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痛苦煎熬

  第二天,宋雪儿早早来接萧龙了。当她再次看到萧龙和水妹吻别时,心中又燃起莫名的羡慕和嫉妒。

  宋雪儿在车上装作漫不经心地问:“萧龙,与水妹谈恋爱啦。”萧龙回答:“是呀,有问题吗?”“没有,祝福你们。”宋雪儿嘴上说着,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萧龙说:“谢谢。“

  宋雪儿温柔地对萧龙说:“萧龙,今天不给亚蕾发什么‘太祖纯阳’好吗。”萧龙说:“为什么?”“不为什么,我是怕她出问题。”“好的,我知道了。”

  到了宋家,见到许亚蕾精神明显好多了。许氏夫妇非常高兴地同萧龙打招呼,萧龙也一一向他们问候。许亚蕾在没有用药的情况下,睡了一个非常舒服的觉。她期待着萧龙再次给她治病,那种舒服真是不言而喻,让人回味有种久久不舍的感觉。

  许夫人问:“今天还在卧室看吗?”萧龙想起宋雪儿的嘱咐,说:“许夫人,在客厅就行了。”许亚蕾有些失望,她多么盼望萧龙的气息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萧龙搬了把椅子坐在许亚蕾的对面,让许亚蕾双手放在她自己的膝盖上,萧龙的双手握住她的双手,用大拇指按住她手上的合谷穴。宋雪儿觉得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萧龙昨天碰都不碰许亚蕾,今天却握住手了。她与许亚蕾情同姐妹,真心希望许亚蕾很快好起来,就是不想萧龙和许亚蕾有亲密接触。

  萧龙按住了许亚蕾的合谷穴。这个合谷穴被人按了千百次,全世界都知道的止疼的穴。许亚蕾想你萧龙能按出花来。萧龙看出许亚蕾的想法及众人的疑惑,他没有理会,只是轻轻地加大了点力度,并将纯阳之气通过大拇指输入她的合谷穴进入她的经脉,又渐渐地加大力度和速度。

  正当许亚蕾感到酸疼麻胀,认为萧龙与他人没有什么区别的时候,突然一股热流透过合谷穴,她感到心在跳,血管在膨胀,疼痛,瘙痒消失地无影无踪。

  萧龙按了十几分钟松开了双手,站起身来。许亚蕾感到萧龙手的离开像是抽空自己的身体,她要去拉住萧龙,无奈萧龙已经站起身来。

  许氏夫妇透过纱罩看到许亚蕾红晕的脸颊和期待的目光,知道萧龙的治疗有了初步的效果,心中十分高兴。萧龙离开时,一再表示谢意。

  萧龙还没离开宋家,宋雪儿接到高明传过来的信息,高明组织的六路人马,后天上午12点全部返回晋阳,高质量完成了两种药液的采购任务。喜讯传来,皆大欢喜。

  一切准备就绪。许宏远因公务在身,已经返回京城。许亚蕾心情特别轻松,经过萧龙这两天的治疗,患痛减轻了很多,增加了对萧龙的信任感,何况药浴洗得太多太多,她对治疗前景充满了希望。

  萧龙看着心情舒畅的许亚蕾,说:“亚蕾姐,怕疼痛吗?”“不怕。”“怕丑吗?”“我怕,”许亚蕾犹豫了一下,又说:“我不怕,但是也别太丑了。”萧龙不管她,继续问:“有信心吗?”“有信心。”“会后悔吗?”“不会”。

  萧龙回回头,对宋雪儿从省人民医院请来的四位女护士说:“你们受累了。你们按不住她,不要紧,尽力按就行。亚蕾姐姐会配合的。”又对许亚蕾说:“亚蕾姐,你听清楚,四位护士按不住你,我和高医生就会进去,你听清楚了吗?”许亚蕾说:“洗个药浴,至于吗?小题大做,一看你就没见过世面。好了,好了,真是啰嗦。”“我问你听清楚了吗?”“烦死人了,听清楚了。”许亚蕾几乎要喊了起来。

  宋雪儿说:“真的很疼痛吗?”萧龙说:“她熬过今天的的药浴,她就是我们的英雄。”宋雪儿说:“萧龙,你太危言耸听了吧,难道药浴比她平时的疼痛还厉害。”萧龙说:“我说是生死劫,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许亚蕾站在浴桶前犹豫着脱着衣服,自从初中之后,基本没在外人面前裸体过,真是的,外边还有两个大男人,不就是药浴吗?我自己还不行吗?恨死萧龙了。四位护士看出许亚蕾的羞怯和尴尬,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刷地一下子脱掉了护士服,然后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亚蕾,你看我们,美不美。”随之,咯咯地笑了起来。许亚蕾少了羞怯,也没了尴尬,迅速地脱掉了衣服,美美地做了一个POS,说:“我是不是更美。”五个女人哈哈大笑起来。

  宋雪儿和许夫人听着从屋内传出来的笑声,紧张的情绪缓解了许多,并把眼光投向萧龙,这是萧龙说的疼痛和痛苦吗?

  许亚蕾看着护士姐姐们望着她美丽的身材羡慕不已的时候,她踏上进入浴桶的木凳子,自己入浴桶前,轻轻用手试试温度,刺痛感觉立刻从手指传到了全身,她也马上意识到萧龙的话没有吓唬人。她怎么办,退缩吗?多少日日夜夜都挺过来了,这几十分钟就冲不过去吗?

  许亚蕾定了定神,对护士姐姐说:“姐姐们,我大喊时,你们别害怕,我只是宣泄一下,我要是从浴桶站起来,你们一定要不顾一切地按住,不用考虑我。千万,千万不能让萧龙他们冲进来。”几位护士姐姐感到奇怪,刚刚还乐呵呵的,现在怎么这么严肃,她们齐齐地点点头。

  许亚蕾一想,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来个干脆的,纵身一跳,跃进了浴桶,溅起的药液怦在护士姐姐们身上,四个人并没有躲闪药液,而是向前去死死按住许亚蕾的双肩。

  这种刺痛真是万箭穿心,许亚蕾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啊。”长长的啊声自屋内穿出来,许夫人和宋雪儿的眼泪也簌簌地流了下来。

  差点昏死过去的许亚蕾缓了缓,似乎好了一些,心想终于闯过来了,嗯,她觉得有点不对劲,身上有点痒,如同很多蚂蚁在身上爬,慢慢侵蚀自己的肌体,这就是百蚁食骨吗?这种狂噬,铁打的金刚也受不了呀,许亚蕾又是一声大吼,身体向上要站起来,四姐妹用力按住。许亚蕾身子下沉,又向上,又被按下去,药液的波动,冲击着她的全身,不行了,许亚蕾再次大吼,猛地站了起来。四姐妹被甩的远远的,

  “这是看病吗?这是受刑。”站起来的许亚蕾喊着,“我死也不治了。”萧龙站在门外大声说:“许亚蕾,你忘了之前的约定吗?怎么能言而无信。我和高医生进去了。”听到萧龙的声音,大喊,:“萧龙,你就是个大流氓,你不就是想看我吗?没有门儿,大流氓。我许亚蕾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过,不就是破药浴吗?你进来,我杀了你。”

  许亚蕾重新泡在浴桶中,继续接受痛痒的折磨,心想还受萧龙的欺负,眼泪哗哗的涌了出来。她在浴桶中坚持着,坚持着。

  第一关终于闯过来了。萧龙轻轻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踏实了很多。许夫人和宋雪儿也停止了眼泪。望着从屋内走出来的护士四姐妹红红的眼圈,知道许亚蕾经历了多么痛苦的煎熬。

  当人们走进房间,许亚蕾已经在床上进入了梦乡,头上依然罩着丝纱。看着许亚蕾安静地睡着,许夫人和宋雪儿也放心了许多。

第三十一章 痛苦煎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