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驱邪医病(一)

  睡梦中,有人在敲诊所的门,不是在敲而是在砸。“梆,梆,梆。。。。。”“来了”萧龙一边喊着,一边趿拉着鞋赶紧去开门。来人一下子就闯了进来,后面还跟了两人进来。“我找顾大夫救人。”话音没落,大姐萧英大姐夫顾长秀从内屋出来,“怎么回事,”大姐问,这时看清了来人,“吴总,怎么了。”“英姐,顾大夫,我女儿鸿雁不行了,快去救救她。”乡里乡亲的都还认识,只是很少有来往。

  来人叫吴冠山,是当地吴家窑煤矿的老板,在市里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女儿三年前得了怪病,全国的大城市,大医院都去过了,著名的中西医大夫都看过了,甚至旁门左道的都看过了。好好坏坏,近来愈来愈糟糕。已经没有医院,大夫收治。女儿就是吴冠山的命,倾家荡产,也要救女儿,这在坊间流传,也不是什么秘密。

  但三年间,吴冠山重来没有到顾家诊所来寻医问药,大富人家是不屑这样的小诊所的。他看上的大医院,大专家,早就把她们置之门外,任你有钱,也救不了女儿的命。这样,持续到今夜,在女儿弥留之际,他走投无路,被逼到了顾家诊所。

  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吧。大姐夫顾长秀提上药箱和大姐上了吴冠山的车,“我也去。”萧龙不由分说也挤了进去。顾长秀看了一眼萧龙,分明在说你去凑什么热闹。

  吴宅离顾家诊所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这宅子实在是太漂亮了,高高的大门楼早有保安开了门,一进门,高大的屏风映入眼帘。饶过屏风,是小桥流水,穿过一排陪房,来到吴冠山女儿的屋前。大姐萧英和大姐夫顾长秀随吴冠山径直进了屋内。萧龙在门前停住脚步,走到大落地窗前,屋内一览无余。吴冠山的女儿吴鸿雁躺在床上,盖着一条薄毯,脸色惨白,瘦骨嶙峋。她听到有人进屋,没有看来人,惊恐一瞥却透过窗子对向萧龙。

  萧龙看到吴鸿雁体内阴邪之气浓重,阳气全无,难怪病情愈来愈重。之前,他还怪先前的大夫不给她医病,也不至于现在的病入膏肓。萧龙已经有了救疗方案。

  大姐夫顾长秀上前把住吴鸿雁的手腕,再把,再把,就是把不到脉。看到她形同骷髅,难怪各大医院不收。大姐夫摇摇头放开手,微微低头向吴冠山道:“吴总,小医更是无能为力。”“什么”吴冠山瞪大眼睛,几乎是咆哮“你家不是老中医吗?”大姐萧英回答:“老中医怎么了。你不也是第一次找我们吗?你早干什么去了。”吴冠山带了哭音,“对不起呀,这可怎么办呀。”

  萧龙一脚跨进门内,大声说道:“有救,我有办法。”大姐萧英一下惊呆了,爸爸妈妈说龙儿傻了,不是傻了,是疯了,还是疯癫狂。大医院,大专家都医不了,他竟说有救,怎么可能。顾长秀更是一惊,这一惊里有蔑视,鄙视,更有一点仇视,再过两天,房子都卖了,萧龙呀,你要干什么?

  萧龙看出大姐大姐夫的心思,并不嗔怪。她们必竟不知其中缘由。萧龙说:“小医不行,有老医,老医来了,一切就解决了。”顾长秀紧紧扣住萧龙的手,示意他不要乱说。吴冠山看了萧龙一眼,面带怒气,“你谁呀?”“我弟弟萧龙。”大姐说着,把萧龙拉到自己身边。吴冠山推开大姐,把萧龙挒到面前。:“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再说一遍。”萧龙并不怯阵,说:“吴总,先把手放下。”吴冠山感到有些失态,赶紧收回手。嘴里嘟囔着,不知说什么好。

  萧龙看了吴鸿雁一眼,接着说:“我大姐夫自称小医,那老医就是我大姐的公公,我姐夫的爹爹,我的亲家爹爹,他来了,我姐夫就能医了。”大家似懂非懂,不知萧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萧龙对吴冠山说:“你们吴家的人先退下,我和我大姐大姐夫有话说。”“好,好。”吴冠山连连答应,只有在市领导面前他才这样。

  吴家人退出后,萧龙低声说:“大姐大姐夫赶紧回家叫亲家爹,我亲家爹那有为我炮制丹丸剩下残渣残液重新炮制的丹丸。这是我刚下山拜谢亲家爹时,就跟亲家爹说好,保存好,已被急需。只带百草丸,常人量三丸,快去快回。”夫妇二人有点蒙,萧龙什么时候懂医了。

  萧龙然后对门外道:“吴总,安排人送我姐姐夫接人取药。”“好。”吴冠山答应着,就去安排送大姐大姐夫回去接人取药。

  吴冠山不一会就返回来了。萧龙说:“吴总,您在门外背向我,我在门内背向你,一门之隔我们背对背,我离姐姐还远,您放心,但是无论鸿雁姐姐有什么动静,您都不要回头。我们的背是靠实的。”“好”吴冠山听任摆布。

  萧龙一进院,看到虽然是院内灯火通明,却是阴气重重。难怪吴冠山一进诊所,身上都有一股阴气。看到吴鸿雁的眼睛,分明是在躲闪,她身上的阴邪之气吸纳她的元神之气三年多,已经形成重重的一团阴霾,牢牢控制她的经脉。这阴邪之气少说也有几百年。可是吴鸿雁尽然能容它三年,也不是简单的姑娘。

  萧龙微视吴鸿雁,口起连山决,并传音给阴邪之气。“孽障,你已吸纳阳气元神三载,亦可去幽静之处吸纳日精月华,去恶行恶念,修为正果。不然,我今日将你击碎,灰飞烟灭。”萧龙轻推双掌,一股纯阳正气直冲吴鸿雁。吴鸿雁惨叫一声,白眼一翻昏了过去。吴冠山听到喊声,心头一震,却不敢回头。吴鸿雁的惨叫,也令吴家上下毛骨悚然。萧龙看到鸿雁身上黑气四起,四起的黑气渐渐合拢形成团霾透窗而去。萧龙又将一丝纯阳正气输进鸿雁体中,这才收功。

  “吴总,进来吧。”萧龙对吴冠山说。吴冠山转身进屋,喵向女儿。女儿眉目舒展,呼吸均匀,已无弥留之像。扑通,吴冠山跪在地上。“这是干什么,吴总快起。”萧龙赶忙扶起吴冠山。

  三年了,吴鸿雁重来没有这么踏实安稳过。吴冠山怎么能不激动呢?

  “兄弟,你要多少钱。”吴冠山说。萧龙说:“您看着给。”吴冠山这三年给女儿看病可没少花钱,两三千万总是有。这几年耽误的生意也有几亿。钱算什么,但他还是怕萧龙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他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说:“六,六。”吴冠山怕说少了,“六百万,行吧。”萧龙一激灵,吴冠山有多少钱啊。这几年,吴冠山生意不行,要是三年前,几千万他都不眨眼。

  萧龙没有那么贪,他只是想把债还了。让家人有温饱的生活,让姐姐在婆家能直起腰来。萧龙知道吴鸿雁的病已经好了一半,阴邪之气已去,只是身体极虚弱,还需慢慢调养,一年后完全康复没有问题。

  “吴总,我只要三百万。明天早上打入我大姐夫诊所的账户,就行。”“三百万。”没听错吗?救了一条人命三百万。这几年看病花了多少钱,他一个多小时,三百万解决了。大善人呀,菩萨转世。吴冠山还要跪,萧龙马上拦住了。吴冠山的怜女之情也深深地打动了萧龙。

第六章 驱邪医病(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