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浴火重生

  萧龙开始有了知觉,好像记起来什么东西撞了他一下,随后一片茫然不知。然后又慢慢地有了气息,越来越强,越来越强。气息的力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有点不舒服了,有点胀了,气息不受控制开始乱撞乱碰,四处出击。一丝丝疼,一点点痛,一阵阵疼,一股股痛,“啊”萧龙大叫一声,又闭上了刚刚睁开的眼睛。“龙儿昏过去了,怎么办。”爸爸着急地问妈妈。“别慌。”妈妈抚住萧龙的双手,“龙儿气脉强了,开始通奇经八脉,必然极痛无疑。”妈妈面对爸爸,“给我金刀银针。”妈妈接过爸爸递过来的针袋,取出银针,用银针封住几个重脉,然后用金刀刺破萧龙身上已经愈合的伤口,以防迸裂。

  萧龙这时稍稍睁开眼睛,猛然又一睁。“不好”妈妈还没说出口。萧龙身体猛地一震,大吼一声,伤口血涌,银针逼出,萧龙又昏了过去。妈妈对洞外喊:“二哥快来。”二舅应声进来,看到外甥的情况,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二哥,赶紧去叫龙儿的俩个姐姐和姐夫。”“嗯”二舅点头答应,快步走出去。

  爸爸不解地问妈妈:“为什么不早叫孩子们来呀。”“早了也没用,现在正需要她们。”爸爸深深信服自己的老婆,没有再说话。

  萧龙两次的昏厥,震得他百蛇噬咬,千虫钻体,万箭穿心,无法忍受。“这是怎么了,想起来了,我被车撞了,腿断了,胳膊折了,五脏移位了。怎么一个疼字了得,烈火烧身,玉石俱焚,天崩地裂,撕肝裂肺,肝肠寸断,百骨折损,十指穿针,五马分尸,油锅炼狱,大卸八块,断头之痛,还有什么,疼呀痛呀”一股气流再次冲起,萧龙整个身体弹起,再次落下,一动不动,再无声息。

  爸爸妈妈的心都碎了。“儿呀,儿,妈妈爸爸陪着你,一起疼,一起痛。”夫妇二人双手紧握,心中呼唤着儿子,盼望奇迹发生。

  二舅跑出山沟,马上给二个外甥女萧英,萧琴打去了电话。

  大姐萧英,二姐萧琴一个月来,茶饭不香,睡觉不稳。和姐夫勉强应付生意,还要应付各种的采访,询问。正值青春的少妇额头添了皱纹,青丝间露出了白发。接到二舅的电话,带上准备好的物品,叫上老公开车疾奔。

  原来,送萧龙进山那天,妈妈就做了安排。妈妈知道龙儿此劫,闯过鬼门关实在艰难。交代两个姑娘上山返回后,立即奔赴长白山玉莲峰去找高虎叔叔。请他帮助购买救命的药材。有就买,不讲价,不还价,只要卖的,全价照收。什么药这么难买?妈妈要的全是野生的人参,灵芝,黄荆,当归,甘草,东北虎,金钱豹,大棕熊,五步蛇的骨。野生的草药,野生的兽骨,真是天上没有,地上难寻。只是早年间,个别老猎户,老中医少量存有,不是自用就是珍藏,绝不会出手的。能不能找到,能不能买回,都是未知数。

  萧龙的两个姐姐还真把药买到了。高虎是什么人物?妈妈和高虎是什么交情?这药是什么价格?不得而知。第三天,两个姐姐就返回了。由大姐的老公公老中医顾家全整整炮制三九二十七天,刚刚完成炮制。她们就接到了舅舅的电话,带上准备好的药品及备用物品,连夜上山。

  车到了上山井村,二舅已经在那里等候。大姐萧英,二姐萧琴,大姐夫顾长秀,二姐夫刘仕得跟着二舅就进山了。两对年轻夫妇哪走过这么长,这么崎岖的山路。一路上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一路急行军,什么都顾不上了。不到一个时辰,她们就赶到了梅溪口,四个人都瘫坐在地上。

  妈妈叫二舅和两个女婿在洞外静候,好好休息一下。两个姐姐跟随爸妈进到洞内,来到石床边。一个月没有见到弟弟想疯了,见到弟弟紧闭双眼,脸色苍白,姐姐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刷刷地流了下来。不敢出声,心如刀割一般。

  妈妈拿出两个姐姐带来的两粒药丸,分别放在两个小银碗中,用温水银针细细调开。然后把银针和小碗分别递给两个姐姐,两个姐姐接过小碗放在石床上,用银针各自刺破中指,将血滴在碗中,又递给妈妈。爸爸妈妈也同样滴血碗中,再用银针调匀,放置石床边。

  妈妈说:“喂完药后,我和爸爸按腿,你俩按肩,切记轻重。”爸爸和姐姐点头。妈妈又萧龙轻声呼唤:“龙儿,龙儿醒来,妈妈给你喂药了。”大家含着泪看着妈妈轻轻掰开萧龙的嘴,用银匙一勺一勺地滴流进的嘴中。喂完了一小碗,再喂第二碗。俩小碗药喂完,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时,妈妈说:“各自按好,不可大意。”

  萧龙在石床上静静地躺着,气息游荡,已经有了知觉。剧痛之后,反而平静了许多。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隐隐感觉到有人在喊。“声音这么熟悉,是妈妈吗?有一股东西从喉咙流下,是我咽下的吗?这是什么,有我熟悉的东西,前些天就感觉到了。这次这个东西更温,更绵,更强。它形成一股股热流,一股股热气,在散,在聚,在强,再散,再聚,再强,真好。又在散,又在聚,又在强,又再散,又再聚,又再强。呀,不好。”一股东西在涌,直冲喉咙。萧龙大吼一声“啊”,喷薄而出,一股恶臭弥漫了石洞。

  四人按着萧龙,紧张,期盼,又有点恐惧,害怕。她们感觉到萧龙身体在颤动,四人相视,心中只有了期盼。随着萧龙的吼声,污秽之物的喷出,大家心中都是一颤。再看萧龙依然闭目,嘴角残留着发黑的污秽。但安详了许多,气息有了,脉搏有了,似乎感到了呼吸。爸爸已经把二舅和姐夫叫进洞内,大家看到萧龙的状况,脸上都露出久违的笑容。

  清理干净后,妈妈说:“此乃神药,多亏了两个闺女。”“哪里,没有妈妈的面子,何来神药。”大姐回答说。“是呀。”二姐随声附和着。妈妈接着说:“是呀,大恩不言谢,以后再报答你们的高虎叔叔吧!龙儿命不当绝啊。”

第三章 浴火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