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十章.戏录十

  『戏录十/夜凌王与侧妃江氏缠绵说话儿,浓浓情意伴身旁』

  夜凌王侧妃.江初虞.壹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

  入了秋,天儿也不再燥热难耐,树上的叶还不到落的时候,小风就等不及的要刮。

  落座于椅,食着糕点,瞧着一手打造的紫若做着奶羹,柳眉弯弯,这丫头,倒是有那个样子。

  实在无趣极了,索性回榻小憩,也不知过了多时,被紫若唤醒,原是奶羹已做好,起身理了理发髻,携带着奶羹,径直朝书房走去,抬步入室,俯身一礼道了安,而后将奶羹放于书案上,添“没用膳呢吧,吃点?我亲自做的”

  夜凌王.顾子亍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壹

  道是几秋悲凉几秋萧索,如此却不见得,穹顶湛半轮去锐明日,落枝几曲洗尽呕哑樊笙,窗沿唯闻燕雀啁啾,得入书房食饕餮之宴,帣读《诗》三百。君不见苔痕上阶、书石生尘,由是政寝家居琐事。今涯傍皆平遂入书斋有些隔日,安谧小憩复诗韵陶冶情操。正“食书”,忽闻耳畔些许步履,几过隙辰时,得见一倩婉伊人踱步,携一物置于桌案。细看来却是奶羹,本孤身孑然读书些许料峭,顷刻化作飘渺云烟。“虞美人竟如此心系孤,不胜暖意沁心,膳点未到却忙于嗜书。确有些许饥饿,只是匿于书中之千钟粟,非但孤不领情面,而是为孤之侧妻应修养身性,好出位郡王不是?”

  夜凌王侧妃.江初虞.贰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

  面前男子端坐着阅书,果不其然,认真的公子帅极了,侧向看之,熟悉的面廓迷的出了神。

  泠泠瓷音入了耳,回了神,理了理思绪,佯装不悦,也不曾言语,自顾自的将奶羹从食盒中取出捣鼓着。

  “郡王不急,初虞不过是您的侧妻,待日后贤德的正妃娘娘来了,郡王自然就有了”

  语毕,舀起一勺奶羹,送至那人嘴边,故作嗔怒,添“不许拒绝,我亲手做的,花了好些时辰”

  夜凌王.顾子亍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贰

  见伊人如此执著,轻启唇濯眸紧盯书本不肯弥散,匙掩书中止读行。稍许无奈掠过眉梢不容察嗅,卷置檀木书柜轻溅微微尘土。伊人玉葱纤指白净如白玉璧,不禁执手且锁紧伊人玉腕,心门深处一汪明镜池水顷刻荡起涟漪,濯眸明丽耀华直盯美人双眸。“何来正妃,待政事平定,孤娶虞美人为正妻。”说罢俯身那奶羹滑入嘴中,“味道确是美哉,珍馐难遇,美人果真手巧玲珑堪比所谓之御厨”微怔片刻,“却不如美人儿秀色可餐。”

  夜凌王侧妃.江初虞.叁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

  “噫,什么正妃不正妃的,有你,有薇薇,身为侧妃又何妨”

  日日瞧着只属于自己的夫君,活泼的娃承欢膝下,这是多少踏入帝王家女子奢望而不可求的梦,初虞得到了。

  瞧着他食下,自是欢喜,又舀了一勺喂向他,添“练了好久的,还像吃些什么,我给你做”

  将汤匙搁置碗中,伫立他身后,玉藕环住那人脖颈,同他头颅碰在一起。

  “一直都这样该多好,会变吗?”

  夜凌王.顾子亍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叁

  一席柔情言语,暖意遍野似如独花偏秀,芬芳百里引得呦呦鹿鸣,流光回转惊扰良霄,那纤指玉腕环入脖颈,闻伊人儿柔声细语娇喘微微,乍晓伊人深思远虑不怠虚影。正思量怎想旷应答时辰矣,迟应道:“不必操劳,孤不嗔闲暇饥食,啻颙虞美人作伴,也好得缠绵光景不是?况美人关怀备至,亦为孤三生之幸,唯虞美人同舟共济足矣。”颜尽拂于伊人白皙浅靥,“薇薇娇弱谨须关照,美人啜夜难寝实为劳累,今日暂得小憩,理应歇息怎想得来此书房,孤欲斟读半晌后前去照料,又怎想美人儿来得书房觅孤,实则惊喜!”

  夜凌王侧妃.江初虞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肆

  提及薇薇,柳眉微皱,近日可苦了她了,大掌抚上面庞,对上他那深邃的眸。

  “薇薇近日有些好转,现下正睡着,便给你做些奶羹送来”

  抬步至他身旁,低头合住他的书卷,而后拾掇书案上的奶羹,搁置于锦盒。

  “你也看着些时辰,注意着身子,我还有些事,就先回了”

  语毕,提起锦盒,俯身而后转身离去。

  夜凌王.顾子亍夜凌王府八月十七

  卷肆眼下伊人将出,心悸好些言语无从说起,忆自虞美人儿入夜凌王府起关怀不至,身自椅凳跃起健步拦于伊人身前“初虞,孤相思成疾,由薇薇初降于世难于彼此缠绵。曾记儿时青梅竹马,孤只身一人悄然离别王府,只为与伊嬉戏。”说罢,双臂将伊人柳腰揽于身前。“几载偷换,斯夫乱逝。美人儿容颜依然如故,自幼予便觉江山繁华,星辉璀璨,不及你无心一瞥。此生此世拥有美人心魂所归遍无憾事!”

  夜凌王侧妃.江初虞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伍

  还未走几步,便见公子翩然而至,随后柳腰被玉藕环住,已是当娘的人了,还是那么容易红脸。

  “往事甚美,现在有了薇薇,我们的结局才算完整亦是更加完美”

  低头依偎在他的胸膛前,也不知脑子在想些什么,随即抬头看向他。

  “此话可当真?即使日后王府再添人,你还会这般觉得吗”

  人生苦短,若能与相爱之人携手一同走过春秋,便是化解苦短最甜的糖。

  夜凌王.顾子亍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伍

  “确如此,春水映梨、鸳鸯戏水、双雀比翼,不罔顾朝夕终于团圆,王府绝不冗添新客,任尘世征伐流离,天下权政倒倾,管不上世事多变沧海桑田孤定与伊厮守终老,绝不如李白笔下长干两小道远风沙。与孤青梅竹马一场定不上望夫台,傍身与孤檐下既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之唯伊所恋。”轻吻美人玉额,拥的越发紧致。

  夜凌王侧妃.江初虞

  八月十七

  夜凌王府.卷陆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今喜结连理,是段值得后人相互传的佳话,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不管日后如何,你我都会携手共度,亦会陪你看完这人世繁华”

  出来也有些时辰了,薇薇怕是要醒了,也不便多加逗留。

  “你先歇会用点膳食,我去瞧瞧薇薇,她怕是要醒了”

  语毕,提着锦盒离去,漫步院中归去时,竟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

  ——————结——————

第三卷·第十章.戏录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