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滴水当恩

  妈妈薛琼华和爸爸萧君毅无时不刻地惦记着儿子萧龙。想儿子望眼欲穿,儿子什么时候回来呀?

  突然,门开了。萧龙从外边走了进来,爸爸妈妈愣了一下。“妈妈”萧龙直奔妈妈跑了过去,妈妈抚着他的头,含着泪笑呀。爸爸在一边敲铲子,“有妈,没爸哟。”“爸。”“哎”“你这老头,还没爸呢?闺女来了,不是直奔老爸,没妈你怎么不说呢?”“彼此,彼此。”全家人哈哈大笑起来。

  爸爸萧君毅妈妈薛琼华见萧龙恢复得不错,心里踏实了很多,再苦再累不都是为了儿女吗?萧龙看着消瘦很多的爸爸妈妈,差点流出眼泪。爸爸妈妈为他付出太多了,暗暗心痛。“这两天,龙儿哪也不去,在家好好陪陪爸爸妈妈。”妈妈薛琼华说。“好”萧龙回答。

  一连好几天,全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这天,妈妈对萧龙说:“龙儿,你去看一下陶副院长吧!那天,要不是陶副院长当机立断宣布你不治,你才有机会。他要是沽名钓誉,再装模作样的救治,我们也许早就阴阳两隔了。陶副院长是个好人,离开医院,也帮了大忙,顶了很大压力。也算有恩于我们。”萧龙是个听话的孩子,回答说:“好吧,今天就去。”心里想这也行,宣布我死亡,还是恩人,不可思议啊。

  萧龙来到省城人民医院,在行政办公楼前停了下来。保安拦下他,“有事吗?”“我找陶副院长。”“有约吗?”“没有”。萧龙看到登记桌上的电话,说:“打电话行吗?”保安说:“可以。”萧龙拿起电话,看了一下桌上的科室电话表,拨通了行政办公室的电话。“哪位主任在?”“嗯,我是李主任。”对方回答。

  “李主任,我是半年前陶副院长抢救的萧龙。”“萧龙?”咣当,电话掉了的声音。李主任有点慌张,“萧龙,萧龙。不可能。”他清清楚楚地记得,是陶副院长叫他把所有抢救萧龙的病例资料汇总,形成专题报告分别报给了省卫生厅和省委宣传部。他放下电话,拿起另一部电话,打给门卫保安,控制来人。

  没两分钟,李主任带着医院保安部的几个人来到办公楼门口。他认定有人来捣乱,但内心又无名的恐惧。他同萧龙保持一定的距离,围绕萧龙转了三圈,是萧龙没错。他在抢救过程见过萧龙,事后也见过照片。

  李主任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副院长的电话。“院长,萧龙,萧龙。”“什么萧龙萧龙,说清楚。”显然陶副院长很不高兴。“院长,就是您组织抢救的萧龙。”“嗯,怎么了,半年了,材料有问题吗?”“不是材料,是人,萧龙来了。”“胡说八道,人死半年了,还来了。有病。”咔擦,电话落了。

  李主任一看坏事了。院长急了,办不好事,自己的位子也不稳,他再次拨通陶副院长的电话想解释一下,没等开口,那边传来了一句“没规矩”,再次挂了电话。彻底完了,李主任恨恨看着萧龙。院长急了比亲爹急了还厉害,亲爹急了,挨顿打,院长急了,饭碗砸了。

  李主任突然变了一个人,真是的,我惹谁了。他让门卫开了个通行证,自己签了字,递给萧龙说:“院长在住院部,你自己去吧,爱咋咋地。”

  萧龙很快找到了住院部的院长办公室。“当,当当。”萧龙轻轻敲了几下门。“进来”办公室内传来了声音。萧龙一进门,看到只有一个人在,定是陶副院长了。“陶院长,您好。”“嗯,你是······。”陶副院长上下打量着萧龙,他立刻想起刚才李主任打来的电话。他瞪大眼睛再次确认,这就是他宣布死去的萧龙。陶副院长饶过办公桌,站到萧龙跟前,双手按肩,按了又按,拍了又拍。“奇迹,科学的奇迹。”他真是不相信人能够死而后生,可萧龙实实在在的站在他的面前。

  “你来有事吗。”陶副院长问。萧龙说:“我妈叫我来感谢您,她说您不沽名钓誉,敢于承担,当机立断宣布我死亡,为我妈救我赢得了时间。”“这是什么,是讽刺,还是挑战。我从死亡线上救过很多人,也有一些人在死亡线上离去。还从来没有人感谢我不能救治的情况。”陶副院长有点尴尬和激动,但是都明白互相表达的意思。

  陶副院长拉住萧龙的手,让他坐下,并仔细地端详着他。真是奇迹,真是不可思议。一时问不清,一时说不清,就不问不说,接受现实就是了。

  陶副院长还是挺喜欢挺佩服萧龙这个小伙子的,一人救二命,真是了不起,临危不惧,怎么夸都不过分。二人由此相识,也是缘分。

  “当,当。”有人敲门。“进来”陶副院长说道。一个穿白大褂的大夫进来,个子高高的,很文气,带个金丝无框眼镜,更显得有学问。“萧龙,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手医学教授,外科专家,青年才俊卢湘,卢主任,卢大夫。”“卢主任您好”萧龙站起身客气地打招呼。“这是萧龙。”卢湘看着萧龙说不出话来,点点头又点点头。

  那天,抢救小组总指挥是陶副院长,卢湘是直接负责人。他清晰地知道每一个细节,有些情况,陶副院长还是从他那里得到的,所以他更是惊讶。萧龙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一定有很多很深的故事。

  “有事吗。”陶副院长问卢湘。“真是不得已打扰您,宋老来了。”“嗯,我知道了,一定又是老爷子的身体。你不是定期去看了吗?没效果吗?”“有效果。”随着声音,一个老头一步就踏了进来。“就是在反复,很痛苦呀。”“宋老您好,您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打电话,多不尊重人哪。”“这是谁呀。”宋老看到了萧龙。“他是萧龙。刚毕业的大学生。”陶副院长回答。“大学生好,大学生好。”宋老说着。

  萧龙看到宋老精神硕硕,豁达乐观,从心里喜欢。宋老第一眼看萧龙,印象也不错。萧龙见宋老满面红光,身体却有晦涩刀光之气,有寒之症,不在宋老,定是身边至亲之人。脱口而出,“宋老,您的老父亲受过枪伤,是个老革命吧!”“嗯,你怎么知道的,小伙子。你们跟他说过。”陶副院长和卢湘面面相视,眼中充满了疑惑。“宋老。您老伴早年参加工作,也受过风寒之苦。”“你神了,小伙子。你是医生。”“我只是从您的身上大量的信息,感觉到的。”“别神乎其神的,说那些没用的东西,明天让小伙子去我家,给老爷子看看。走了,走了。”宋老转身走了。

  萧龙心想在宋老也够古怪的。“萧龙,你早就打听了宋老的情况,到这装神弄鬼,你要干什么?”卢湘怒气冲冲。陶副院长打量着萧龙,也觉得蹊跷。“萧龙,你来看院长,也应该有点礼貌吧”卢湘弦外之音,萧龙听出来了。卢湘在宋老问题上吃醋了,萧龙面向卢湘轻轻地道歉:“对不起,卢主任,我多言了。谢谢您对我的救护。”毕竟卢湘,还有没有见过面的大夫护士,都有救命之恩。“卢主任,将来有用得着的地方,萧龙自当毫不推辞。”卢湘心里说,我什么时候用得着你在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萧龙又对陶副院长说:”陶院长,您德艺双馨,淡泊名利,送什么都是多余的。当面谢恩,胜过金银,您别见怪。有事随时听招呼。谢谢二位领导,多有打扰。”

  陶副院长虽然有些弄不明白,但隐隐觉得这个年轻人谦恭不燥,虚怀若谷,定成大器,收敛了声音说:“萧龙,咱们也是生死之交,我的电话给你,随时可以找我。”卢湘盯着陶副院长,今天都这么反常。

第九章 滴水当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