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五章.戏录五

  『戏录五/淑妃蔺氏太液池偶遇柔诗郡主,后遇秀女陆氏,以不懂宫规加以施压』

  悫淑妃.蔺宓娴.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一

  疏枝挂月,一泓清辉衣以华裳。

  太液南隅,水木明瑟,枯荷听雨。雨盖掩九垓天罡,蝉纱笼阆苑琼楼。商秋将至,后阙又添桃花面。

  无语怨东风。

  郡主.顾城瑾.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一

  清风明月,似有寒意寝体。虽尊养于太后身边许久。也甚思父母。

  行至太液湖,遇淑妃独行,前至面前请安“淑妃安”

  秀女陆绾辞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一

  人儿一袭浅蓝色宫装,独自一人来到太液湖边,原想散散心,忽见淑妃与一郡主,暗道一声不好,快步走上前,行礼,轻启红唇,鹂音泠泠:妾予淑妃娘娘,郡主娘娘万安

  悫淑妃.蔺宓娴.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二

  商音琤琮,睇见姝子盈盈裔裔,细看原是旧相识,喜袭黛山远,绣履点玉砖,迎上,纤柳堪折,巧笑倩兮:“郡主有礼,朱颜无恙。”

  欲续方见倩影,瞧着面生,启绛唇发皓齿:“免罢。”颦眉。

  夜雨阑珊。

  郡主.城瑾.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二

  启朱唇,泠泠音“谢淑妃”

  见陆秀女走来,已行礼于前问安,不免思索,她虽未得盛宠,也是帝哥亲选之人,行过平礼算是见礼。

  “陆秀女安好”

  只见她眉不描而翠,唇不点而朱。虽不是绝色佳人,也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之色。往后必有一席之地。

  秀女陆绾辞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贰

  缓缓起身,礼数周全,端的是副大家闺秀的模样,嘴角带笑“谢淑妃娘娘,郡主娘娘“

  “嫔妾为新入宫的秀女陆氏,早闻宫中各娘娘风华绝代,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人儿眉梢带笑,话里并无过多奉承

  悫淑妃.蔺宓娴.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三

  奉承话儿着实中听,绣幕芙蓉一笑开,复睼娇娘生得一副好皮相,敛笑靥儿盈盈,垂颔,葱根捻深衣,离雨夜泥泞,笼烟眉似颦非颦,未顷,方搭言:“原是陆秀女,这酉夜将临,储秀宫门关不住人了吗,放得这般桃面佳人独自出来。”竹笑知雨重。

  郡主.城瑾.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三

  :听了淑妃言语尽是厌恶之意,是呢,纵是倾国倾城之色,也挡不住一时新鲜和年轻的那一年两年。

  迎了话语说道“陆秀女如此楚楚动人,怎能躲在储秀宫不入圣眼呢,不是白白错过了好时机。”

  秀女.陆绾辞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三

  闻人儿话语,似是有些羞涩,俏脸微红,笑眼弯弯“嫔妾不过是蒲柳之姿罢了,那称的上是佳人“

  忽闻郡主之言,面上稍有些难堪,只一会儿便收敛,眼底很是清澈,“嫔妾入宫只求能安稳在宫中度过一生,嫔妾明白,帝王之宠弊大于利,断不敢妄想争宠,只求自身平安,帝王的宠爱,既来之则安之“

  好似又想起了什么,行礼,“嫔妾失礼了,郡主娘娘莫要生气“

  悫淑妃.蔺宓娴.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四

  捏一柄罗扇迎碎玉,闻城瑾言,噙笑:“好时机哪能躲着,这不自个儿上赶着就出来了。”翠蛾轻扬,撩耳边余丝,求得一池春水平?难避风乍起浟湙潋潋。欲讽其安得遂愿,一句请罪销笑面,道:“荣宠瞬眼而辄空,秀女倒是伶俐明理,只是尚未册封,便把自个当主子了,是储秀宫的姑姑教导无方,还是秀女方才一套言论尽是诓骗本宫?”疾言遽色。

  寒雨连连夜入九重,雷车架雨,电光时掣。

  郡主.城瑾.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四

  :“陆秀女严重了,臣女不敢,只有城瑾请安问礼,哪有城瑾说话之地。”

  随手捏起一朵小花,说道“也不知这是什么花朵,开的这样艳丽,若开在牡丹芍药身旁,也能惹人一番怜爱,野花更有迷人手段”

  秀女.陆绾辞

  八月初八

  太液湖.卷肆

  听人叙叙如此,泅在脸上的和敬笑意险些支撑不住。默不作声过一瞬,人儿是有些被唬住了,也不更过了须臾,稳了稳心神,忙跪下,不卑不亢道

  “臣女愚钝,断不敢欺骗娘娘,今日臣女之言皆为真心话语,储秀宫姑姑教导有方,是臣女以下犯上,还请娘娘恕罪““

  郡主无澜的音,传进人儿的耳,到底收了几分笑意,端着十分恭敬行罢一礼

  “时候不早了,臣女先行告退,愿两位娘娘愉悦“

  折身而返。无悝无谄,就算结不成同盟也无须置其于敌对,各自留个印象,即可。

  ——————结——————

第三卷·第五章.戏录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