身体。

  “看来你是真的相死呀!。”苌言大喊一声。

  白虎张开嘴,凝聚了一个白色的光球,打向苌言,苌言左手握剑。迎着光球只一剑,就将光球劈开,有一个瞬身到白虎腹下,一剑刺入。顿时鲜血喷洒而出,白虎哀嚎着倒下。

  苌言立在白虎面前,“怎么了?这么快就不行了吗?那算了,我这就送你上路!”苌言举起擎阁长剑就要刺向白虎的喉咙。

  “住手!”雪怜大喊一声,从旁边跳出来,跑到苌言面前,双手张开拦住苌言,“你!你不能杀他!”

  “哦,这不是一直跟踪我的小妹妹吗?怎么,为什么我不能杀他?”苌言的剑挂在雪怜的脖子上。

  “你不能杀他就是不能杀……”雪怜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就要哭出来了,却还是死死护住身后的白虎。

  苌言看着发抖的雪怜和濒死的白虎,想起了自己的曾经。一位少年双手张开拦住师傅的剑,只为了保护身后的弟弟,可惜当初那个少年太弱小,最后弟弟还是死于师傅的剑下。

  苌言深吸一口气,眼前这小丫头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却还是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挡住自己的剑,苌言慢慢地举起擎阁剑,雪怜害怕得双眼紧闭,眼角已溢出泪花。

  擎阁剑由空中落下,雪怜认为自己死定了,绝望地瘫坐在地上,过了一会雪怜才发现自己好像还活着,睁开水灵灵的眼睛,只见苌言胸口一道剑伤,正单膝跪在地上,右手捂着伤口,左手握剑支撑着自己,仿佛将要倒下。

  “你怎么了?”雪怜赶紧上前扶住苌言。

  苌言的红色眼眸渐渐褪色,变回原来的黄瞳,”我强行解除了修罗模式,只有这样你们才不会死,咳咳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刚才明明要杀了我们,现在却让自己受伤来解除修罗模式。”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曾经的影子,而且我不想过去的事再度上演,我现在元气大伤,也已经无法再战斗了,既然你们是一起的,那就杀了我吧!”苌言准备赴死。

  “我为什么要杀你,你只是个来到雪琅山的陌生人,而你战胜的这只白虎就是藏身在雪琅山的神明,而我是雪琅山的守护者雪灵族的雪怜,那么你又是谁呢?居然能战胜这位神明。”雪怜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苌言收起长剑,端坐起来,打开药葫芦,拿出一颗恢复丹药服了下去,闭上眼睛运功疗伤,“我是仙族的苌言,我来雪琅山是来寻找一种药草的,据说这种药草能够制成还魂丹。”

  “这种东西我都没有听说过呀!是不是这种药草只是个传说。”

  “真的只是个传说吗?”苌言非常失望。

  这时躺在一旁的白虎又站了起来,“不,那不是传说,这种药草生长在雪琅山上,一百年才有一株,而且极难获取。”

  “咦,原来你会说话呀!”雪怜非常惊讶,但是她迅速拦住了白虎,怕白虎再一次和苌言动手。

  “放心吧,他的攻击也让我暂时失去了战斗能力,而且这是我第一次被人打得如此狼狈,居然要靠一个守护者小女孩来保护我,真是丢人。”

  “既然你是这里的神明,那为什么你要攻击我?”

  “你以为那些人来雪琅山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和你一样,都想要那个神奇的药草——雪芯,我的任务就是保护雪芯,让它不被外人拿去制成什么还魂丹,所以在雪怜的雪灵族中才会有我这位神明的传说,而他们每一百年会选出一位优秀的族人来胜任守护者,这其实也是我保护他们的方式。所以以往来这里的人全部被我打伤,然后通过阵法将他们传送到雪琅山之外的地方。”

  “我真的很需要雪芯来炼成还魂丹,我的挚友需要它才能渡过劫难,因此不管刀山火海,我都要找到雪芯!”

  “等等!”雪怜突然打断了他,“为什么你要限制我们族人的活动,怎样才能得到你的认可?”

  “限制你们就是为了保护你们,想要得到我的认可就必须像他那样击败我,我的修为在炼神四阶,已经是很不错的程度了,能打败我的人世上万里挑一!”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这样子的人,我的挚友就是,而且他的修为绝对在我之上,据我所知他的修为早就突破了炼神五阶,如今的实力更是你望尘莫及的!”

  “既然他这么厉害,为什么还会遭受劫难而死?”白虎很不屑。

  “因为杀他的人应该是他这一生最爱的人,不然凭借他的修为,怎么可能会那样!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推测,不管如何,我都要炼成还魂丹救他的性命!”苌言的眼神如此坚定而执着。

  雪怜这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并不冷血,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挚友,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帮他找到雪芯。

第十七章 雪琅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