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十五章.戏录十五

  『戏录十五/静文长主自幼体弱,补药不断,宋太医前往诊治,念往昔』

  静文长主.顾燕绥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壹

  风未暖曦初升,朝云叆叇行露未晞。香烟袅袅殿内氤氲缠绕,滕人抚琴音色安神平静。

  着宫裳绾青丝,倚榻半瞌假寐,罗帐半掩娇人单薄身姿。滕取来药汤定时服下,茶水漱口蜜饯人口,手帕擦拭唇角

  璎珞至礼轻言细语“殿下,宋太医来了”

  罗帕掩唇巧笑,竟传出阵阵压抑咳声,音儿虚弱“今儿可是早些来些,药汤刚服下。”

  御用太医.宋清探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一

  掀帘子弓身入殿,闻长主凉音参咳。

  歉身小礼曰

  “请长主晨安。今个来早些,晨雾漫下雨将降下。”

  望她娇小楞明脸颊柔语问体安好?

  静文长主.顾燕绥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贰

  卧于榻体态纤弱,柔荑微抬挥下“不要弹了,停下吧。”

  人语柔柔璇璇入耳,顾螓首眄伊人。“免了,你我识得几载,何必这些虚礼。”

  敛睫蹀躞转视牗外娇音无奈“何来安好,不过如常罢了。”

  御用太医宋清探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二

  无恙,凝眸纤指替长主请个脉。

  “安好安好,古日有几人做得安好。往有人得安失好,得好又恐安失了。”

  点首婉笑示今日体子尚有回上。

  “打你病起,你我相识屈指有了七八载。你有安,因你为长主忧少。”

  静文长主.顾燕绥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叁

  潋滟似水婵抚额首,未闻答复言语无奈“也罢了,这礼随你是了。”

  眸光流转眉目含愁“你自是说相识七八载,何曾见我有安有好。今虽说身子回上,可明儿又怎能知晓。”

  兀自讥笑笑意幽瘆“身处这皇城,身为帝女,哪来有安忧少。”

  御用太医宋清探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三

  寄希望于明日罢,婉纤指伸药箱取药包着。

  “既长主如今好着,何去想生后事?”

  忽心口闷了压可二声。

  “如要同我般了,那才是真过今日不如死明日是否有生。”

  小酌着长主言语。

  “确。生为皇脉,责自是大。我,生来为个乡脉蛊医唯女,是被训医带进宫了。”

  当心。笑出个声儿。

  “今个倒成了诉苦。”

  静文长主.顾燕绥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肆

  外头雨声淅淅沥沥,看了眼窗外。“这天也是够狠的,给了本宫这幅身子,只能靠药养着。本宫好恨。”

  “这宫中的人像极了金丝雀,虽荣华富贵,却也只能在笼子里呆着。”看着周围四墙环绕声声哀叹。

  “这宫中能诉苦,除了苏淑蒂,也只有你了。”

  黛眉颦蹙薄唇紧抿,有些许倦意“你回去吧,我累了。”说罢,便向内殿走去。

  御用太医宋清探

  九月初一

  含光殿卷四

  望长主纤瘦背影离去,目送小时,望雨以淅沥,想着义女应还帮着收药了。

  院人打伞而来,且看天已暮岁未晚,油纸伞开了,踏青石去。

  ——————结——————

第三卷·第十五章.戏录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