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十八章.戏录十八

  『戏录十八/选侍沈氏似北请明嫔沈氏安,二人密谋姚选侍未出世大皇子事,开』

  选侍.沈似北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

  新秀选侍沈似北,居关雎宫。

  清早,唤婢女盥洗,一身青衣。绾发三千,成了流苏髻,少佩些钗环首饰。搭上身侧婢女的手,“随我去见明嫔。”

  当日为难沈似北的沈昭训已是明嫔,却流产了孩子。念及如今同处一宫,又表面投靠明嫔,礼节上应当去看看的。

  站定醉云轩,向婢子道。“姑姑,本主来探望明嫔主子,烦姑姑通报。”

  见婢子转身,令婢女在门外候着,望了望天,面上不惊,心中冷笑两声。若真为关切明嫔而来,便不是沈似北了。

  明嫔.沈雁沉.壹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

  药炉细烟,半夏黄芩本都是好物,我不知为何它们掺在一处煮就只剩下苦涩。醇浓的药味,自小相伴我却对其无半分欢喜,是我厌恶的,也是我放下骄傲不敢舍弃的。

  这一胎依旧叫我眼睁睁看它化作殷红,似乎没有太多感伤,我痴信缘分,有缘无分,不是我能左右的。朱唇染上檀白,骨子里的风韵仍存。

  金陵来传选侍沈氏来访,我一番思量,只道快请人进来,半点小脾气也没撒。我终归明白,日子不是明妃颦颦,也不是伤春悲秋还能落得风情万种。

  选侍.沈似北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卷贰

  “小主请”

  婢子留在门外,踏进室内,便是一股浓浓的苦涩。沈似北蹙眉,眼前的明嫔面如白纸,朱红的唇泛着苍白,没了上次见时的意气风发。饶是这样的境况,仍盖不住倾城之姿。

  “明嫔主子万福”,屈膝福身。

  明嫔.沈雁沉.贰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

  扯来个小枕垫着,身子软散无力,我索性不大在意尚着亵衣接见她,乍对上眸光时有落寞之感。这关头,任谁人来都有些看笑话的意味。

  好在面上没呈出沦落,陛下对醉云轩的恩泽没因此而缺,我还是我,张扬明媚的沈雁沉。

  “免礼。”同陆氏份额,赏她二十四时令小簪一副及宫人铜钱不等。葱白略指赐坐。

  “本嫔不与你做面上工夫了,姚选侍孕有数月,又是宫里头胎。”我有意提携,一早打算过的事叫她也躬亲而历。

  选侍.沈似北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

  明嫔说的直接,沈似北有片刻怔愣,随即一笑。何尝不知明嫔有意提拔,那便顺着往下,沈似北也是不想让头胎出在姚选侍身上。

  “主子平时可喜用香?”

  不着调的问了一句,缓步走上前,离明嫔不远处,俯身悄声。“麝香香味极浓,主子们都是喜欢的,只是孕妇用不得,用了恐怕胎儿不保。”

  俏皮的眨眨眼,宛如闺阁待嫁女儿般天真,若非亲耳听到,定不会有人相信沈似北说的,是如何害死一尚未出世的孩子。

  明嫔.沈雁沉.叁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

  闻得麝香,粉面含春威而露,殿中香炉丝丝缕缕的青烟流走顺风西去都难得有心揣上些意味深长。

  “前些日子本嫔听闻件趣事儿——司衣的要给各宫制秋日香枕,本嫔遣金陵儿去司衣寻个关雎的人,你随后就将好香送予司衣的掺在香枕里罢。”

  与金陵咬耳,帮她铺平了路。金陵先行往司衣去。春葱往门外点点“去吧——”

  选侍.沈似北

  九月初四

  关雎宫醉云轩.卷肆

  福身道是,告退。天色一片晴朗,回寝殿,取了香粉交给身边宫女,踏出关雎宫那一刻,沈似北犹豫了。最终还是迈过门槛,心中对姚选侍未出世的孩子道了声抱歉。

  尚宫局,司衣正赶制各宫香枕。明嫔自是为她铺了路,宫女点头,笑盈盈拿过香粉。

  这一遭走完回宫,说不清的累,枕在榻上便有些倦意。若真是闭眼,难免想起姚选侍的胎儿。

  心中一紧,愧意强压下去,沈似北以为她能波澜不惊的做这一出。罢了,万般皆是为自保,对姚选侍那点同情也随即消散。

  ——————结——————

第三卷·第十八章.戏录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