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爱的感觉

  苌言吃下丹药之后恢复了一些气力又一次拔出了擎阁长剑,“既然你要阻止我找到雪芯,就是我的敌人,那你现在就去死吧!”苌言挥起长剑。

  “来吧!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是不会屈服的!”

  雪怜急忙上前阻止。“别杀他!别杀他!我帮你找雪芯,行不行,苌言哥哥?”雪怜撒娇道。

  苌言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雪怜,“哥哥?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真是怀念啊!既然这样,我答应你不杀他,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帮我找到雪芯,只要你敢耍花样,这只大猫就死定了!”苌言收起长剑。

  “嗯嗯,我会乖乖的,不会出尔反尔的。”雪怜笑了,纯洁的笑容深深地触动了苌言冰封的心。雪怜用自己的手帕为苌言包扎了右手。

  “喂!我才不是什么大猫!我可是白虎神兽座下的大弟子藏!”

  “行啦行啦,我知道了,可是身为神明却要女子保护,和大猫没什么区别吧?”苌言很是不屑。

  “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士可杀不可辱!”

  “这可是你说的!”苌言又要拔剑。

  雪怜走到藏身边,”好啦好啦,别吵了,我好不容易救了你,怎么能让你这么随便地去死呢?”

  “哼!”藏把头扭过去,不再说话。

  雪怜又来劝苌言,“苌言哥哥,你就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了,反正他打不过你。”

  “好吧!今天也挺晚的了,早点休息吧!”苌言走到原来的火堆处,闭目打坐养伤。

  雪怜靠着火堆躺下,借着火光大量苌言,刚刚战斗留下的血痕和受了伤的右手,额前凌乱的发丝,禁不住用手帮他撩一撩。不过苌言竟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继续打坐。

  雪怜心想:这么一看,这个人还真是意外的帅气呢!而且还这么强大,也许他能带我走出雪琅山,呀!好期待外面的世界。雪怜带着笑容入睡了。

  过了许久,苌言睁开眼睛,“这小姑娘还真是心地善良,就像曾经的我一般,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保护她,让她不要像我那样面对那么多,希望她不需要被人救赎。”

  苌言用左手轻轻抚了抚雪怜白皙的脸蛋,雪怜的笑容更加幸福了,苌言也笑了,身子往后一仰,也入睡了。

  山洞外寒风呼啸,飞雪千尺,洞内火焰正旺,两人正眠酣。

  清晨到来,洞外也已经风雪不临,,洞内火堆已熄,雪怜先醒了,她转身看向苌言,苌言却是一副非常难受的样子,额头上已有汗珠流下,双眼紧闭,眼角流出了泪水。雪怜刚要上去看了看发生了什么,苌言却醒了。

  “不要!离吟!你不要死,你不能死!你不要离开我!”苌言醒过来就是大喊,清醒过来才发现雪怜一脸惊慌地坐在自己身边,“不好意思,失态了。”

  “没事,你怎么了?”

  “我梦到离吟了,他死在了我面前,可恶!我一定不会让他死的!”苌言用力捶打着地面。

  “你放心吧,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你的挚友一定会没事的。”

  “希望如此,走吧,我们快点去寻找雪芯吧!”苌言催促道。

  这是藏从山洞深处走了出来,“死心吧,你是找不到雪芯的!”

  雪怜反驳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果然还是太年轻,就算是我这位神明也拿不到雪芯的,劝你们趁早放弃,要救朋友还是想一想别的办法吧,不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苌言一声不吭,走到藏面前,左手一拳打在藏的脸上,这一下把藏打退了好几步,又吐了口血。“我决定要做的事,谁也拦不住我!劝我放弃是不可能的!雪怜!走!”

  雪怜心疼地看了藏一眼,跟着苌言走出了洞穴。

  “雪怜,你有没有听过关于雪芯的传说?”

  “唔,我听族里的老族长说过,他们说雪芯生长在雪琅山之巅,也长在眼前的美好中,存在于我们的心扉间。”

  “听起来好深奥,算了,我们去雪琅山之巅看看吧!”

  “好吧。”雪怜支支吾吾的。

  “怎么了?没什么,我只是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你是这里的守护者,不就是去一趟雪山之巅吗?很困难吗?”

  “当然没事,你放心,我知道一条到雪琅山之巅的捷径,绝对会帮你找到雪芯的,来!跟我走!”雪怜笑嘻嘻的。

  果然雪琅山上还真有一条捷径,路上没有风雪,一直阳光明媚。

  “早知道有这样一条捷径,我先前就不用花那么多力气走直道了,看来来这里应该先找你的。”苌言感叹道。

  “就是嘛!我可是雪琅山的活地图,哪边风雪凛冽,哪边风和日丽,我都清楚着哪!”

  “对了,那只大猫说你们雪灵族要得到他的认可,也就是打败他才可以离开雪琅山,那你们族中有人离开过雪琅山吗?”

  “从来没有,和雪芯不同,我们族人都知道这位神明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同时我们也不知道这位神明的具体住处,昨天进入了他的领域纯粹是意外。据说几百年前曾有一位守护者渴望外面的世界,费劲心思找到了这位神明,但是和神明的交战中完全被击败,没有还手的余地,而那位守护者的修为已经是自古而来最高的一个,到现在都没有人超过他。”

  “所以你们就再也没有尝试过?”

  “不!我们一直再尝试,那位守护者回来后,告诉了族里所有人神明的住处,然而等到下一个守护者上去挑战神明时,神明已经不知去向,从此再没有人找到他。”

  “看来你们雪岭妖族的修为都不行啊!这只大猫只有炼神四阶的修为,你们还打不赢,真是很弱的一个种族呢!怪不得需要那只大猫的保护。”

  雪怜对苌言的话感到非常生气,用力拍了一下苌言的右手,“哎呦,嘶,真疼啊!”苌言的右手又流出了血液,滴落在白雪上,染红了苌言脚下的雪地。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不能说我们雪灵族的坏话!”雪怜的态度既羞涩又坚定。

  “好了我知道了,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没有弱小的种族,只有修为高低之分。”说完苌言运功止住了血。

  突然整个大地开始颤抖。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雪怜也很慌张,“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颤动越来越剧烈,苌言见情势不妙,拔出长剑,掷在近处的一颗雪松上,并弯腰抱起雪怜,一跃跳到剑上。

  雪怜从小到大都没有被陌生男子抱过,苌言这一下既霸气又果断,而就是这样一个对于苌言来说很简单的动作,就征服了雪怜单纯无邪的心。

  苌言抱着雪怜在剑上立了一会,见地面已经不再颤动了,再看看自己怀里的雪怜,此刻正娇羞地依偎在自己的怀里。苌言看了一会就觉得自己脸在发烫,才明白自己越来越喜欢雪怜了,喜欢到动情了。也许在她拦住自己保护藏开始,自己就已经喜欢她了吧。

  地面颤动结束后,从雪地里站起一个巨人,通身白色,青面獠牙,体型略大于藏,强壮无比,发出“呜啦啦啦”的声音。

  苌言问雪怜:“这是什么东西?雪怪吗?”

  雪怜正在享受苌言的怀抱,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是雪巨人,据说任何想要走到雪琅山之巅的人都会受到雪巨人的阻碍。不过我选的这条路是特意避开了雪巨人的呀!难道是……对!你的血滴在了雪地上,雪巨人的嗅觉十分灵敏,应该是闻到血味跟来的。”

  “他看起来要攻击我们的样子,你不是守护者吗?能不能打赢他?”

  雪怜从苌言怀里下来,“我来试试,如果不行你可要救我啊!”

  “要不还是我来吧!”

  “不,我要证明自己的实力!”雪怜阻止了苌言。

  雪巨人咆哮着向他们冲来,一拳打向两人,苌言和雪怜同时跳开,,一击就将雪松打断,雪人倒也机灵,随手握住树干连根拔起,挥向雪怜。

  雪怜开启雪之护盾,勉强抗下,雪怜召唤出冰锥,向雪人射去,冰锥以极快的速度贯穿了雪人,就当雪怜以为成功了时,雪人身上的窟窿飞快地复原了,同时雪人也召唤了冰锥射向雪怜,雪怜赶紧使用雪之护盾抵挡,但是雪人的冰锥显然更具穿透力,雪之护盾出现了裂痕。

  巨人又射出一枚冰锥,这一次雪之护盾破了,眼看冰锥就要刺进雪怜的身体,雪怜紧闭双眼,失声一叫:“苌言!”但她明白冰锥的速度太快了,苌言离自己有两丈远,就算用瞬身也无法到达。

  就当雪怜认为自己就要死的时候,冰锥刺在了身上,可是并没有贯穿,甚至连疼痛感都没有,雪怜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身上多了一层冰甲,刺在身上的冰锥已经碎裂。接着她就听到了苌言充满磁性的声音,“我的人,你也敢动!”

第十八章 爱的感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