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卷·第二十章.戏录二十

  『戏录二十/壹.姚选侍孕七月,发现内务府送来枕头中含有浓烈香气粉末,由此开始,自戏』

  选待.姚晚舟.自戏

  九月初五

  西未央竹筠堂

  \恣意的秋,忧心的人。秋日,天刚破晓,依旧似那贪睡的猫,睡意朦胧,素手轻揉眼,自大怀上了孩子后,便愈发贪睡了。春夏拿了器物,靧面梳妆,着素裳,绾青丝。

  \端坐床侧,眯着眸闭目眼神,春夏拿了司衣赶制的香枕,闻着清香,瞧了眼,便叫春夏换了枕。

  \半晌,觉口中干渴,唤春夏去倒了盏热水,轻撩袖,素手且接杯盏,便觉热量刺得素手吃痛。清水撒湿了袖口与一旁的香枕,欲出声指责,便见了香枕上的清水呈淡黄色,香气欲发浓烈,眸中流光易转,灵光一闪,心中一惊,忙唤春夏把这香枕收下去,轻抚小腹,这日子怕是不大好过了。临近临盆,心中也是惶恐不安,出了此事,对宫中险恶多了份认知。

  『戏录二十/贰.姚答应孕九月,由于七月麝香影响,难产,生产戏,由此开始,自戏』

  答应.姚晚舟.自戏

  九月初八

  西未央竹筠堂

  \秋敛着独特的爽朗,却安不了这心。正值破晓时分,晨晖撒了满院,双眸咪得紧。突腹中一阵刺痛,惊得人打颤。攥紧了被单,嫚音发颤,急急地唤了宫娥,怕是快要分娩了。耳隙间,闻春夏催促地遣人去唤了太医与产婆。

  /一须臾,人至,青葱玉指已似是掐进了肉里,只觉眼前朦胧,清白一片。映着破晓,因吃痛而略发刺耳的喊声徘徊在竹筠堂,腹中疼痛难忍,几近昏厥。因前些日子受那麝香之影响,产程进展不顺利,血染红了被褥。不知过了几时,伴着一声孩堤的哭闹声,自己安了几分心,听产婆言是个小皇子,会心一笑。

第三卷·第二十章.戏录二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