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驱邪医病(二)

  “吴总,顾大夫到了。”有人通报吴冠山。“快请,快请。”吴冠山的声音里明显带着喜悦。看到老中医顾家全进来,他赶忙抱拳作揖。顾家全到吴鸿雁的床前看了看,把脉片刻,沉吟几许。没有像儿子,儿媳说的那么重。顾长秀看向吴鸿雁时,大吃一惊,奇怪?他偷偷看了一眼萧龙,真是奇怪,他们走后发生了什么,大姐和大姐夫都是一头雾水,肯定同萧龙有关。

  顾家全捋了一下头发,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了两个字“喂药”。大姐和大姐夫马上打开医药箱,拿出小银碗,把药丸放进丸里,倒入温水,用银匙搅匀,由大姐端到床边。

  “等一下。”萧龙说,大家都静静地看着他,他从医药箱拿出针袋,取出银针刺破自己的中指,将纯阳之血滴在碗里,搅匀。大家都没有说话,都不知道如何表达各自的心情。大姐一勺一勺地把药喂进吴鸿雁的嘴里。在这之前,几乎没有人相信吴鸿雁会好起来。人们都静静地看着吴鸿雁,一刻钟后,吴鸿雁的脸颊竟然有了红晕,鸿雁的喉头涌动,双唇微动,轻轻地嘘了一口气,两眼慢慢地睁开,扫视一屋子的人,把目光停在吴冠山的脸上。轻轻地喊了一声“爸爸”。

  吴冠山扑通跪地,老泪横流,哽咽不止,说不出一句话。然后,向顾家众人致谢,大姐大姐夫赶紧扶起吴冠山,说:“不必如此。”大家懵懵懂懂,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家全说了声,“我们回吧。”大姐,大姐夫赶忙又拿出两丸药,交给吴冠山再三嘱咐每七天服一丸,前七天喝小米汁,后七天喝小米粥,半月之后正常饮食,慢慢恢复就会好起来。

  到了院子门口,车门已经打开。萧龙这时说:“我和吴总还有话说,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回。”顾家父子和大姐也没说什么,上车回家了。一路上大家都在琢磨,萧龙哪来的如此神通。

  萧龙看到车走后,回头跟吴冠山说道:“吴总,恕我直言,鸿雁姐姐的病,还没有彻底解决,要彻底解决还要破费。”“你说就是。”吴冠山嘴上说着,心里却想,治好了,有底了,想加价。唉,谁不为钱哪。“加多少钱都行。”“吴总,您误会了,三百万就三百万。”萧龙停了一下,又看了看院子。“我是说您的院子虽然气派,但是阴气太重。早晚鸿雁姐姐的病还会复发,您的生意照样不顺。”

  吴冠山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我生意不顺,蒙吧。萧龙继续说:“您一到诊所双眉紧锁,印堂发暗,身带阴气。”吴冠山一听,心里想这小子真是不善,还是要诈钱,这个谁都会说。“吴总,您这宅子建好之后,门口发现了孤坟,埋的很深,于是您听了风水大师的意见。在那里修建了个大屏风。门口向外移了三米。”

  吴冠山扑通跪下,一晚上跪了三次。“吴总起来吧。”萧龙没有去扶起他,看了一眼他狐疑的眼神,继续说:“院子我看过了,都无不妥。唯有屏风下散发股股阴气,夜晚越发严重,鸿雁姐姐的病也是夜间最重。”神了,怎么可能。吴冠山自认为财大气粗,也重善行,从不信鬼神,但也嘀咕,还特意做了道场,请了好多和尚,老道折腾好几天,没人知道干什么。

  萧龙说:“你请多少人做什么都没用,千年古坟的精灵之物,现代人就压不住的。我的建议分文不取,只是你父女情深触动了我,您的生意的好坏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这下,吴冠山不但感动,也彻底服了,我是遇到高人了。

  “萧龙”吴冠山第一次喊他名字。“今后,你就是我大哥,我一切听你招呼。”“吴总,您言重了,您是我长辈级的,怎么就成了您的大哥。您要是认可我,就认我老弟,我认您大哥。”吴冠山江湖行事几十年,阅人无数,今天接触萧龙几个小时,感到这个英俊青年说话办事钉是钉,铆是铆,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深藏不露,真诚礼貌,值得深交。“好”吴冠山高兴地说:“我就认你老弟,我们是忘年交。”萧龙点头,“大哥”“老弟”吴冠山揽过萧龙一个男人的拥抱。

  萧龙临走时,又说:“大哥,您搬家吧。这随您处置,处置之前推到屏风,谁被重物压着都不舒服。修个花坛,种个花草。啰嗦了,我走了,大哥再见。”

  望着萧龙走出门口的背影,吴冠山长长叹了口气,遇到了多么好的兄弟。今晚像做梦一样。女儿的病说好就好了,他太高兴了。

第七章 驱邪医病(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