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艮起连山

  萧龙被接到了宋宅。宋老已经在门口迎接,院里有棵大槐树,有些花花草草,倒是十分干净。萧龙跟着宋老走进宋老爷子的书房,看到一位老者拄着手杖正在迎候他。这老者目光如巨,精神饱满,很难和病人相提并论,只是微微弯着腰,稍稍驼着背,老年人常见的状态。老者见萧龙走到跟前,伸出手同萧龙握手。笑着说:“你就是萧龙啊,欢迎,欢迎。”萧龙非常有礼貌的握着老人的手,微微低头,“老爷子您好。”

  在落座的时候,萧龙环视了一下书房,不少的书,有的泛黄,想必年头不短。简单又别致,真是不错。在墙上挂着一幅照片,格外引人注目,是老人和领袖在窑洞前的合影。

  萧龙这时才注意到还有省人民医院卢湘主任和一位中年人在老人的书房里。宋老对萧龙说:“老爷子你见过了。我再介绍一下这位,这位是老爷子的保健医生高明,高大夫。”萧龙马上起身,说:“高大夫您好。我是萧龙。”“萧龙你好”高明回应着。“卢主任,你们都认识,不用介绍了。”萧龙,卢湘相互点了一下头。萧龙看到了高明的满脸的狐疑,看到了卢湘发自心底的轻视。必定他们代表当今一流的医学水平。

  宋老刚要开口介绍老爷子的病情,就听门外女高音传来“爷爷,老太爷,我回来了。”随着声音进来一个高挑女孩。只见女孩面目清秀,皮肤白晰,一副美人坯子。女孩看到房间还有外人,不好意思地缩了一下头,吐了一下舌头。看到高明,卢湘,赶紧说:“高叔叔好,卢叔叔好。”高明,卢湘各自点头。看来这二位是常客了。

  女孩看到萧龙时,瞪大了眼睛。“爷爷,这是谁,怎么这么帅,这眉,这眼,这鼻子,这嘴,这下吧,这骨骼,这体型,就是一个字‘帅’。”宋老笑了起来,打断她的话,“雪儿,犯花痴了,这么大闺女,没出息。他叫萧龙。”“萧龙,萧龙,萧龙”这个叫雪儿的女孩的手指在胸前摆着,盯着萧龙,突然问:“你是省大的萧龙。”萧龙点点头。

  雪儿窜到萧龙面前,萧龙站起身,雪儿拉萧龙到了房中间,一边看一边说,“爷爷,他就是几个月前一人救两命,轰动省城的萧龙。我们大学生的偶像。”然后雪儿对萧龙说:“萧龙你好,我叫宋雪儿,很高兴见到你。”“雪儿你好。”萧龙客气地回答。

  宋雪儿,萧龙二人初次见面印象都还不错。宋老知道了原来舍己救人的是眼前的萧龙,也是很高兴。对萧龙说:“萧龙,看看老爷子的病吧。”萧龙还没说话,宋雪儿马上拦住,“停。”雪儿对宋老:“爷爷,您是说让萧龙给老太爷看病。”“是呀。”宋老回答。

  这时,宋雪儿像变了个人似的。“萧龙,”宋雪儿口气重了许多,“英雄就能看病呀,你看看高医生是中医世家,卢主任是医学专家,你是学医的吗?”萧龙摇了摇头。“你再看看,高医生仙风道骨,卢主任文质彬彬,你呢?”宋雪儿还特意提了提萧龙的衣领,继续说:“倒像一个摆摊卖菜的。”萧龙接过话茬,说:“我爸爸妈妈都是卖面的,我就是卖面的。”话里倒是没有太多的不满。

  高明,特别是卢湘心里暗暗高兴,雪儿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感到很痛快。老太爷,爷爷却静静地听着,不说一句话。

  萧龙彬彬有礼,轻轻的对宋雪儿说:“雪儿姐,是爷爷叫我来的。我也没说高医生,卢主任不行,他们都是一流的医生。没有他们,老太爷的病会更重,更痛苦。我是卖面的,你的一顿早餐,我可以买一件衣服穿一年,你的一顿饭,可以是我一个月的开销。但我们之间没有高低贵贱,我想当年老爷子参加革命,也许也是一个穷书生。”“好,萧龙说得好”老太爷大声说。宋老也频频点头。

  萧龙也很在意别人把他看成不学无术的人,或是巫医巫术,与江湖大师,江湖骗子同日而语,特意解释说:“我也是看了很多的书的。”宋雪儿还是毫不信任他,自己医科大学硕博连读,与老太爷朝夕相处,老太爷的病,她最清楚。宋雪儿说:“我读了八年医书,还在实习呢?”又跟了一句,“你读的是天书呀。”萧龙笑了笑,心里说就是天书。可是说出来,有人相信吗?

  高明和卢湘见萧龙很尊重他们,心中对萧龙的敌意少了很多。

  宋雪儿有些不耐烦了,爷爷怎么这么糊涂,这个当也上,萧龙分明就是一个骗子。大声对萧龙说:“你会看,你看吧。”萧龙说:“我看完了。”高明,卢湘一愣。宋雪儿差点要蹦起来,一个劲地摇头,一个劲地甩手。

  萧龙全然不理会他们,他问老太爷:“老人家,您的右腿是不是断过?”老太爷,宋老,包括宋雪儿都是一愣,老太爷点点头。萧龙继续说:“您的左臂也断过?”老太爷又点点头。“您的肺部有一个洞。”这次,老太爷没有点头,宋家人惊了。这是大夫吗?简直神了。

  老太爷的三处伤三段故事,都是在战争年代,第一处是炮弹皮嘣的,第二处是救战友石头砸的,第三处是鬼子的刺刀捅的。现在除了宋家人几乎无人知晓。大家对萧龙都有了新的看法。特别是宋雪儿脸红红的,不知说点什么好。

  萧龙看了看老爷子说:“这些都没有问题,折磨老人家的是腰和背。几处枪弹伤和刀伤混在一起,形成的疤啾压迫腰背神经,经阻脉瘀,疼痛难忍。几十年老人家经受的痛苦,我们都是体会不到的,到了夜晚就是在受刑。”萧龙说着眼泪差点流了下来。宋雪儿已经控制不住,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老太爷怎么这么痛苦,整天都是乐呵呵的,这是多么强的毅力和忍耐力。

  老爷子笑呵呵地说:“没有萧龙说的那么严重,我不是挺好的嘛!”。心里却在说好小子都让你说对了。

  高明和卢湘又相互看了一眼,看你治吧。要是能治好,还等的现在吗。在都是明摆着的,关键是怎么治。你萧龙到底有多大本事。

  萧龙说:“老人家这几年吃的药太多了,以后药要停了,老人家哮喘会好很多。”大家又疑惑起来,怎么又哮喘了,萧龙看不了,是不是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萧龙看在心里,并不说破。继续说:“我看完后,十五天卧床,所有护理高医生,卢主任,还有雪儿姐都没有问题。”高明,卢湘,宋雪儿都瞪着萧龙,心里都在说,还没看呢,就安排护理了,我们是什么人物,听你指挥。

  “在哪看,爷爷。”萧龙顺着宋雪儿问宋老。宋老说:“去卧室吧。”

  在卧室,老爷子换上了睡衣。萧龙请老爷子趴在床上,用手从头到脚抚了一遍。“老人家,会很疼,您能坚持吗?”老爷子点点头,说:“年轻人,你大胆来。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过。”萧龙又看了看宋老,宋老也点点头。萧龙再看了看其他三人,一点表情都没有。

  高明,卢湘,宋雪儿都在看萧龙怎么表演。萧龙双手互相搓了搓。他们觉得萧龙装模作样,十分可笑。突然萧龙手向臀部按去,又向颈背一扫。老爷子“嗯”了一声昏了过去。人们大惊,宋雪儿想都没想本能地扑向萧龙,拳头像雨点般砸下去。宋老也很茫然。

  高明大喊一声“艮起连山”,然后泪如泉涌,这劲道,这速度,这精准。现在没有人能够做到,只是听爷爷讲过,爷爷说是听他爷爷讲过,几百年只听人讲,却没有人见过,高明见到了,怎么不激动。

  听到高明的喊声,宋雪儿停下了拳头。大家也都看向高明。只见高明走到萧龙跟前,毕恭毕敬的说:“萧老师,您真是奇人奇才,以后您多多提携,多多关照。”宋雪儿有点蒙,人都昏过去了,还奇才呢!

  这时,老爷子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大家赶紧围了过去。萧龙说:“老人家,再坚持一会,我给您扎几针。”老爷子点点头。萧龙对高明说:“高医生,借您的银针用一下。”高明赶紧把自己的针袋递了过去。萧龙拿出三支银针,毫不犹豫地朝老爷子扎了下去。“三星探月”高明脱口而出,这针法一般中医都会,通经通脉。可是这手法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高明彻底服了,服的是五体投地,要是有机缘,定拜萧龙为师,不知自己有没有这个福气。

  萧龙跟宋老说:“爷爷,老人家没问题了。银针一个时辰取下即可,这个,高医生没有问题。他们都行。”接着说:“奶奶的病,过两天,我带药过来,您放心就是。”宋老连连点头称是。

  萧龙离开宋宅,宋雪儿沉思久久,今天怎么这么失态,从始至终的失态。

第十章 艮起连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